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那家门市的老板也挺邪门,抢了生意不算,还逢人便说建鑫批发门市的坏话,似乎也没把建鑫在商业巷的影响放在眼里,可能看出来建鑫遭受冲击后元气大伤,已经过气了。
良子当然咽不下这口气,单枪匹马跑去找那老板算账,原本就是个口舌之争,结果变成良子与老板互殴,人家有小工帮忙,良子当时吃了点亏。
建鑫的这帮刺头真的被压抑的太久了,至少一年多没有主动在商业巷搞什么动静了,所以良子‘挨打’这把火一点就着,谢三和谢海青当即就拎着大木棍冲了出去。
付建平根本没有出手阻拦的机会,也只好带着单涛几人跟过去,人家店主也怕报复,正在打电话叫人,建鑫的人便从商业巷两头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一通好打,基本把人家店铺给拆了。
另一头冲过来的自然是邹猛和北川街的几个兄弟,他们收到良子的消息,也是一刻没耽搁,拎着家伙就从红旗街另一边绕过来。
零之沉说 弃我夙零
建鑫似乎还是那个建鑫,这一架打的整个商业巷人流涌动,全是看热闹的,还有刚放学的商校学生,刘永亮跟着几个哥们在自家店门口看风景,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呲牙,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结果挺糟糕,老板的腿被打断一根,店铺的损失也挺可观,建鑫吐血不说,而还被逮进去两个,打的最凶的就是谢三和良子。
许晖听了也只有头疼的份儿,他现在处在最危险的时候,自顾不暇,也只能让付建平去折腾了。
校花狂少 再续战火
不过这件事对许晖的打击不小,费了多大力气才让大伙步入正轨,让大家去习惯正正经经上班,正正经经赚钱,可随便一个矛盾,一场架,就又给打回了原形。
似乎正印证了邵强的评语,建鑫的名声不好,看上去是个公司,可骨子里的戾气太重,草莽和江湖味道很难褪去。
終身制小 乾坤聖
当时许晖很不以为然,若不是因为他和田乐之间的的矛盾,若不是因为建鑫中间盘踞着一条恶狼,大伙早就应该走上正途了。
有饭吃,有酒喝,有钱拿,堂堂正正,凭什么要跟疯子一样去打架,去当街边混混?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很好过么?
当然,这些话许晖都藏在肚子里,没必要跟邵强争论,至少在他和付建平,还有老唐一起努力之下,建鑫正在一步步好转。
但许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架就像牢笼被开了闸口,憋在大家心里的那些凶兽似乎闻到了自由的气息,蜂拥而出。
不仅许晖没想到,付建平也没想到,就在这场架打完之后的一个礼拜,良子的小食品批发门市,还有西海酒吧几乎同一时间遭到了冲咂,猝不及防,非常突然。
良子被一伙人追的沿着八一口气狂奔了八百多米,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堪堪躲开追砍,你没看错,就是砍,对方手里拎着明晃晃的大砍刀,不止一两把。
而西海里面的单涛就要比良子惨多了,被打的休克,若不及时送医院,肯定没命了。
事情发生在天一擦黑的时候,下班、放学的高峰刚刚过去,蹲夜市的、摆摊的也才陆续出来,就在这么一个非常让人惬意和放松的初夏傍晚。
动漫角色来我家
一伙人突然出现在了小食品批发门市的门口,当时的良子正躺在躺椅上乘凉,正想着一会儿早点打烊,找付建平、谢海青几个一块商量下陪人家钱的问题。
良子被拘留了五天,刚从从派出所出来,谢三还在里面蹲着,可能要转看守所,这厮下手狠了点,把人家小腿给打骨折了,人家即便不追究,但伤情鉴定上了等级,哪怕是轻伤都会追究刑责。
年轻无限飞 摧花王子
付建平正在为这事伤脑筋,充分发挥在工商所‘上班’的精神,一到下午就泡到姑父家里,看能不能托人找找门路,大家能够私下和解最好,当然,顺带还能蹭顿饭吃。
再说良子,看着围上来的这帮人不像是买东西的顾客,也不像是喝了几两猫尿到处撒野的街头痞子,都是生面孔,每个人都目露凶光,良子的反射弧连着拐了好多道弯儿,才一下子紧张起来。
“你是建鑫的良子?”为首的一名魁梧大汉发声。
对方似乎多此一举,如此询问,要么就是没打过架的愣头青,要么就会狂的没边的混混。
良子虽然在建鑫里面不显山、不露水,却也是街头打群架的全能型选手,经验着实丰富,哪里会回答对方,冷不丁蹭的一声及跳了起来,扭头就跑。
后面是门市,良子一脚踉跄干脆顺着墙根跑,也幸亏他跑的非常坚决,居然就顺着墙根给蹿了出去。
领头的家伙骂了一声草泥马,立刻分出一半人追赶,另一半人二话不说,冲进店里打砸,显然是带着极强的目的性。
店里还有一个收银的姑娘,两个小伙,以前都是跟着单涛混的,许晖当时缺人,就把他们陆续要了过来,一直干到现在。
俩小伙也见过不少大群架的阵仗,但这般一声不吭,上来就砸的浑人还真的没见过。
一个小伙上前阻止,立刻连带着他的同伴一起挨了顿毒打,这帮浑人连小姑娘也没放过,对方随意一个窝心脚,小姑娘就被踹的半天都没爬起来。
打砸也就不到两分钟时间,门市已经一片狼藉,这会儿功夫,良子还没跑完他的八百米中长跑。
几乎就在小食品批发门市被砸的同时,另一帮人冲进了西海酒吧,同样的打砸,但似乎比门市的同伙还要凶狠、嚣张。
他们没有找到付建平,干脆拿单涛和另外一个服务员撒气,可怜一个一米八的小伙,别这帮人打的躺在地上跟滩烂泥一样,场面十分血腥。
神偷公主 范小夕
西海这次被冲砸后,五个服务员中,有四个服务员没多久就辞职不来了,人家上班挣工资,可不是来看打架砍人的。
邹猛、阮士庆这帮人得到的消息太晚,冲过来时,人家早已经走的无影无踪。
二嫁豪门老公:萌妻不隐婚
而受到留言的付建平,慌慌张张的跑回来,看到现场,当即就差点喷血,他还算是建鑫中定力很强的一位,缓缓神儿,一面让阮士庆收拾残局,一面直奔医院,邹猛守在那里。
许晖得到消息是下半夜了,单涛刚刚脱离危险,付建平跟他打了长达半个小时的电话,字字句句咬牙切齿,那种发自肺腑的仇恨从未有这么浓烈过,许晖立时就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