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赵晓兵乐呵呵地笑问谁教她的?
莹莹用筷子指着玉娇,他顺着方向看到了一张红扑扑的脸蛋,玉娇正在把头埋下去,都快装进稀饭碗了。
按照礼部李植尚书的安排,委员会全体成员去安福寺参加正元日新年祭祀活动。
李植已经在少城门外竖起了一根粗大的旗杆,将绣了金黄色新宋共和国字样的一面蓝底金龙旗升了上去。
老爷子说这叫龙腾四海,寓意新宋四海升平、繁荣昌盛。
诱捕女仆
赵晓兵说,好啊,大善。
他想的不一样,只要有就行,关键是必须要有,这是在给大家指路了,要引导老百姓,引导人们团结一心去走这么一条路。
活动完毕,大家一起陪同德高望重的耆老宗亲吃酒,祝福平安,李植还专门领着赵晓兵和公主去给每一桌敬酒。
回来的路上,公主坐到他的马车里,赵晓兵乘着酒兴抱住她说道:“哪里都好,就是罩着面纱不好。哪里都好,就是装哑巴很不好。”说完抱紧她的腰,隔着面纱吻了上去。
公主在慌乱中压抑着“唔,啊”地又叫了起来。
赵晓兵耍横了,逮住她不放,嘴巴从脸上拱到了胸口才放开她说道:“我已调查清楚了,此公主非彼公主,对吧。不管你是不是公主,是聋子还是哑巴,有多丑都是我的女人,都是我的女人。”说完又上去抱住公主,隔着面纱狠狠地亲了她一口才放开。
回到家里,他让芸儿去通知各房,明日出发回犍为老家,然后又让莹莹去请陈震山和魏忠。
赶的早不如赶的巧,下午,穆欣回来了。
进门刚看清楚,赵晓兵便冲上去抱起来转了几大圈,直接将穆欣转晕在他怀里了,等她站稳,赵晓兵才发现红菱也跟着过来了。
玉娇抱着红菱正在撒娇呢。
这外边的女人就剩下卓玛和英英了。
他十分开森,喊厨房杀只鸡,他要亲自下厨犒劳老婆们,跟着就去换衣服下厨。
这一下,美女便围到一起叽叽喳喳去了。
等到一桌子的菜都上齐了,还不见公主出来。
芸儿跑过来说公主要他去一下,赵晓兵取下围裙跟着芸儿进了公主房间,只见里面点满了红烛,公主顶着盖头坐在床边呢。
赵晓兵看了公主又看向芸儿,芸儿噗呲一笑跑出去了。
他坐过去抱着公主说:“今天把面纱取了好好过年,再回来时便与丁大人商议,择日完婚。”
说完,赵晓兵就去揭开了公主盖头。
一张美艳绝伦的俏脸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他楞了一下,贴上去猛的亲了一个说道:“长的这么漂亮还整天用纱巾蒙着,真是把金子埋到沙土里去了,走。”
他拉起公主就走了出去。
饭桌前一群人已经等急了,见到他俩走来,莹莹带头鼓掌欢迎起来,把公主的脸都弄的红来像个熟透的苹果咯。
大家一起坐下吃饭,喝酒,这一桌子热闹了。
次日,穆欣醒来见天已大亮,急忙要起身,他拉着丫头说别急,刚醒来就起床不好。
赵晓兵抱着穆欣稍息一会儿才起床,大家都在院子里了。
吃过饭上船往嘉定走,魏忠要去布置犍为煤矿开发,到嘉定就下船了。
傍晚,一大群人来到犍为,幸亏他娘当年的房子修得多,晓军又没回来,他娘把陈震山和魏忠的家人安排到晓军屋子里住下。
等他进屋,看到卓玛,英英都回来了,惊讶的问他们什么时候到的,卓玛笑着说她都回来好几天了,哥儿一点都不关心人呢。
原来他们都是悄悄的直接到犍为来了,还叫莹莹别吱声呢。
赵晓兵抱起幺儿问名字呢?
叫啥?
卓玛说叫泽仁扎西,他说还是起个名字跟他姓的好,不然他娘不高兴,卓玛连连点头,可能已经感受到了。
赵晓兵想了一下说:“叫建华吧,赵建华,建设华夏。要得不?”卓玛马上抱过去喊道:“我儿有名字咯,建华,赵建华哈,大家都记住啦。”
孩子在女人们手里传过来、传过去的传到他娘手里已经乐开了花。
他问他娘,玉牌带上没?
卓玛瞪着他道:“娘早给带上了,还要你说呢。”
玉娇也得意地把手臂朝他扬起,他看到了那绿油油的镯子,乐呵呵地笑了。
女人也需要一种存在感吧,若是这家里连一点点起码的记忆都没得给,怕也是太凉了。
吃了饭,他娘说走,去旅游巷看放礼花,今年她准备了两千贯钱的烟花爆竹,还请了专人施放呢,乐呵乐呵。
赵晓兵左手牵着易昌云,右手拉着张祥云,还叫卓玛把孩子保护好了,别出意外了。
很快,各种礼花从码头上不断升空,江边夜空呈现出一片五彩的华丽美景,子文看到最后,兴奋地跳来跳去的,根本就不管孩子了,哈哈哈。
实际上,大家都还是孩子就做了孩子的父母呢。
等到施放完毕,易昌云和张祥云都还在跳,还要看,而赵建华早就被爆炸声吓哭了。
回到家里,赵晓兵点燃小火炮儿往美女脚前丢,身边扔的吓唬她们,大家在院子里跑上跑下的疯,跑饿了又去坐着吃。
连陈震山都坐不住,在院子里放两个礼花才进来吃酒。
创界
范婶这次可辛苦咯,既要带小妹崽,又要带她的两个小孙子,乐呵的合不拢嘴。
第二天出发去马湖,到兰溪上岸休息,他委婉地拒绝了州知府的吃请,觉得自己应该注意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太随便。
泸州知府前来拜访,他问有啥想法?直接说。是回嘉定呢还是去滇池?两边都需要人,未来大理是要统一到新宋的旗帜下的。
赵晓兵希望知府去滇池,毕竟熟悉少数民族工作的人太少了。
然而,知府却希望去嘉定了,或许是在这里干得久了,身心疲惫了吧,想换地方。
他把玉娇喊来认识,介绍了知府的情况,让记住。
这人接触久了自然产生感情,近水楼台先得月大概说得就是这个道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