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不收,再者说了你不能给朕创造出利益朕也没这个闲情逸致带你。”
只是看着你小给你提点一二,没想到这直接蹬鼻子上脸想让他带个徒弟。
他到底有没有明白这屋里的是什么人物?
“陛下,您想要什么。”
“朕想要国泰民安,盛世大秦。”
这话说的,场面话谁不会说,谁不向往个盛世。
“陛下,您相信我,只要有人带我一定会予你千万种回报!”
就这么一个小孩,说话的时候像是激起千层浪,不求什么都懂,但是他这个决心是很多人都没有的。
重要的是,决心。
“呵,之前躲在朕殿中想做什么。”
他可知道,这孩子可是不动声色的就溜进了自己的宫殿,这现如今自己的宫殿都能被一个小孩子踏足!
这外面这群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吃饱了撑的吗。
“陛下勿恼,我也深知这大秦的规矩,顺势从那机关造物之处捎带脚拿来一把锁。”
仙湮诀 北溟神祀
拿锁做什么,他是觉得自己皇宫这么缺一把锁吗。
“然后?”
“陛下您好生看看这把锁,蜘蛛留六手,攀在这门上可是最难弄掉。”
这玩意儿贴在门上怕就不是锁了,直接就成了个瘟神,吓跑别人的那种。
“正经点,朕要叫人了。”
月归处
那孩子终于隐瞒不住了,直接变换身形就打算去他旁边造作,想他好歹也是黄境界,怎么还打不过这一个手无寸铁的皇帝不成。
还真就想错了。
一个铁血手臂,直接就把这小孩按在地上就跟玩儿一样。
“有没有人告诉你,现如今如果说没力气只有功力是没用的,而且你这个小孩太浮躁。”
太浮躁,心急是做不了大事。
所以为什么从头到尾赵信一直在给他破防。
让他没了这等浮躁的心态平定下来大概也就差不多了。虽说对这个孩子来说很难。
“朕,远比你想的还要深藏不露,来这儿到底做什么。”
顺势看了看他倚靠的方向。
想偷干将?
“没,没有,君子怎么可能会做这等小人之事!”
他结巴了。
梗着脖子也是结巴了。
东莞打工妹二十年风雨人生
修仙大霸主
赵信不以为然,见既然有这么多人想偷倒还不如找人给仿照做几个假的扔在这剑架子上。
也省了这一天天都往那边看。
“行了,现如今你也查探了,这干将确实没放在我寝宫,再者说了朕现如今没杀你也不是心存怜悯。”
而是现如今还不想沾血。
若不是把持着对臣子要稳的信念,说实在的这个小屁孩直接就被担架抬出去了。而且是五马分尸的那一种,保证分割的完美。
“还不快滚在这儿等着朕掐死你。”
这孩子越发崇拜赵信了…
都市 超级 医 圣
围棋好,还会博弈,还会指点江山,还会列阵,兵法熟读。为什么这君主都会有的气质就他没有,因为他是个孩子吗。
派他来大秦难不成是要跟着大秦王学习的吗。
之前做储君位于东宫每日都是学习,捧着书本,身旁三位年老的讲师。虽说是抽考必过。但是陛下从来没打算让他碰过阵法。
甚至压根就没有上手的机会。
虽说不知道父王的想法是什么,这送自己出来又是为了什么。
表现上说谁夺得这干将剑矢就把东西赐予谁,而私底下又告诉他这剑矢在大秦皇宫。
而这大秦王谁不知道出了名的暴戾。
虽说不知道自己父王把自己派遣到这究竟是为何,但是拿不到这东西也是继承不到王位的。
我的极道男友 紫月君
再者说了,现如今父王也算是身体硬朗。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退位。
难不成真想着凑齐干将莫邪的剑矢再打算退位,那他倒是精明。这所谓的干将莫邪两把剑都被拿走。
“若是想让朕接纳,那你就进这天策军,若是一场战役下来不死朕就能派人带你。”
派人带你,但是这其中内里的精华还得是自己学习。
毕竟师徒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是陛下,是让我做将军还是…”
想得美,让你做将军还不得让我国家全军覆没。
“从基层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没听过?”
“是!”
他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答应了什么,好家伙给别人做兵啊,这生死谁管得着你。这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端…
“去吧,朕挺欣赏你。”
求職 陷阱
而此时,天策军。
山上吵嚷着,见一猛虎从这驯兽场倚靠这空隙几近钻出来,这刀剑什么的只要不是一击致命估计还会引怒这老虎直接窜出来咬人。
“将军,这如何是好!”
赵双双也是旁观,也没有想上去的打算。
“用网,勒死。”
那群人叽叽喳喳,哪儿有半点想要上去的感觉。再者说了这可是猛虎,稍有不慎这咬了一口可就是离死不远着呢。
离死不远啊。
“这现如今…再者说了可是皇家的猛虎,咱们杀了是不是有些。”
其中一人试探。
“怂蛋!让开,本将军一人来便可!”
还没等到拔出这剑矢,旁边飞出一把剑矢稳准狠插到了那老虎的脑子中间。
猛虎只是呜咽,随后就闭上眼睛…死了。
“是谁!”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人可也是算绝顶高手,一把剑矢直接就能隔空杀人。
而且这老虎死相也不算惨烈。
“现如今这天策君在哪儿?我飞身了半个皇家训兽场也可算是找到人影。”
这…这等世外高人找他天策军作甚?
“将军找您的,谁知道又有什么话可说。”
“是皇帝所派遣来的还是怎么?”
“陛下派遣而来。”
这至少是在别人领地中自己太过猖狂倒是也不好。
所以说完话之后,看看对面那将军的眼神。
见毫无异色便悄悄的松了口气。
“这…先锋先生,你确实有本领,不加,但是这军队中也不收小孩子,你生得如此小怕是只束发吧。”
“是只束发,再过时日便可达弱冠。”
校园界灵
大概十五六岁的年龄却生的如此技艺。虽说束发之年学会诸多倒是不假,但是这人…技艺了得!
从飞身前来便可看出这人确实是有两把刷子。
这么小就达到了如此的成就也算是…
“陛下是怎么对你说的。”
“陛下曾说让我来天策军,说有人会来带我。而只要我跟你们打赢了一场战役便会有人手把手教导我。”
太单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