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
闻到这淡淡的香味袁州就知道这个木头的材质还算是不错,可以专门用来作为衣柜的主材料,保证衣服放在里面不遭虫蛀,防潮防腐,效果还算是不错,尤其是面前制作这个箱子的木头年限更是相当可以。
袁州说不错的木头自然是真的不错了,至少看看那油亮的光泽就知道了,再加上田鹏浩一副看到心爱女人的架势,就知道他很宝贝了。
“嚓”
田鹏浩看的其实并不是箱子而是箱子里面的东西,并没有迟疑,他摸了摸箱子就直接打开来,露出里面的内容。
今天田鹏浩穿的就是之前他挑的那身赭红色的唐装,别说小老头穿起来还贼像那么回事,至少看着年轻了那么三五岁左右,不止衣服的颜色十分衬人,就是剪裁的样式那些也十分跟他本人贴,看着就像是精心设计的一样。
其实也是精心设计的,田鹏浩能够上身的衣服绝对都是经过苦思勾勒的,没有例外,不然严军昌也不可能一直觉得他很讲究了。
不讲究的严军昌此次也是讲究的,穿的也是田鹏浩给他挑的一件唐装,比起西装革履来说,穿着唐装的严军昌更让人觉得亲近自然,很有亲和力的样子。
惡魔,強搶來的老婆
凤驭江山:和亲王妃 云深无迹
跟袁州一身利落的窄袖汉服坐在一块还挺搭的。
本来田鹏浩的衣服颜色已经算是比较鲜艳了,但箱子一打开,露出里面的一片红,立刻将之比下去了。
朱红色的颜色,很是庄重热烈,即使放在箱子里也掩盖不住其颜色带给人的感觉。
袁州就有点懵,“这是来送衣服还是推销衣服的?”
自成名以来,说句要脸的话,那真的是隔三差五就会有人找袁州推销或者是代言自己的东西,上到化妆品,洗发水,下到什么锅碗瓢盆都有,但是还真的没有衣服,唯一有的一个是之前有人来找袁州想要请他拍一个内裤的广告,被袁州利索拒绝了。
开玩笑他可是为殷雅守身如玉的人,怎么可以随便去展示自己的八块腹肌呢,他腹肌完美的程度绝对会吸引别人的眼球,引起大家的注意的,为了他的生命安全,袁州觉得这个口子不能开,要欣赏,可以让殷雅在家偷偷欣赏好了。
但是这个箱子里面的一看就是衣服,而且就这折叠的样子特别像是汉服,袁州就觉得不是来推销就是送给他的。
再來壹次,妳還愛我嗎?
事实上也是这样的。
傻妃也逍遙
田鹏浩怜爱地看了看箱子里的衣服没有急着将它拿出来,而是转向袁州道:“袁主厨你好,我叫田鹏浩是一个服装设计师,我的设计方向一直是希望将古典文化融入设计中,设计出独属于拥有我们华夏风格的衣服,这件衣服就是前不久米兰服装设计周展中获得金奖的衣服,我觉得没有比袁主厨更适合的主人了,因此特意拿来送给袁主厨的。”
看着袁州似乎想要拒绝的样子,田鹏浩立刻补充道:“这个也算是为袁主厨量身定做的,是我无意间看到袁主厨在个人展上穿着汉服展现出来的风采得到的灵感,没有经过袁主厨的同意就私自设计了这件衣服,还请袁主厨不要推辞。”
说着也不等袁州拒绝,直接小心地将衣服从箱子里拿出来,展开,刚刚叠放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注意到,这一拿出来就发现这个衣服不简单,不光是颜色好看,就是上面的花纹也是很突出的,朱红色上面,一朵朵半开未开的白色莲花随着田鹏浩的动作徐徐绽放,恍惚间似乎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莲香一样。
襟边袖口还勾勒着白色的莲纹说是给袁州量身打造的,袁州这么打眼一看倒是真像,毕竟小店的店花就是莲花,平常袁州穿的衣服订做的时候都是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莲纹的,但是没有这一件这么华丽。
田鹏浩作为知名的设计师,而且还是华夏最顶尖的几位之一,自然是有其独到的地方的。
这件衣服看似是宽袍大袖,实际上仔细看看就会发现跟一般的礼服不一样,同样有五层那么多,因为衣服材质的原因,每一层都很轻薄贴身,加上袖口和下摆的长度是经过精心计算的,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累赘,不止是可以穿着参加一些重要的场合而不显得失礼,也可以穿着做菜什么的,也不会妨碍到人的动作,非常符合人体力学,美学等的标准。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袁州倒是不懂设计衣服的那些弯弯绕绕,唯一接触的多的,就是以设计婚纱出名的墨昀了,尤其是偷摸着在给殷雅设计婚纱呢,接触得还算是频繁。
婚纱跟汉服肯定是两个概念的,袁州不是很懂,但是不妨碍他看得出这件衣服的方便的地方。
“田老太客气了,这件衣服我很喜欢,这样既然田老想送,那么我请田老吃一顿饭当做回礼这应该没有问题吧。”袁州道。
他确实很喜欢这件衣服,虽然是他没有穿过的颜色,但是看起来就很好看,而且什么莲纹莲花之类的,说是专门给他设计的也是真的,他要是不要的话,肯定会浪费田鹏浩的一番心意,作为尊老爱幼的五好青年,这种事情肯定是不能干的。
再加上实际上田鹏浩这个名字他在墨昀老爷子的口里听说过,知道这位也是设计界的大拿,人亲自给你送衣服,还是根据你自己的气质设计的,要是不要确实不太好。
直接拿肯定是不行的,他袁州就不是这样占人便宜的人,作为厨师回请一顿饭什么的也是基本操作,也还算是拿得出手。
果不其然,田鹏浩一听到袁州请吃饭嘴里自动回想起了之前吃的火锅的美妙滋味,真的是让他吃得肚儿圆的同时又是十足的享受,不过很快他就克制了自己想要冲出口的话。
“咳咳咳”
干咳两声以后,田鹏浩搓了搓手,脸上带着略微夸张的笑容,给他带朵大红花,都能走街串巷给人说媒了。
他本人倒是没有这样的自觉而是两眼带着光芒地紧紧看着袁州道:“其实这个衣服是我的诚意,请吃饭什么的还在其次,我主要是有个不情之请,倒是希望袁主厨能够答应。”
大约是有些不好意思,田鹏浩虽然还算是顺溜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但是具体的还是没好意思直接说,而是看着袁州看他的反应,那样子倒是生怕他不高兴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