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
小說推薦末日:小姐姐沒了我怎麼活末日:小姐姐没了我怎么活
柳帅那边却很不顺利,眼镜老者召出的并不是纯粹的机甲,而是穿着机甲的机器人。
它们在双重处理器的配合下,你的任何举动都能被瞬间剖析。
“老狗,有本事你亲自来啊!”
“小杂种,你傻还是我傻?”
哒哒哒!
密集的子弹袭来,早已千疮百孔的墙壁再也扛不住,直接就倒下一大片。
它的数据量很大,机器人运算需要些时间。
柳帅则利用这丁点时间,用迅捷之力冲到另一个地方。
而,就在他前移时,密集的子弹和激光却落在之前的位置上。
眼镜老者瞄到他狼狈不堪的模样,难看的脸上终于有比哭还难看的笑意浮现。
一排虚拟控制器凭空出现,他不断键入着命令。
机器人收到指令后,开始合围。
它们没被控制时,柳帅都有些避不开,变得更加默契后,想要避开就很困难。
身上多处被子弹擦伤,却没有子弹留在身上。
升迁之路 夏言冰
“小杂种,你还挺能躲的,那就试试这个!”
话音未落,机器人的双目瞬间变得血红,两道红芒急速扫向四周。
如果它只有两道,柳帅还能勉强避开,现在却有接近二十道,别说避开,就是反应都来不及。
眼见就要被伤到,一把被紫电包裹的长枪却挡住了红芒。
“琳儿?”
“嗯!”
声音未落,她已出现在不远处,伶俐的拳脚每落下一次,机器人的零件就会被撤掉一部分。
五次攻击力后,它就哪么静静的站在那里。
琳儿刚移向另一个机器人,它却突然爆炸,然后散成一堆废铁。
眼镜老者看着自己的心血被毁,血压瞬间升高,差点就此一命呜呼。
“呼呼,我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
不断键入命令后,机甲的颜色已大变。
柳帅距离它很近,感到很热的气息时,就向一旁闪躲。同时,如烧红铁水般的暗红色液体,正被急速洒向四周。
宠物小精灵之孤叶 阿漫穿灵
它覆盖的地方太宽,柳帅还是被击中,疼得差点晕死过去。
看到他的狼狈样,眼镜老者‘嘿嘿’的奸笑了声。
“你找死!”
逆鳞被碰触,琳儿已彻底暴走,出拳速度比之前还要快很多。
只要被拳风击中的机器人,全都爆碎,飞溅的铁水却没能伤到她分毫。
“不,不可能?”
“看在你制造这些机甲的份上,留你个全尸吧!”
琳儿可不是说说,现在已距离他不远。
眼镜老者真被她吓到,赶紧收起虚拟界面,然后控制着机器人逃向远处。
他只戒备了琳儿,却没想到柳帅却会跟着他移动。
当他发现时,一道凌厉的刀芒已近在咫尺。
老者可不想就这样死去,用机械臂抗下攻击后,按下了点火装置。
机器人以几百迈的速度冲向远方。
正准备追击,救援的机器人却挡下了去路。
柳帅不敢大意,将全部身心都放在对付它上。
几招后,猎杀机会终于出现,如影随形腿瞬间使出。
十几脚落下,它就那么静静的站在了原地。
啪、嘣!
青烟冒出,它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这里交给我!”
听到琳儿的话,柳帅对着那边点了点头,快速追向远方。
眼镜老者实在太心急,连前方有门都没想起,当他看到那一刻已经来不及,推进器直接撞在了上面。
七荤八素地从地上爬起,正好看到一道灰影。
“既然你非要杀我,大家就一起死吧!”
脖子上的项链被撤下瞬间,门边就开出了个小孔。
同时,柳帅突然感到很不好的感觉,立即停在了原地。
项链被丢到小孔里,附近的墙壁却突然开启。
呜呜!
“黯灭古毒人?”
柳帅连续斩出两道刀芒后,赶紧冲向了远处。
就快离开这里,余光却看到眼镜老者被两个黯灭毒人贯穿了胸膛,他瞪着的大眼始终看着柳帅那边。
“他想干嘛?”
仔细打量,发现四周空空如也,手臂却被无形的东西撞了下。
呜啦!
一个很虚幻的界面出现。
柳帅根本没时间细想,直接点了‘YES’。
合金门已快速闭合。
就在它完全关闭之前,柳帅侧身冲了出去。
嘣嘣!
黯灭毒人不断拍打着合金墙壁。
“琳儿,我来啦!”
灌下恢复药剂就往回冲……
与此同时,琳儿那边却很顺利,机器人只剩了两个,且都缺胳膊断腿的。
“枪来!”
冷电银枪颤抖得很厉害,然后直接从地上弹到空中。
我的鬼胎老公
琳儿将其握住那一刻,比之前还浩瀚的力量传来,整个人变得很亢奋。
“好强的机甲!”
它好像听得懂你的表扬一样,爆出的气息更加强大。
长枪横斩,断脚的机器人头颅被打掉,嗤嗤冒烟后就彻底不动。
剩下那个再也不想和她战斗,斩出一剑后转身逃走。
“哪里走?”
柳帅的唐刀已将附近封死,如影随形腿不断落在心脏处。
中央处理器被毁,它已变成了废铜烂铁。
“呼,呼呼!终于将它们都干掉了,好累!”
蹲坐在地上,赶紧灌下恢复药剂。
琳儿却和他相反,浑身都充满着力量,她现在都恨不得在找些人打一架。
尽量控制后,她惊讶地发现,冷电银枪可以吸收它的力量,赶紧将多余的力量引导进去。
这样一来,它们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公主沦为阶下囚:专宠奴后
“没事吧?”
“没事!”
柳帅颇为费力地站起来,余光却瞄到琳儿的紧身连衣裙,顿时眼睛都直了。
琳儿发现后,就直接揪住了他的耳朵。
战逆九川 落雨尘缘
“啊哟!”
话音未落,一股很强的力量直接将他砸在墙壁上。
“琳儿,你太不厚道了!”
玉阶怨:清宫良妃传 尔羽
“不是我干的!”
柳帅嘟啦着嘴,就像受了气的小男孩一般,心里补道:“不是我干的才怪!”
咯、咯咯!
琳儿笑得没心没肺。
几分钟后,二人的心都冷静了下来,交流后才知道琳儿有这么大的变化,完全是神秘机甲引起的。
“还有这等好东西,走,走,走,带我去!”
习惯性去拉她的手,又被反震之力撞飞在墙上。
这次的造型更加独特,活脱脱就是只被压扁的蛤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