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阿史那。
此姓乃是突厥王姓氏。
其主要活动的区域,乃是这金山一带,以及西部,和这青山一带了。
还有阿史德姓氏。
此两姓氏,可以说是突厥的最高等级的贵族了。
阿史那氏族主要与阿史德氏族联姻,以保证其血统的高贵。
不过。
突厥国被灭之后,就被后起之秀的回纥人给赶出了草原,投奔于唐朝,被唐朝安排在境内各地,改汉姓。
而眼前的这个珊蛮自称名字乃是叫阿史那狼角。
这让钟文可以直接断定,此人就是这突厥的最高等的贵族。
毕竟。
能以狼为名之人,其等级,绝对高于突厥的可汗的。
钟文为了得到自己最想要的答案,不惜以此狠辣之语,逼迫那阿史那狼角说出当年他能发现识神之能,也是因为钟文断定阿史那狼角乃是这突厥最高贵的贵族。
要不然。
如果眼前的这位珊蛮,说不定会不顾这突厥人死活的。
当然。
有效与否,就看此人阿史那狼角了。
而此时的阿史那狼角,早已是被惊得无以复加了。
是的。
他知道。
钟文有这个实力,能做到他说的这些。
一个能不动手,就能催动内气把他们从空中给拉到地面,又能使用内气压制得他们动弹不得的高手。
不要说灭了突厥人了。
估计整个天下,都可以说唾手可得了。
更何况要灭一个本就人数不多的突厥人。
“你敢!!!”阿史那狼角虽说被钟文放出来的豪言给震惊得无以复加,可这嘴依然硬气的很。
钟文一听之后。
脸上带着笑意道:“这世上没有我九首不敢的,更何况你们乃是突厥人,并非我唐国人,你觉得我有何不敢的?突厥都快要没人了,你觉得就凭你们这些人,能使得突厥重建国家吗?只要我九首放下话去,整个我唐国的各江湖人士,都会奔向草原,屠尽天下之突厥人。”
“你……你……你是恶魔,你就是彻头彻尾的恶魔,狼神不会放过你的,狼神永远不会放过你的。”阿史那狼角没有说话,其他的珊蛮到是说话了。
钟文却是笑而不语。
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阿史那狼角。
至于其他人。
是死是活,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乃眼前的这个珊蛮阿史那狼角。
咒骂声不停。
而那阿史那狼角,却是一直恨恨的盯着钟文。
斗龙战士之神兽大战 斗龙战士之百诺遇难
钟文脸上的笑容,让阿史那狼角回想起了几年前之事。
太宗门那可是在他的眼前被屠灭的。
当年一个先天之境的人物,都敢屠灭了这太宗门。
而今其境界身手又是达到了一种从未听闻过的境界,阿史那狼角实在想不明白,此人成长速度为何如此之快,又成长到了一种可怕的境界。
思虑。
谋划。
害怕。
恐惧。
好半天下来之后。
阿史那狼角眼中的恨色,慢慢的渐消。
到不是他不恨眼前的钟文。
只不过他需要为他突厥人考虑,为突厥人的未来考虑。
而当下的唐国,虽早已控制了整个草原。
可至少突厥各部还能够苟延残喘。
说不定。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在未来的某个时间里,突厥各部也能集中起来,或者壮大起来,统一整个草原。
到时候,指不定还有机会呢?
阿史那狼角不敢把突厥人的未来拿来做赌注。
至少以他的身份,他不能,也不敢。
“我说。”阿史那狼角最终选择了向钟文坦言。
如此一句我说,让钟文顿时松了一口气。
蜀山剑侠新传 还珠楼主
钟文知道。
真要是屠灭所有突厥人,这话虽好说,可却不好做。
真要是达到了屠灭一族一国之民的地步,那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了。
说不定史书之上,还会记载钟文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狂魔。
正当钟文松了口气,心中高兴之时。
周边的几个珊蛮立马大声疾呼,“不可啊,狼子,此乃我晓作部的最高机密。”
“狼子,我们死就死了,他不可能灭了我突厥所人的,他是在吼吓于你的。”
“狼子,切莫上了他的当啊。”
“……”
如此这般的阻止之言。
到是让钟文很是想笑。
什么叫吓唬?
