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我站在胜利号的船头,迎着拂面而来的微风,颇感意气风发。在左侧,与胜利号齐头并进的是凯旋号,七郎也正站在船头向我挥手致意。无畏号和无敌号由于排水量太大,无法进入河道,因此胜利号重新成为了我的旗舰,七郎则指挥凯旋号。
此番出征巨瀑城,虽然在联军高层内部仍存有有争议,但底下士兵们的士气还是很高涨的。冥港联军上下似乎都憋着一口气,这次一定要把之前巨瀑城上门来欺负冥港的场子找回来!
“报告港主!前方有新的情报传来!”
网游之堕落人生 飘移部落
特工医师皇子妃
一名传令兵匆匆跑过来,向我行礼后递给我一份密报。我打开一看,眉头皱起,略感有些失望。
密报上说,巨瀑城内的鬼奴暴乱已经被镇压住了,带头的鬼奴也被处决。并且,韦城主也已经得知了冥港大军即将到达的消息,正在征募民兵,加紧布置城防。
这个结果虽然对冥港联军来说不算好消息,但也算是在我的预料之中。巨瀑城内的鬼奴暴动缺乏组织,纯属头脑发热后的一时冲动,一旦巨瀑城调集起全部的军事力量,镇压它们只是迟早的事情。看来,冥港联军想要趁巨瀑城内乱的时候发动进攻的计划只能是落空了。
“向凯旋号发出旗语,请鬼帅过来胜利号协商军情!”我对传令兵交待道。
“是,港主!”
旗语发出后,七郎很快就过来了,凯旋号甚至都不需要向胜利号靠近。他现在已经达到鬼煞级别,腾空飞行又快又急,一般鬼修那种慢悠悠的飘来飘去跟他可没法比。
我随手先把密报递给七郎看。信息共享是冥港与鬼军结盟的最基本要求,七郎在地府和各处大阴城内都布置有眼线,不时会传来一些远方的消息。而我一手建立起来的特情司则主要负责冥港周边的情报收集,更细致也更快速,所以两者可以算是互补了。
千古江 淡墨青
“唉,还是没能多坚持几天!”七郎看完了密报,也不由得叹息道。
“如此一来,我们就只能强攻了。”我道。
“嗯。”七郎依然显得信心十足,“据我所知,巨瀑城的守城军队还是以鬼兵为主,我们只要在阵前打出解放鬼奴的旗号,它们的战意肯定就会有所动摇。冥港联军在数量上、装备上和士气上都有优势,此战必能获胜!”
我也点点头表示赞同,但又道:“以冥港联军目前的实力,攻下巨瀑城应该大有胜算,可我担心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破城之后怎么办?”
七郎耸了耸肩膀,道:“破城了之后,巨瀑城就归我们了,还能有什么问题?”
並非 陽光
我见他还是没有理会我的意思,便只好挑明了说:“既然这次我们出征打的是解放鬼奴的旗号而来,就不可避免地会对城内的阴修产生冲击。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进城之后不得滥杀无辜,不得烧杀掳掠,解放鬼奴可以,但绝不能残害城内的阴修,要尽量保持战后巨瀑城内的秩序!”
七郎笑道:“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我们又不是土匪、水贼,不干那种杀鸡取卵的事情!”
“我自然信得过你,但就怕你的手下不愿受约束。还有城里的那帮鬼奴,一旦失控,好事就办成坏事了!”我正色道。
“好吧,我明白了。”七郎终于摆出了一副认真对待的态度了,提议道:“这样吧,你我各自临时建立一支纠察队,专门在进城之后负责接管城内的治安。另外,冥港联军各部主将,也要特别强调一下入城后的军纪,不得伤害城内百姓,不得侵占他人财物。你看如何?”
“如此最好!”我很满意地赞同道。
五天之后,冥港联军的船队到达巨瀑城外。一路上,由于巨瀑城仍处于内乱状态,自顾犹自不暇,而且其水军实力本来就不如冥港,自然不敢主动出城阻击,只好任由冥港的船队兵临城下。
巨瀑城除了上方有几个阳间通道外,在阴间只设了一道水门,就横亘在河道上。城内大瀑布的水流就从城门下面流过,通往各条水道,同样地,所有入城的船只都必须通过这道水门。因此,要想攻破巨瀑城,就必须要从水上发起进攻,没有别的陆路可走。
冥港联军的上百只战船就在城外宽阔的水面上铺开,把巨瀑城的水门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此次出征,我一共带来了一万兵力、十五艘战船,百余艘快艇,几乎可以说是尽遣主力出战。
不过,巨瀑城明显也做了不少准备。水门处除了原来那两扇栅栏式左右开启的木门,他们居然还临时在门后加了一道千斤重的铁闸,直接从城楼上落下,直插入水底。这样一来,冥港联军就不可能再像以前胜利号那样用船头硬生生撞开城门了。
水门上方的城墙上站满了守军,果然绝大部分都是鬼兵,军官则是以阴修为主。但我看那些鬼兵个个咬牙切齿,凶神恶煞,完全不似七郎所预料的那样战意动摇。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传令下去,各船均在距离城门两箭之地外下锚,多布岗哨,防止偷袭。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发起攻击!”
