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嘻嘻……”
“等等我!”
“嘿嘿。”
“……”
叶烁也走了很远,一直走进密林深处,听见前方传来一阵银铃似的笑声,掀开前方的枝叶一看,发现是几个身着异域服饰的孩子。
男孩儿……女孩儿……环佩叮当……一共……五个。
大的十二三岁,小的三四岁,互相追逐嬉戏,一派欢乐氛围。
“果然。”
叶烁心中暗自说了一声。
这所谓的心魔,并没有超出他的预料。早在进入心魔林之前,他就猜测可能会与圣物之争和自己的四个兄弟姐妹有关。
在小时候,他们五人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只是随着年岁渐长,加上父王的身体逐渐衰化,身边人又有意无意地向他们传达一些信息。
久而久之,才形成了如今这个局面。
他相信这个心魔不止存在于他的心里,在其他人的心中也会同样深刻存在。
这个场面不禁让他回忆起曾经的美好感情……
噗——
召喚植物大戰喪屍 禹魔
没等他缅怀一阵,风云突变。
就见最年长的男孩一把锁住了第二高的男孩儿,然后其余几个小一些的孩子纷纷抽出小刀,狠狠戳进了他的身体。
疯狂背刺……
噗噗噗……
那个第二高的孩子,正是叶烁自己。
正沉浸在美好回忆中的叶烁只觉一串脏话涌上喉头,不过想到大家有着共同的父亲母亲,就又咽了回去。
转眼间,方才其乐融融的气氛就变得血腥肃杀,五个孩子只剩下四个,代表“叶烁”自己的那个死尸倒地。
然后……
那边四个孩子停下了手,转过身,冷冷地看向了林木后面,真正的叶烁。
目光凶狠。
是想看看当他们要杀我的时候,我会怎么办?
叶烁察觉到他们的杀机,心中也泛起犹豫,隐约觉得这个心魔没有那么简单。
最容易的就是把他们四个统统杀掉,可那样,并不一定能够解决心魔。
该怎么做?
正在他专心接受心灵上的拷问时。
嗡——
第一道钟声传到此处。
“啊——”
豪門金婚:模範老公很專壹 零時雨
剩余的四个孩子齐齐发出一声惨叫,七窍流血!随即萎靡倒地,十分痛苦。
连地上那个死尸都一阵颤抖……
“白龙寺的法钟?”
叶烁双眼立刻冒出精光,看向遥远的方向。
灵异女侦探
据说……百年难得一遇……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有第二声法钟长鸣传了过来。
“噗——”
那边几个孩子都变成了鲜血喷泉,顷刻毙命。
一时间,横尸遍野。
叶烁感受着法钟声音中的大梵神韵,隐隐觉得似有所获,然后回过头,就看见了一地的尸体。
心魔……
卒卒卒卒卒。
叶烁怔了怔。
这种死法……算怎么回事?
事实上,这种现象不止是他这里,其余几名参赛者也都看到了。正在他们认真应对心魔的时候,心魔突然集体暴毙了……
集体懵掉。
这时,远处隐隐有一丝金光透过来。
叶烁加快脚步向前,拨开树叶,从半山坡居高临下,看见了恐怖的一幕……
李楚正在拈着一轮小太阳,对着一个年轻僧人做着不可描述之事……
半晌。
叶烁瞳孔颤抖着喃喃:“恶……恶魔。”
……
当年轻僧人第二次吐血的时候,李楚觉察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万法诛天 血徒
无论他是不是心魔,这种情境都有些蹊跷。
小太阳……钟声……吐血……
这中间莫不是有什么因果关系?
如此想着,李楚按住虚弱地年轻僧人,温声道:“别怕,我们再来试验……不,治疗一次。”
年轻僧人颤抖着握住他的手,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来不及了……
咻——
一轮小太阳再次冉冉升起。
在年轻僧人绝望的眼神中,将他一身的伤势治愈,让他的气色渐渐红润。
随即……
—————
又一声雷霆般的法钟长鸣。
“噗——”
年轻僧人吐出的鲜血染红了身下的土地……
果然有关联!
李楚证实了心中的猜测。
但随即又想到,这三者是如何关联的呢?
自己能控制的只有小菩提咒,现在可知的是,自己不释放小菩提咒,则不会有事情发生。
那么,钟声响起与僧人吐血之间的联系呢?是同一层级还是前后因果?
