我撿垃圾能成寶
小說推薦我撿垃圾能成寶我捡垃圾能成宝
“现在,你觉得我能不能杀掉你?”
林鸿脸上带着些许嘲弄。
万杀宗宗主面带难以置信:“如此浓厚的杀气,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另一处,却还被困在杀气中。
“死亡,距离你很近。”
林鸿淡淡道。
“不……”万杀宗宗主在这一刻,终于慌了,“为什么会这样?!”
自己精通暗杀之术,按理来说,不会被困住的才对!
林鸿冷笑:“留遗言的机会已经给你了。”
他说完,闭上眼睛,自顾自修炼,让杀气自己解决掉万杀宗宗主。
“惹到你,他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心魔不由得道。
林鸿闻言,笑而不语。
半个小时候。
身后突然走来一个人,扑通一声跪下,正是二七。
“你这是干什么?”林鸿面无表情。
“求你……放过他。”
二七低着头。
林鸿笑了:“在我劣势的时候,你怎么不让他放过我,不再为难我?”
“我可以带您去万杀宗的宝库,只求……绕过他一命,我们以后绝对不会再来招惹您。”
二七跪在地上,脸上写满卑微与憔悴。
“就算杀了你们,我同样可以得到宝物。”林鸿面带冷笑。
“宝库内有很多机关,如果没有人带路……后果不堪设想。”
二七轻轻咬住下唇。
林鸿闻言,起身走到她身前,伸出手掐住她的下巴:“归根结底,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敢,只是说了一些实话而已,请三思而后行。”
二七眉宇间尽是复杂。
“留那家伙一个性命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心魔沉吟少许。
“为什么?”
林鸿微微皱眉。
心魔回答:“如果你与其结成血契,就能多一个神灵境界的下属,岂不美哉?”
“这……”
林鸿揉着下巴开始犹豫。
“求求您,饶了宗主吧。”二七依旧跪在地上。
“是死是活,还得看他自己听不听话。”
林鸿双手背负身后。
万杀宗宗主一直在听他们说话,闻言:“听听听,快点把这神通收了吧!”
他什么都看不到,因为杀气的缘故,对外界的感知仅限于能听见,此外就连方向感都无法察觉。
林鸿闻言打了个响指。
很快,杀气被他尽数收进了体内。
“你很强……”
万杀宗宗主长长松出口气,盯着他,眉宇间遍布着警惕。
“还记得你刚才说了什么吗?”林鸿自顾自取出一杯茶来喝。
“放心,我不会反悔。”
万杀宗宗主这般说着,心脏砰砰乱跳。
他知道,不听话,就会死,这种威胁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林鸿轻笑:“可知道,血契?”
“你……想让我当仆从?”
万杀宗宗主一愣,自然不愿意,若用了血契,自己的性命便等同于与林鸿挂钩。
他死了,自己会死。
他想让自己死,自己同样会死,既然如此,还不如现在死了算了!
“不愿意?”林鸿擦了擦手中的承影剑。
“宗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二七这般道。
闻言,万杀宗宗主握住拳头:“能不能给我一两天的时间考虑?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小动作的。”
“去吧……”
林鸿沉吟少许,轻轻点头。
有系统在,自己可以观察到他的一举一动,完全不担心什么。
“呼……”万杀宗宗主松出口气,抹掉头上的冷汗,转身离去,背影看上去很落寞。
二七的眼中闪过些许光芒。
“我去临近星球居住两天。”
林鸿打了个哈气,说完,瞬间消失在原地。
二七见状:“是时候了。”
她露出笑容,这笑容上没有半点感情存在。
……
……
当晚。
整个万杀宗已经一片狼藉。
万杀宗宗主身在一处花园中:“哎……此事,究竟该怎么办?”
纵然他实力高强,此刻也难以抉择。
那杀气……
只是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而就这么投降,又不服气。
星际中国 锣鼓一声响震天
“宗主,我建议,投降。”
身后传来声音。
是二七。
“你怎么来了?”万杀宗宗主皱眉,“这里除了我,谁都禁止进来。”
“现在情况特殊……还请宗主赎罪。”
二七当场下跪。
很难想象,这是父女。
万杀宗宗主冷哼:“起来吧,今天过后,你是我为数不多的子嗣了。”
“是啊……”
重生苏联
二七起身,慢慢向他走过去,望着他的后背,嘴角向上勾起。
“嗯?”万杀宗宗主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香港巨枭:重生之纵横四海 小喇叭
“我是您为数不多的子嗣,而我,却要没有爸爸了。”
二七与他只差半步之遥。
万杀宗宗主瞪大眼睛,眉心被从后用匕首刺穿。
他喷出口血,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失力倒下,脸上近乎写着茫然。
二七笑着:“父亲,您知道的,我最擅长演戏,而这自生下来就开始演的戏,终于演完了。”
她一直想杀万杀宗宗主。
如今。
实现了。
临近星球。
“竟然会这样……”
林鸿用系统得知发生了什么后,面带怪异,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疯子养出来的样子,自然会是疯子。”心魔沉声道。
“既然如此,没必要留在这里了……先去见见她。”
林鸿先是轻喃,而后饶有兴致的轻笑,消失在原地。
万杀宗。
二七早已经等候多时:“您来了?我父亲他不想成为你的仆从,自杀了……”
“看这伤口,可不像是自杀。”
林鸿走上前,地上是万杀宗宗主的尸体,当即蹲下,用手摸了摸已经被处理过的伤口。
“我说的句句属实。”二七面带认真。
“你,是少有让我感觉到害怕的女人,真的。”
林鸿轻笑。
二七察觉到什么:“你……知道了?”
“心思如此之重,又懂得隐忍和寻找机会,你这样的女人,可怕极了。”
林鸿轻轻点头。
在某种意义上,自己也是被她利用的。
“多谢夸奖。”二七浅浅笑了笑,这笑容很纯真。
“以后这偌大的万杀宗,是你的了吧?”
林鸿双手背负身后,四下扫视。
二七点头:“没错,我拿到了宗主令牌,无论其他人同不同意,我都是宗主。”
“那……”
“放心,稍后我会将渗透仙界的所有杀手撤走,并永世不与你和仙界为敌。”
林鸿话还没等说完,二七就低下头,振振有词。
这让林鸿轻笑:“聪明。”
这样的女人,太过聪明,让人与其接触,就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我带您去宝库吧。”
二七抿了抿嘴,而后郑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