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不过在看到不远处白溪、黄棕两个人热热闹闹的跟着几个明显是红方队员装扮的人在一起说话时,邵迪就再也不说话,显然他也明白了许多多要他跟过来看什么。
确认了这个事实,许多多看向前面的五个人,白溪、黄棕和三个红方的人,“邵迪,我三个,你两个,直接把他们解决了,不能让他们暴露我们的踪迹了”。
已经反应过来,看着白溪、黄棕两人生气到不行的邵迪,“行!白溪和黄棕这两个人我要亲自处理,他们的招式我也比较熟悉”。
许多多对此没有意见,只说道,“务必一击让他们解决,不能耽误时间,这里是演习,不是讲哥们感情的地方”。
仍还未控制住自己明显气氛表情的邵迪,有些羞愧的点了点头,第一次看着旁边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女生,低下了他自傲的脑袋,这个女孩虽和自己一样没当过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只有在哥哥邵刚那类人才能看到的气质,根本不像个还未毕业的学生。
也难怪哥哥邵刚如此器重她了,其实邵迪最初一直以为,特别小队的组长哥哥一定是会给自己的。但是最终的结果没有,他也并没有失望或者怨怼,只是在别人不服从她的时候,他那时候又何尝服的呢?所以看着别人质疑她,他也曾暗暗想过要这个女孩知难而退算了。
最初对她真正改观,改变态度还是在知道许多多一个人打败了谭琳殷,又与何清秋打成平手之后,作为武者,没有真正了解一个人时,他们自然更喜欢的也是以实力为尊。那么现在的相处,他则更加看到了这个女孩的聪明和理智。
回眸一笑jq起
“收到,队长,保证完成任务”
“恩!十秒中准备,悄悄近距离潜入,然后我右边,你左边”,许多多说完,也不含糊,直接冲着右边方向脚步轻缓的靠近,然后与对面的邵迪对视一眼两人确定同时动手,拿出自己的彩弹枪对准两个人就是砰砰两下,两个红队的队员要害被击中,然后许多多一个纵跃,就跃至想要逃跑的最后一个人旁边,直接一个擒拿手将其抓了起来,然后左手单手持枪,直接补了最后一枪。
邵迪也是差不多时间,同时完成了此次突袭,然后两人看也不看白溪、黄棕的眼神,直接顺着这条路又找了过去,让人意外又惊喜的是,居然发现了真正的俘虏关押的地方,“原来转移到这儿了”,许多多认出,这是离之前他们发现的假的藏俘虏那块地方不远的一处深坳。
这会儿许多多、邵迪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时间就是一切,“我先过去将那十几个守卫引开,你趁机进去将他们放了”,许多多告诉旁边的邵迪道。
现在已经完全将许多多的话,像自己亲哥哥的话一样,奉为宗旨的邵迪,“没问题”,看着许多多每次这样下命令的状态,邵迪就想起来自己亲哥对于自己的评价,只适合守城,不适合攻城,只适合听命令,不适合下命令,如果是他自己,肯定不能这样快速的分析眼前的局势,并且做出这样的决定吧!
