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师父说过,他在河边遇到挑水的杨师兄,见他有修行资质,便将他带到宗门。”
见杨牧云去挑水,另一人又低声说起来。
果然,河边,一位灰袍老者立在那。
“师尊!”
数位长阳仙门大修士低声惊呼。
韩啸转首,不满的看他们一眼。
众人立刻闭上嘴巴。
邓明轩目中透着异色。
师尊陨落数十年,不想今日竟是见到师尊的幻像。
这韩啸,手段真是不凡。
“老丈,这水深,你莫要掉水里了。”打水的杨牧云挑着水,看向灰袍老者。
老者摇摇头,淡淡道:“你还是挑你的水吧。”
说完,便缓步离去。
我的诡恋人
就这么走了?不是应该收杨牧云为徒吗?
外面人的诧异毫不影响幻阵中的画面。
杨牧云将水挑回去,有被安排施肥、栽种。
每日事情重复,直到有一天,村里媒婆上门,然后为他说了一门亲事。
之后的杨牧云,开始建自己的房子。
娶亲。
新娘子不算漂亮,但每日劳作,侍奉公婆,很是贤惠。
一年之后,一个男孩呱呱坠地。
又两年,有一个女婴降生。
这一幕让围观众人啧啧称奇。
倒是几位金丹境的大修士,脸上露出沉思之色。
两个孩子不断长大,杨牧云也没有什么能力让他们读书,就是能养活罢了。
等孩子长大,他父母也老了。
再数十年,杨牧云自己也是垂垂老矣。
他媳妇早十年前就已经离世。
“这般活着,有意义吗?”
这是临老之时,杨牧云说的唯一一句话。
也是那站立的杨牧云,口中说的话。
“嗡——”
随着这句话说出,他身上一道灵光冲天而起。
“杨师兄要突破金丹!”
有人站起身来,惊喜高呼。
陈光等人却变了脸色。
“杨师兄没有护身宝物,此时还在迷阵之中,绝对渡不过金丹雷劫!”
天际,流云聚散,已经化为旋涡。
杨牧云抬起头,看向天际,又转过身,看向一众长阳仙门的师兄弟们。
“呵呵,我杨牧云能重回白石村一趟,还能感受一回天劫,值了。”
他满面笑意,脸上神色都舒展了。
他看向韩啸,歉意一笑道:“韩公子,多谢你让我能再见父母师尊一回,还能侍奉他们终老,实在感激。”
“只是这天劫我是渡不过去了,答应你去书院怕是要食言了。”
说完,他仰头长叹一声道:“若是给我三年准备,这雷劫,不过尔尔。”
到这时候,他对修行的感悟,突然深刻许多。
“好,那就给你三年时间。”
韩啸高声说道。
给三年时间?
所有人吃惊的看向韩啸。
这天劫,还能等三年不成?
却见韩啸一伸手,天上云涛消散,一道金色龙影飞舞,回归上官若言身上。
天空之中,晴空万里。
哪有什么雷劫?
“好一手改天幻日的手段,儒道,果然有可取之处!”
天空中,传来一声激赏的高喝。
“多谢尊者赞,晚辈愧不敢当。”
韩啸一躬身,高声说道。
尊者。
长阳仙门只有一位可如此称呼,就是仙门老祖端阳子。
“牧尘子,邓明轩,你们请韩公子与上官教习来驻仙阁。”
尊者的声音响起。
牧尘子,长阳仙门宗主。
“韩公子,上官教习,请——”
邓明轩站起身来,向着韩啸与上官若言伸手道。
等他们离开,陈光等人看向有些失神的杨牧云。
龙血奇兵 咸湿
“杨师兄,恭喜啊!”
“杨师兄,金丹有望,你该高兴才是。”
……
众人围过去,看着他道。
杨牧云点点头,看向之前说话的白发老者道:“包师弟,你可愿陪我去一趟白石村?”
那老者面上神色郑重,点点头道:“师兄,今日观你情形,我也有所悟。”
有所悟!
两人对话让周围一片沉寂。
这两人都是门中所知,绝对没有机会再突破之人。
刚才那迷阵,到底有何特异之处?
——————
驻仙阁坐落在珞珈山后山山坳,周围都是奇花异草,各种灵泉肆意流淌。
三层小竹楼,无比雅致。
“见过牧云子宗主。”
邓明轩向立在小楼前的白袍道人施礼。
韩啸与上官若言也忙作揖。
牧云子摆摆手道:“老祖召见,我们一起去吧。”
说完,率先转身上楼。
韩啸与上官若言对视一眼,随后跟上去。
到三楼上,只见一位面容消瘦的老者身穿布衣,盘膝而坐。
这老者看上去与寻常凡人无异,只是一股淡淡的威压让人不禁想要拜服。
韩啸神念一转,就将这种奇异力量抵消。
上官若言身上的龙鳞一热,也将她唤醒。
盘坐的端阳子笑了笑,看向韩啸。
“晚辈韩啸,拜见尊者。”
“晚辈上官若见过尊者。”
端阳子轻轻一笑伸手一推,两个木凳送到韩啸与上官若言身前。
“坐。”
端阳子淡淡说道。
等韩啸与上官若言坐下,端阳子又道:“今日韩公子所激发的迷阵实在新奇,不知,可能传授于我长阳仙门?”
听到他的话,上官若言神情一变。
虽然她没有明白那幻阵是如何做到让人突破的,但这等手段,岂是可以轻传的?
韩啸倒是面色不变,看着端阳子道:“前辈要这幻阵也容易,就不知,前辈可付得起代价?”
“我长阳仙门虽比不上那几家无上大宗,但也是统辖数千里之地的宗门,不知你想要什么?”
端阳子轻声道。
韩啸点点头,身上灵光一闪,金黄战甲出现。
“我完成一件仙卫任务,被赐予此战甲。”
上品法器,对仙门来说,不算珍贵。
但仙卫任务,让端阳子眉头一皱。
韩啸手中再是灵光一现,灵器战枪浮现。
“同时立大功一件,人皇赏赐灵器一柄。”
灵器。
这等宝物,长阳仙门也有,但不多。
人皇亲赐宝物。
这比宝物本身更有价值。
端阳子神情复杂的看向韩啸。
牧云子也是面上露出失望之色。
这样就不好抢了。
“我还完成一件国战任务,人皇给了我一个许诺。”
这话让韩啸身边的上官若言也是瞪大眼睛。
人皇的许诺!
“呵呵,小友果然我大楚英杰。”
端阳子脸上浮现尴尬笑意。
人皇之名,谁不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