如此想着,他再次拈起小菩提咒。
只是这次没有对准年轻僧人,而是对着空处的树木。
“喂……”
年轻僧人看见他这个举动,小恐惧了一下,你是魔鬼吗?
旋即,又一道钟声响起。
“噗——”
李楚熟练地将年轻僧人的头转向一旁,使得鲜血没有滴到自己身上。
凝眉沉思。
已证得,小菩提咒与他吐血没有关联。
也就是说小菩提咒可以治愈他的伤势,但是又会引发这道钟鸣。
这道钟鸣却会重伤他。
这声钟鸣威力如此巨大……莫不就是传说中的白龙寺法钟?
那么会畏惧法钟的,这年轻僧人多半就是心魔所化了。
可是作为一个心魔……
他是不是太逊了点?
貌似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啊?
李楚瞥了一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只有小拇指的抽搐还能显示生命迹象的年轻僧人,觉得还可以再试几次。
于是他再次拈起了小太阳……
咻——
年轻僧人的伤势瞬间痊愈。
他的气息粗重起来……
嗡——
法钟长鸣响起。
他的眼中展露惊恐。
噗——
李楚拨开他的头,对准了另一侧的花草。
他的气息再度萎靡。
一套熟悉的流程下来,仿佛什么都没改变,又仿佛过了一百年……
年轻僧人的眼中,满是沧桑与疲惫……
他用尽全身力气,伸出手去扯了扯李楚的衣襟,用微弱的气息道:“给我个痛快吧……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了……”
李楚温柔地拨开他沾满血污、脏兮兮的手,用和煦的嗓音说道:“现在我们堵住耳朵,再试一次。”
“不……不……打迈!打迈!雅蠛蝶……”
无力反抗的年轻僧人哭喊着,拼尽全身力气也无法作出有效的反抗,只能软弱无力地呼喊……
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
任由东西塞进他的……耳朵……
咻——
嗡——
噗——
音效三连。
李楚静静地观察着。
看来法钟对他造成伤害是全方位的,即使听不到声音也会实质性的存在。
可是用心目看来,这个年轻僧人的“炁”与常人无异,不知道为什么普通人听到法钟的声音就会洗涤心灵,而他听到就会遭受重创。
或许构成生命的本质是比“炁”更加深入的存在?
等等……
提起普通人……
李楚这才想起,似乎自己引动了太多次的法钟长鸣,对神洛城内的百姓是不是会有些影响?
怪不好意思的……
他正考虑要不要给这心魔来个痛快,就见年轻僧人颤巍巍地从袖中掏出一把短刀。
都这副样子还想反抗?
就在李楚纳闷的时候,年轻僧人瞪着他,回光返照似地狂笑道:“我不是魔,你特么才是!你休想再折磨我了,哈哈哈哈哈——”
嗤——
横刀自刎,血光崩现。
李楚眨了眨眼。
这心魔好刚烈的性子……
这时,一侧山坡上传来响动,他侧眼去看,正和一脸惊恐的叶烁对上了视线。
看来他已经在那里偷窥良久。
但是无所谓。
李楚一耸肩:“你都看到了,我一直在治疗他,他是自杀的……”
……
鸿都山顶。
一老一小,两个和尚静静的。
直到一只乌鸦“呱呱”叫着从头顶飞过。
老和尚才先回过神来,轻声说道:“师傅,法钟……似乎就是这小道士引动的……”
“佛陀降世、菩提传法、罗汉证果……”
小和尚喃喃几声。
如梦方醒。
“它为什么会被一个道士引动?莫非是我们的法钟……投敌了?”
老和尚分析道:“或许是因为他刚才施展的佛法?我看他用的神通有几分像是我佛门的天顶大菩提咒,或许仅仅是因为修为极高……加上施展佛法,才会有如此神异。又或者……他就是传说中的佛陀降世、转世佛子?除了这两个原因之外,应该没有别的可能了。”
他所说的,小和尚当然不可能不懂。
但小和尚眼中还是带着几分茫然。
他所思考的显然是更高层次的东西,老和尚不敢再出声打扰。
半晌。
小和尚才问道:“你们是不是查到了他的出身?”
