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轰~~~!!!
一声巨响,夹杂真元如狂涛骇浪般向四面八方溅射!
周边的世界树树叶都随着剧烈真元的震荡而随之瑟瑟发抖,无数树叶抖落而下。
云天顶兴奋狂喜。
这里是内门,昆仑已再无人……而且就算有人,也不敢轻易闯入这内门里来。
也就是说只要防备着这方正逃入这道古怪的缝隙之中外,他可谓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全力以赴之下,一招足可轻易要了这小子的性命。
哪怕是面对一位凝实境的修士,实力之强几乎可以达到彻底碾压,但云天顶面对方正却仍然全无半点大意或者疏忽。
这小子邪气的很,当年还在洞虚境界的时候,就能屡屡让自己吃瘪,在他身上自己愣是占不到哪怕半点便宜。
如今虽然已经确定了绝对的优势,但他却不敢给予方正丝毫的侥幸……
全力以赴。
蜀山道法,在他手中却是阴诡如鬼魅妖法,阴气森森。
一道又一道冰冷强绝的剑气在方正身侧爆发,浩瀚真气如烟如海,密集万千,让人根本躲无可躲。
豪門闊少,我愛妳 狐小懶
全力出手,威势之强,惊天骇地!
世界树下。
纵然面对实力远远凌驾于自己之上的炼真大修士。
方正却也是丝毫不显势弱。
白垩飞剑流转,剑气与周遭灵气形成完美共鸣,化为一只狰狞的巨大剑兽,撕咬摆尾之余,将那剑气尽都斩击粉碎,虽身躯庞大,难免会被对方的剑气袭伤身躯,有些剑气更是透体而过,直袭方正要害而来。
方正却面色不变,只消能抵御那云天顶的脚步不让他逼近,散余剑气自会被九炼荒砂轻松格挡在外。
白垩飞剑与九炼荒砂一近一远,一攻一守……配合的完美无间,且白垩飞剑更是蕴含极强辐射之意。
强如云天顶,也能感觉到那把看似绝美的飞剑之上所沾染着的诡异气息,好似只要沾上些微,便是难逃一死一般。
穿越成了小和尚 丈耳
瑶光女仙
只是绝对实力到底还是差距太大,若非九炼荒砂的防护,恐怕他早已经被云天顶的剑气伤至体无完肤了。
而直至此时,方正才算是明白……原来云天顶成为魔道之主这么多年,所仰仗的,竟然大多还是蜀山功法,只是不知怎的,搭配上了一些极其特异的变化,变的诡异绝伦。
但就算如此,方正仍然能察觉到他的真元本质,与他其实并未有太大的区别。
《九转玄想》!
只廖廖数招,两人便已经摸清对方真元与自己乃是同源。
“嘿,想不到清儿竟连《九转玄想》也提前传给了你,可惜,你若能至炼真境界,也许还能有逃脱的生机,可惜啊,如今你没有机会了。”
云天顶嚣狂大笑,法诀搭配剑指。
虽无兵刃在手,但剑气弥漫万千,在他身周如剑轮浩瀚轮回,所过之处,破碎虚空。
纵是赤手空拳,面对白垩飞剑却也是占尽了上风。
方正几次想要越过云天顶冲进那异次元裂缝之内逃脱……却都被云天顶死死挡住。
他不知道对面到底是什么。
但这方正既是从那里来的,那么就绝不能再让他回到那里去……就在这里,就在这世界树下,将其彻底斩杀。
绝不能给他留半点侥幸生机。
云天顶再无半点留手,真元陡然间大变,剑气亦随之从之前的锋锐邪异,变的恢弘大气。
每一剑都好似涤荡寰宇澄清一般。
剑之所过,灵气尽都被切割殆尽,天地之间,一道道波纹裂痕闪现。
好似连空间也承受不得那浩荡破碎的剑气。
“苦修昆仑功法百年,却从不于人前施展……方正,今日里,你是第一个见识到我昆仑寰宇宝典之人!”