到了钟文这种境地,还需要吓唬吗?
钟文听着这些人的话后,顿时一怒。
随着钟文这一怒,内气再一次的加重,往着那些说话的珊蛮轰击而去。
“砰砰砰”
几声过后。
这世界再一次的安静了。
可世界虽说是安静了。
但还活着的几位珊蛮,以及那阿史那狼角他们,却是再一次的惊恐的看着周边。
就在刚才。
钟文催动着内气轰击那些言话之人时。
那内气已经凝实化了。
都幻化成了一个拳头一般,肉眼都能瞧见了。
如此一幕。
这让所有人都惧震不已。
这是他们有生以来,见到的最为奇妙之事,也是最为震颤心灵之事。
内气能达到实化的阶段,这是什么样的境界?这又是什么样的高手能做到这般的境地?
钟文盯着所剩之人,怒喝一声,“我九首要做的事情不多,而你就是其中之一,如果你希望我九首增加一件事情,我九首也无所谓。识神之事虽重要,但放眼天下,我已是最强者了,如你非逼得我屠灭你突厥各部,那我九首愿意代天行之。”
阿史那狼角见钟文这怒气升腾。
甚至连那识神之事,都开始往着边缘化了。
阿史那狼角真怕了。
而这种怕,是已经到了骨子里了。
几个内气幻化出来的拳头,震颤了所有人。
也包括他阿史那狼角。
“我说,我说,请你看在狼神的份上,饶了我狼神的子民们吧。”阿史那狼角最终低语道。
而其他的珊蛮,到现在却是不敢再出声阻止了。
谁敢阻止?
钟文都已是放了这等豪言了,即便他们乃是这晓作部的珊蛮,可也抵不住一个无上高手的威压,以及那内气所幻化出来的拳头。
到现在为止。
他们还处在震颤当中呢。
钟文闻话后,为了杜绝再有人阻止阿史那狼角的话被打断,直接提着那阿史那狼角到了一边去了。
不过。
在钟文提着阿史那狼角到一边去之时。
内气又是幻化出掌影,往着那些珊蛮的身上连点。
如此作法。
钟文也只是为了限制这些人的行动罢了。
有着这一点。
那些未死的珊蛮们,不要说运气了,就连动弹,也是费劲的很。
提着阿史那狼角到了一里之外后。
钟文丢下阿史那狼角在地,“说吧。”
“你已经是最强者了,还请放过我突厥各部的子民们,给他们一个活命的生存空间。”阿史那狼角知道,此时只能依仗着自己的那个所谓的秘密了。
钟文闻话后,看着阿史那狼角,“我可以保证我自己不会动手,而且你突厥各部只要不会再有侵袭我唐国之事,我九首也懒看你们突厥人一眼。”
阿史那狼角闻话后,心中也算是有了数了。
着实。
一个如此高境界的无上高手,又怎么可能会为难一些小民呢。
随即。
阿史那狼角开始向着钟文叙述起他晓作部的那个秘密来。
随着阿史那狼角开始叙述。
一直到结束。
钟文一直静静的站在一边,微闭着眼睛,安静的听着,背着,推演着。
半天下来后。
钟文发现。
不死 戰神
阿史那狼用所言他晓作部的那个秘密。
与着自己的识神之事,完全属于另外一个方向。
虽说当下的钟文还没有搞明白,也没有推演明白。
可给他的感觉。
这跟识神完全是两码事。
“这是一篇功法,此功法乃是关于遁术的。当年你在太宗门被我瞧见,足见当年你使用的乃是五行遁法,至于是不是你说的识神,我不知道,也不清楚。不过我晓作部的这篇功法不全,缺失了一些,我知道的,已是全部告诉于你了,还请你遵守你刚才的承诺。”阿史那狼角话一结束之后,随之又说道。
钟文依然微闭着眼睛,对着阿史那狼角所言的那篇功法进行推演着。
阿史那狼角见钟文不说话,又微闭着眼睛。
到也很是知趣,没有再说话之类的。
渐渐的。
时间一晃而过。
半个时辰后。
钟文终于是睁开眼来,看着阿史那狼角,“你这并非是识神的功法,不过有些类似,当年你在太宗门发现我,从你刚才所言的这篇功法当中,我算是明白了,而就我刚才向你承诺的,我九首不是一个食言之人。”
“多谢。”阿史那狼角见钟文终于是回了自己的话,赶紧学着唐国人的礼仪拱了拱手。