“是,港主!”
我决定先以稳妥起见,并不急于攻城,严令各船不得轻举妄动。同时,我又督促大眼去联络城内的耳目,探听这些鬼兵的情况。
半天后,大眼很快就回来了。它向我报告:“巨瀑城的鬼兵身份特殊,既不属于鬼奴,也不属于自由鬼,平时只听命于韦城主,所以之前镇压鬼奴的主力也是它们。而且,这次听说是韦城主给了它们许多承诺,只要击退冥港联军就正式给予它们自由身。另外,这些鬼兵还可按杀敌数量累计战功,战后再依战功多少要求晋升、领赏!”
我不屑道:“哼!就韦城主那个吝啬鬼,能给出多少赏金?”
大眼做了个鬼脸,回答:“这次还真不少,杀一敌给十个阴元,还针对港主、鬼帅和诸位主将特别定了价码。”
“我和鬼帅各是多少?”我不禁感觉好奇。
“都是一万个阴元!”
“嚯!真舍得下血本啊!”
怪不得这些鬼兵如此忠于巨瀑城,相比起来,韦城主的承诺显然要更现实、直接一些,而冥港联军这边打出的“解放鬼奴”的口号就显得比较虚无缥缈了。
“除了赏金,你还是否打探出城内守军的数量有多少?”我追问道。
大眼答道:“这段时间为了镇压鬼奴,已经消耗了不少,总数不会超过五千。”
“鬼兵多少?阴修多少?”
“鬼兵占七成,阴修占三成。”
“守城器械呢?”
捡宝王 全金属弹壳
“前年地府攻打冥港的时候,就已经几乎把巨瀑城所有的大型军械都给借走了,这两年韦城主又舍不得花钱重新打造。除了那道铁闸外,城头上就只有少数几台巨弩。”
“那道铁闸确实是个很大的麻烦呀!”我远远望着巨瀑城水门的方向,皱眉道:“水面上无处着力,撞不开,又烧不坏,只能从城头上想办法了……”
麻烦归麻烦,城还是要攻的。第二日,我便下令冥港联军发起总攻。
胜利号、凯旋号打头,率领十余艘大型战船冲在最前面,船上的巨弩对准巨瀑城的城头尽情发泄怒火。守军虽然居高临下,但远程火力实在没法跟冥港联军相比,只能龟缩在城垛后面躲避。城头上仅有的几台巨弩也被从船上射来的弩箭击毁,全部散架不能用了。
但是,待到冥港的船队靠近水门之后,形势顿时发生了变化。在这个距离上,城头的守军已经可以凭借手里的长弓、火箭和落石对船只形成威胁,而战船上的巨弩由于仰射角度受限,无法再把弩箭射到城头上去了。我不得不下令停止前进,就以弓箭与城头对射。
当然,我也不可能没有准备后手。大船无法靠近水面,小船这时候就可以发挥作用了。几十艘快艇在水面上疾驶而去,三百名水性最好的水兵从快艇上跳入水中,潜到水底慢慢游近城门。
不管是原来的栅栏木门还是新加的铁闸,都不是一整块的,鬼可以从水下钻过栅格进入城中。我的意图很明确,先派部分水兵潜水进入城内造成混乱,不求立即攻下城门,只要能牵制住城头的守军,引开他们的注意力就行。
果然,巨瀑城的守军很快就发现了我的意图,守将急得在城楼上哇哇大叫。城头守军试着往水下射箭,但城头离水面太远,水的阻力又严重影响了箭矢入水后的势道,对水底的冥港水兵形不成太大的威胁。
一番慌乱之后,城内的守军终于也派出了几艘船,把几百名鬼兵赶下水去和冥港水兵接战,双方就在城门下方的水底展开水下肉搏。被搅得浑浊不堪的水面已经看不到水底的战况,只见不时有水泡浮上水面来,随即迸裂开,升起阵阵黑烟。那都是双方阵亡的鬼兵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