老和尚赶紧答道:“法善他们都查过了,他来自江南州杭州府余杭镇的德云观。”
“江南……”小和尚挠了挠光头,“好像……那几个老家伙失踪的地方也是江南……”
“嘶——”老和尚悚然一惊,“他莫不是和当年那人有关系?”
“算算年纪,除非那人也转生两世,不然应该不会如此年少。”小和尚远远凝望着李楚的身影,“看来我需要找他谈谈了。”
“师傅……”老和尚有些担忧地叫了声。
当年他虽然年纪尚幼,但是对于一些事情,还是留有很深的印象。
因为那时候的大人物……太过惊天动地。
即使过了百来年至今,他的修为也接近了那个层次,想来却依然会觉得心惊。
“放心,我也不是去找他打架的。”小和尚摇摇头。
老和尚笑了笑,内心存疑。
若果真是那个人转世,那师傅找到他,是不可能不动手的。
除非。
打不过。
……
佛缘会第三轮的结果出来。
李楚排名……第十。
今年的情况很特别,因为是法钟的出现,所有人的心魔都被杀得彻彻底底。
白龙寺最终判断优胜者的方法,就是根据心魔死亡的时间。
無限之最終惡魔 無之闇夜
有人的心魔稍弱,在第一声法钟时就死得干干脆脆,就幸运地获得了第一名,有机会去领取自己的佛缘。
而李楚的心魔……
毫无疑问,他是死得最晚的。
婚然心動
如果不是他不堪受辱而自尽,可能李楚还会多观察他一会儿。
对这个结果,李楚是满意的。
因为他本来也没想拿第一,此行的目的,就是让叶烁不拿第一。
不老城二王子的排名是第六。
显然,如果没有李楚的参与,这次的佛缘会中根本没有人可以与他竞争。
但是叶烁也不觉得可惜。
他现在满心都是惊恐。
这次佛缘会居然有这么可怕的人物参加,令他毛骨悚然……
在第二轮比试中见到李楚的身影出现在天国图景,他就已经十分震撼了。
但那毕竟是虚拟的光影。
谁知第三轮比试,更是亲眼见到了李楚虐杀心魔。
没错,诸多佛门弟子敬若神明的法钟与畏如蛇蝎的心魔都在他的股掌之间。
重生之锦绣如玉 muzi李
被狂弄。
身为极光菩萨的座下弟子,他对于白龙寺的法钟鸣与心魔林是有相当了解的,正因如此,他才知道做到这个程度有多恐怖。
他是佛陀降世不成?
可他出身又偏偏是个道士。
莫非……
佛本是道?
……
叶冷儿的消息很灵通。
丧尸保安
李楚才刚回到德云观不久,她就找上门来。
穿着很简单,一身碎花棉布裙,围着厚的头巾,没了洛神的风范,倒像是邻家出门看雪的姑娘,可是依然美丽。
李楚倒没想到她会来找自己,便请她在前殿坐了,问道:“你可以在洛神馆外随意走动吗?”
叶冷儿摘下头巾,笑道:“当然可以,我又不是犯人。而且我入城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看清了我的脸,只要不开花,就没人认得出我。”
“刚好。”李楚点点头:“佛缘会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按照约定,你该告诉我郭小宝的消息。”
“我就是专程为此事而来的,你做的比我想象中还要好,所以我也会多告诉你一些消息。”叶冷儿丝毫不废话,直接道:“那孩子当时是被阴氏族人接走了。”
“又是阴氏?”
提起这个名字,李楚立刻想起了那位王龙七真爱的某姑娘。
那之后他与朝天阙都曾经企图找出阴氏后人,可是没有任何消息。据段庚说,他们甚至有可能已经举族搬离神洛城。
“具体内容我不清楚,但是我敢断定沧海君肯定与阴氏也有一笔交易,他们在帮沧海君做事。”叶冷儿道:“他们近来一直在神洛城内寻找玄阴之体与极阳童子,很有可能是要布置什么秘传的邪门阵法。”
“沧海君……”
李楚点点头,自打到了神洛城,遇见的邪门事也都与这个名字有关。
不过当前的重点自然还是郭小宝。
于是他问道,“那你知不知道要去哪里能找到那个孩子?”
“藏身地点我就不知道咯……”叶冷儿想了想,道:“不过呢……好像有个地方对阴氏族人来说很重要,你去找找很可能会有线索。”
“哪里?”
“幽兰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