“你也别谢我,当年你伤了我的识神,而今,我却是不能放过你,我九首乃是一个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之人,你自尽吧。”钟文急忙伸手道。
自己的识神没有恢复的可能了。
钟文又怎么可能会放过眼前的这个,曾经伤了他识神之人。
至于阿史那狼角所言的这篇功法,那只不过是补偿。
而且。
这篇功法。
完全就是一篇遁术之法,与着识神虽有些相像,但却是不同方向的。
阿史那狼角听着钟文的话后,轻蔑的笑了笑,“我就知道,唐国人又怎么可能会如此大肚。”
“大肚不大肚,要看你曾经的所作所为,你可知道,当年你在太宗门伤了我的识神,到如今,我都没有恢复过来。而今,我需要识神帮助于我,如果有识神帮助于我,我也就可以省去太多的事情和时间了。所以,大肚之言,那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钟文不会那么大肚。
识神的恢复,到如今估计是没了机会了。
钟文又怎么可能会这般的大肚。
而且。
这事还关于到自己的女儿。
钟文又如何大肚?
“哈哈哈哈,唐国人,唐国人,唐国人,哈哈哈哈……”阿史那狼角听完钟文的话后,就一直哈哈大笑,又是说着唐国人等。
渐渐的。
龙楼探险 神月偷天
阿史那狼角的嘴角开始流出了鲜血。
小半刻钟后。
钟文就再也没有听到那阿史那狼角的呼吸声以及心脏的跳动声了。
几年的仇。
在此时结束了。
而钟文却是高兴不起来。
钟文也没法高兴起来。
识神对当下的钟文,其作用大于百家楼。
甚至大于一切。
娇妃凶猛:世子想入房
如果有着识神的帮助,钟文可以满天下的去寻找血玉子,以及火蛟。
甚至。
当钟文在遇到危险之际,可以避开更多的危机时刻。
更甚者。
如果真要是寻不到血玉子或火蛟的话。
钟文到时候必然是要到术门的地底之下一探的。
真要到那一刻。
至少钟文提前预警,可以随时保命吧。
而当下。
一切都成了空。
钟文看了看那阿史那狼角,随即纵身回到了那片木屋处。
一落地的钟文,二话不说,内气催动,给了每个珊蛮一掌。
不久后。
钟文到了几里之外,与着百家楼的几个门徒汇合,“那些人已死,以后此事到此结束了,至于他们所留的东西,你们收集后交给百事通处理吧。”
钟文话一说完后,就纵身离开了。
留下那百家楼的几个门徒在那儿,不知所以的你望望我,我看看你的。
最后。
几个门徒纷纷纵身往着那片木屋方向纵去。
几日后。
钟文从天山所在的天地宗离开。
这几日里。
钟文待在天地宗之中。
静静的在推演着从那阿史那狼角那得到的那篇遁术功法。
从中。
AA制闪婚
钟文到是学到了一门实用的功法来。
隐遁之术。
只不过。
需要借助一些材料,才能做到隐遁。
可当下的钟文却是没有这些绝世之材料,想要施展那隐遁之术,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而且。
在这几日里。
钟文的识神,稍稍有些呈好的方向发展。
这对于钟文来说,是一种好的预示。
“看来,我还是先回龙泉观,都几个月没有见到九儿了,也不知道九儿会不会怪罪我这个父亲不。”钟文一离开天地宗后,就自言自语了起来。
时过两日。
钟文带着一些吃的东西,回到了龙泉观中。
当九儿一见到钟文后,就抱着钟文不再撒手了,泪水都打湿了钟文的肩膀了,“父亲,我不要你走,我不要离开父亲。”
“好,父亲不离开,父亲以后都带着你好不好。”钟文抱着九儿,眼中尽是疼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