云天顶眉宇之间闪过凶戾之气。
为杀方正,他已是不惜一切代价……那无边无际的锋锐剑轮席卷而过。
好似天地研磨,直接将白垩飞剑的剑气吞噬殆尽,连带着方正也给卷入其中。
密密麻麻的金属交鸣之声,伴随着空间震荡,世界树亦随之瑟瑟发抖……炼真大成之境,这云天顶俨然已经无限接近化神之境,在玄机突破化神的当下,单打独斗,恐怕当世没有任何一名炼真修士可堪与之匹敌。
一时间,护在方正身前的九炼荒砂随之星砂碎屑横飞。
流氓天仙 永夜
完整的荒神圣骨,连化神之境亦不可破。
但九炼荒砂所融的荒神圣骨终究只是被玄机打破的碎片,此时竟已有吃不消之感。
好厉害!
方正只感觉自己好似陷入了泥沼之中,周遭剑气实在是太过密集,让他几乎动弹不得……
果然,若是凭借我本身实力,与他交手能撑过十合便已经是天大的侥幸了。
再撑下去,必死无疑!
想着,方正毫不犹豫的取出战傀手环,已是召唤出了云浅雪。
黑影浮现,立与方正身前。
无垠浩荡剑气层层叠叠,纵横交错,如剑网将这方天地尽都笼罩其中……但随着云浅雪的出现。
剑气锋锐无敌,陡一遭遇化神之力,却如春雪遭遇夏日,眨眼间便已经尽都消融殆尽。
这必杀的一招,随着云浅雪的出现,
“哈哈哈哈,浅雪,你终于把浅雪还给我啦!”
剑气被破。
云天顶不怒反喜,看到云浅雪出现,虽然她帮他抵挡了致命的一击,但他知道,他的控制权在他之上。
战傀手环取出。
云天顶长笑道:“浅雪,回到我的身边来。”
“你休想!”
方正同样举起了战傀手环。
云天顶自得大笑,他精研战傀之法门,自然知晓战傀手环原装效果最佳,后配不是不行,但到底逊色原装一筹。
浅雪不知为何畏惧这方正无比,但只要他不命令浅雪攻击方正……当初化神修士被一小儿活捉之事自然不可能再有发生。
这方正狗急跳墙,已是被逼的没了办法。
倒也对,他不过是有些机敏而已。
如今真正真刀实枪的亮剑较量,他如何是自己的对手?能撑过廖廖数招方才疲软,不得不放出浅雪助阵,已经是相当了不得的能耐了。
大笑着以真元输送手环,正准备向云天顶进击的云浅雪脚步蓦然间一顿,怔住了……看看方正,又看看云天顶,似是陷入了迷茫之中,若非是被方正强拉着手,恐怕已经忍不住往云天顶的方向去了。
而就在此时。
自云天顶背后。
一道人影已如鬼魅般悄然欺上。
云天顶注意力尽都集中在方正与云浅雪身上,哪里料想的到方正第二次所握手环,早已经非是云浅雪所持的手环。
加上在这内门之中神识完全失去作用,他竟未曾发现……月海早已经隐身藏于剑气浩荡之中。
如今得了方正的指令,突然出手。
本源本体尽都合为一体。
直向着云天顶后背汹涌而去。
直至本源将至,云天顶方才察觉有异……回头一看,目光正与月海那张老脸面面相觑。
他瞳孔一缩,已是惊了一跳,但看她眼神呆滞,分明也是战傀。
第二具战傀?!
終極壹家之可能妳還愛我
糟糕,上当了。
只来得及在身周布下一阵真元防御,他便已经直接被月海撞中……而背后,亦是有大量砂石缠绕而来。
九炼荒砂化为绳索,将云天顶牢牢捆入其中。
伴随着方正得计的大笑声。
“岳父大人,今日里,小婿请您荒界一生游,有去无回的那种!”
说罢,一人强拉,一人强推……
云天顶为防止方正进入异次元裂缝,守的极近。
哪知从一开始方正就没想过要跟他拼命。
猝不及防之下,三人已经滚做一团,直接滚进了异次元裂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