对于眼前情况,许多多也表示满意,窸窸窣窣在另一个方向搞出来一些动静,许多多出头装作不小心与那边守卫带头对视了一眼,随后就是一声喊,“快跑,这边有十几个红方的人,我们人数上不占优势,先回去跟队长汇合”,说着许多多还做戏般一把石子撒出去,弄得枯枝树叶一阵响动,还真搞出来不少动静,一听就不是一两人的样子。
红方看守俘虏的一队人,“留下两个人继续守着这里,其余人跟我追”,只要一想到老大所说的,对方剩余人数就只有二十来个人,刚刚这一队,估计已经是其中一大部分了,如果抓到了,肯定功劳不会小的,为首的男人就有点热血沸腾,只觉得胜利已然在握了。
邵迪看着这些人果然被许多多引走,效仿之前顺利拿下最后两个防守的人员,之后就更加顺利了,更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次竟然是所有人被关在一起的,总共有83个人,“快点跟我走,现在指挥部已经攻破,你们先尽可能的拿上能拿的枪械和工具,我们先一起冲出去,然后和其他人汇合,再商议接下来的事情”。
而许多多就带着后面一队十几个人,时而边跑,边制造点响动,让他们觉得是很多人在跑动的样子,等到了一定距离后,躲在暗处放倒了三个人,许多多就直接放弃这群人自己逃远了,让这些人再也找不到她。
正在一处矮坑内躲着的谭鹏鹏,捂着不断叫唤的肚子,无奈的只能掏出这两天还未吃上一次的压缩饼干,以及怀里唯一一个剩下的已经冷掉的烤鸡蛋,就那么就着水,小口小口的吞咽着。
貓膩 小說
边吃还边看向洞口的方向,“许多多你们什么时候来啊!我想吃烤鸡,叫花鸡,各种野果子……”,一个人呆在这里,真的孤单寂寞冷啊!即使是七月的盛夏时节,但是这山中的凌晨时间,还是温度比较低的。
于是许多多到的时候,就看到的是,谭鹏鹏忧伤的四十五度仰着头,将自己小小的蜷缩成一团取暖,旁边还放着明显是被主人嫌弃的只咬了几口的压缩饼干,以及喝剩下的半瓶水。
“外面不知道打成什么样了,你在这儿倒是有吃有喝的不错啊!”,伸手在仍自顾自呆愣着的谭鹏鹏面前晃了晃,她这么个大活人站在这儿,这货怎么就没有一点反应。
谁知道等某个人反应过来,眼前看到了什么之后,谭鹏鹏恨不得发出自己的土拨鼠尖叫,“啊啊啊!许多多,你可来了,你终于来找我了,唔唔唔……”。
谭鹏鹏努力挣脱者许多多捂着自己嘴巴的小手,双手推拒着许多多的手臂却纹丝未动,反而自己都推的累了,然后才终于是安分了下来。见此许多多也松下了自己捂着谭鹏鹏嘴巴的小手,谭鹏鹏刚想张口,许多多小手又是一扬,谭鹏鹏里面又闭上了嘴巴!
只是此时他也已经早就反应了过来,许多多的刚刚为什么捂着自己的嘴巴,所以也不介意,只是看着许多多将捂着他嘴巴的小手,又在他手臂的衣袖上擦了一遍又一遍后,忍不住黑了脸。
但是也不敢再说话,就双手直接比比划划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许多多半懂菲懂的好歹是看清楚了个大概意思,也不含糊直接表明来意,“奸细,我应该已经找到了,也干掉了,现在你和我的频道恢复通信,并且你要严格确认,没有人能够监控我们的对话和联系,一旦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立刻就切断一切通讯,我们现在去和所有人汇合”,说完转身直接就带头往出走。
后面的谭鹏鹏,忙打开一旁为了省电而一个多小时都没敢用的电脑,就顺着许多多的说法,恢复了自己和许多多的通讯器通信。然后还顺便不小心的去扫了一眼敌我双方的阵营现状。
单手捂住又想要惊呼的嘴巴,只是眼睛大睁,在许多多身后小声道,“我们有八十多人救出来了,不过红方那边也已经救出了他们的俘虏,只是却还在那边附近停留着,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闻言,许多多却一点也不惊讶,“恩!所以我们更要快一点,尽量和这些人汇合”。
之后的事情发展,邵刚被抓,张元满只是作为一个副队,并不主事,于是许多多当然不让的成为众望所归的领头人。
许多多作为领头人后,先是带领着他们九十人的队伍,找到了相关的一些兵械器刃,然后带着这些人同样捣毁了红方的指挥部,就这样也不见何清秋与谭琳殷两个人回来。
