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堅傳奇人生
小說推薦美利堅傳奇人生
“珀尔,珀尔,你要去哪儿?”
看到疯跑的女儿经过宴会厅大门,李子涛追了出来。
“爸爸,有船,有船在海里翻了,快去救他。”
珀尔焦急的抓着父亲的手臂呼喊道。
“什么船,别急,慢慢说。”
李子涛跟着她一起向外走去,此时的梅森追了上来。
“珀尔,并没有船,我是在骗你的。”
珀尔前冲的身影骤然停下,回头看着他问道:“你确定吗?”
“是的,我只是想要你知道自己真实的感受。”
梅森向父亲投以歉意的目光,“现在,我想你该明白自己的心意。”
珀尔失神的站在原地,眼角有泪水划过。
却露出开心的笑容。
是的,她觉得自己是真的懂了。
……
还是那家再普通不过的酒吧,正在汉尼的喝酒听到熟悉的声音。
“我们又见面了。”圆礼帽男向他微笑致意。
如同上次一般,对着酒保点了点。
两杯威士忌放在两人面前,圆礼帽男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汉尼也跟着干掉,呲牙问道:“你是什么人?”
“这不重要,汉尼。”
酒保继续上酒,圆礼帽男轻声道:“重要的是,你想要做什么。”
“你的良心是否能够得到安心,你想要看到自己的孩子,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环境里?”
首席一见很倾心
“当你的亲人,邻居生病的时候,你又该如何面对他们?”
“这些才是你这么做的理由,而不是,我是谁!”
汉尼无言以对,干掉第二杯酒。
他解开上衣拉链,把夹在腋下的文件放在把台上。
犹豫间推给圆礼帽男。
收起文件,对方起身笑道:“上次是我请你,这次该是你请回我了。”
没有犹豫的转身离开,对方就此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就如同他来时一样。
从始至终,汉尼都不曾得知对方是谁,又要做些什么?
不。
一周后他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有关PCBs的毒性和危害性,开始大规模的出现在报纸上。
玺从天降
先是《纽约时报》,接着是《华府邮报》《洛杉矶时报》《华尔街新闻报》《华尔街日报》
几乎所有的主流报纸,全都开始刊登PCBs的危害。
公司的公关部与研发、市场等部门吵得不可开交。
“这些该死的怪胎,他们早该告诉我们风险,现在所有的问题都被捅了出来。”
隱婚市長 明月兒
“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这是每一个孟山都员工内心的疑问。
因为就在一夜之间,所有人看待自己的目光都开始变得不同。
家人频繁的打来电话,追问有关PCBs的问题。
邻居们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指指点点的讨论什么。
还有一些更为激进的人,向停车场泼洒油漆,大喊着‘刽子手,屠夫,杀人凶手。’
曾经引以为傲的收入和工作。
突然让自己成为罪人,接受他人的审视、责备和敌意。
自己良心的谴责和折磨,甚至对人生产生质疑。
没有经历过同等暴力的人,是无法想象这种无形的压力会有多么的可怕。
三国之帮爹当军阀 终南道
它比有形的威胁,刀剑、子弹都更为锋利。
直刺心脏,渗入骨髓乃至灵魂。
令人不得安宁!
公司紧急召开会议,开始以各大报业沟通。
想要让对方停止或暂缓报道。
其中,汉尼的上司就负责与全球报业巨头,全美最大的报业帝国。
LANC,洛杉矶新闻集团洽谈协商。
在预约会面无法成功的前提下,一行人直飞洛杉矶。
只是,他们连哈里·钱德雷的面都没见到。
“小姐,请问钱德雷总裁有时间了吗?”
上司不安且暴躁的拦下一名助理,表现的像个莽夫。
汉尼想要制止他,得到的是一声‘滚开’的警告。
“先生,请您保持冷静。”童佳欣缓步后退,示意他冷静些。
谁知对方猛然冲上来,抓住她的肩膀用力晃动,面目可憎的喊道:“冷静,你叫我该如何冷静?”
“放开我,保安。”童佳欣呼喊保安,同事们闻讯赶来。
看到有人围上来,对方猛然推开童佳欣,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而被他推开的童佳欣,却一头撞在墙上。
“乔伊,偶买噶…她流血了,快送她去医院。”
“保安,保安,在这里,就是他们。”
保安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控制现场。
汉尼上司所带领的团队变得紧张起来,本人也连连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证,这是意外。”
“出什么事了?”
听到动静的哈里·钱德雷赶到,人群自发的让出一条通道。
对方想要上前,却被保安强行控制。
哈里只是冷漠的看了对方一眼,穿过人群。
接着,他的瞳孔就猛然收缩到极致。
‘该死,F-K。’
“让开,都让开点空间,让她呼吸。”
“医生,应急医生在哪儿,找到他,让他立刻过来,现在……”
如同雄狮般暴怒的哈里·钱德雷,令所有人望而生畏。
九龙法师
人群本能的散开,给他让出足够的地方。
正在办公室里听摇滚的医生,在得知情况后。
提着自己的医疗箱,连滚带爬的赶了过来。
問君今夕是何年 小弟koujhy
“钱德雷总裁。”
“别看我,伤者在这里。”
都市最強仙醫
……
40分钟后,童佳欣在两名同事的护送下被送往医院。
前夫情難自禁
哈里·钱德雷留了下来,他还需要处理眼前的局面。
“这名先生,冲到我的公司,打伤了我的员工,并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我要向他提起正式诉讼。”
“我怀疑他动机不纯,孟山都公司想要借此来暗示,如果我们继续报道真相,就会有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一通大帽子,扣的汉尼心惊肉跳。
至于他的上司,早已瘫在地上,不停的说着‘不,那是意外,是意外。’
没有人会听他说什么。
在洛杉矶,LANC不是最有钱的公司,也不是最大的公司,更不是最具潜力和创造力的公司。
但它却是全美最具影响力的公司。
直接掌握着全美三分之一的喉舌,间接影响力能够占据到半个美利坚以上。
现在,有人在哈里·钱德雷的地盘。
通靈鬼泣
打伤了他最欣赏的员工,这件事真的是可大可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