一行人,又冲到蓝方阵营,才真正和何清秋、谭琳殷等人对上。
此时天光已然大亮,蓝方指挥部入口处,一张宽大的桌子,谭琳殷、何清秋与张伟阳、孟远四人围桌而坐,上面居然还有热茶。看到许多多带着一群人缓步而来,谭琳殷才不咸不淡的出口道,“许多多,我们可是在这儿等你们很久了”。
最后这一站,持续了很久,最终两方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再爬起来。
演习也就这样戏剧性的结束了,两败俱伤竟是不可避免的结局。
中间很多的事情,比如为何蓝方有奸细的任务字条会送到她的手中,而白溪、黄棕又是如何被分派进来成为奸细,这些问题许多多都再也无从得知。
我 要 做 门阀
问孟远、张伟阳他们,也均是讳莫如深的表情,并没有告诉她丝毫的消息。
考核的结果也并没有当天出来。
许多多等所有人修整都没有修整,就连夜被带回了之前住宿的地方,最后一晚,很多人无眠。
袁雯开口问许多多,“你觉得这次考核结果会是什么?”,直到现在他们都不明白,最终考核的数据依据是什么,都是茫然的。
同样的许多多也是睁大着双眼,“不知道”,其实若说她之前对于这支队伍有多期望,现在的许多多,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经过这一次,她才真正觉得自己走入了另外一个真实的世界,一个讲究强权、存在各种利益斗争的世界。
所以就连最核心的队伍选拔也不能免俗,甚至更加残酷,因为这其中牵扯的利益太大。
第二天所有人离开这个待了一个多月地方的时候,许多多和袁雯商量着,什么时候一起吃饭聚一聚,只是袁雯说过几天她和哥哥就要离开C城回家了,所以时间就定在了第二天。
除了少数人要直接从这里回家或者回自己单位,大多数人还都会选择回最近的C城游玩修整几天,不然一个个在山沟沟泡了一个来月,晒得漆黑黑,头发胡子拉茬的人,回去顶着这幅模样见家里人,不是回去吓人吗?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一个个都闷坏了,一个多月没吃到好吃的,两天还都是在外面随便对付,没有吃一顿正经饭的,去C市打打牙祭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于是许多多这个吃饭小团队,就由袁雯、袁望、金焕、谭鹏鹏等五个人小分队,又扩张了后来赖上来的万禾、邵迪等人,一行人就这样约好了第二天的吃饭时间和大概汇合地点,由许多多主动请客带大家去品尝一下C市最为地道的美食。至于邵刚、张元满这些,许多多倒是想带上,但是奈何人家两个还要回部队交任务。
拿到手机的第一时间,许多多自然就已经通知了家里人自己集训考核结束的消息,不过她还是跟着大家一起坐军队集体的车,跟大家一起到了了C市车站。
许多多才坐上了家里来接的车,终于回到了大院。
自然又是被许奶奶、许爷爷、许嘉、阮情一顿好稀罕,唐家几口人自然也不可避免的齐齐来了。
至于唐元则是非常不喜的还带上了非要跟来的楚岚。
一进门,楚岚就兴奋的直要扑上来一般,“啊啊啊!许多多,你又消失一个多月,要不是我死赖着唐元还不知道你又跑去封闭集训去了,来来来,师弟给你一个安慰的抱抱”。
只是这奔跑的小步伐,“哎!唐元你干嘛拽着我啊!我要跟我师姐叙叙旧呢?”。
唐元充耳不闻,只是小声在他身后道,“你的投资不要了?”。
没错!今天楚岚能第一时间知道许多多回来的这个消息还真的就是凑巧,许多多是早上离开集训驻地前才拿到自己手机,第一时间当然是在相亲相爱一家人群里通知了自己要回去的消息。
看到消息的唐元第一时间,从头到脚先是把自己好好地收拾了一遍,还不放心的去理了发,多多一个多月不在,他太忙着,一个多月头发都快挡住眉毛了。
可是就是这点耽误时间,却就被一早冲过来拦截唐元的楚岚给抓到了机会。然后唐元宿舍内就上演了这样一幕,打扮的无比英俊帅气的唐元,身穿标志性的白T加黑裤的,脚踩白色板鞋,面色冷峻的看着楚岚傻兮兮的拿着那台属于自己的电脑,就这几个简单的页面,将自己的项目讲的天花乱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