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倒气?
这可是濒临死亡了。
左小多立即停住了脚步,闪电般到了两人身边,掌心贴着补天石,在独孤雁儿手上拍了一下,随即在雨嫣儿手上拍了一下,道:“怎么了?怎么了?我看看。”
他的动作非常快,更兼隐秘,在场众人完全没有人看清个中细节,顶多也就只是知道他过来看状况了而已。
余莫言与李长明急忙指着身后伊人;“刚才她……”
转头一看,不由见鬼一般的张大了嘴巴。
只见两女貌似虚弱的睁开了眼睛,艰难的喘息了片刻,旋即气息渐稳,诧然道:“我……我没事了?”
女孩的成長日記 靜雲兮
余莫言与李长明面对这一幕,一下子愣住了,傻眼了!
这……这是咋回事?
两人虽然不算什么老江湖,但是一路修炼到现在,那也是修行行家,至少对于人的身体状况,生死情况,尤其是濒死状况,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判断错误的!
更别说两人同时判断错误,更加是……反正就是不可能判断错误!
刚才分明已经是即将咽气,随时一命呜呼的样子了,现在怎么会……突然间就没事了?
甚至连雨嫣儿与独孤雁儿两女自己,此际也是迷迷糊糊的,她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自身重伤昏迷,已经是弥留状态,意识迷茫,一口气上不来就要玩完……
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抵就是身体蓦然一暖,醒了过来。
至于为什么醒过来,却是根本不知。
左小多怒道:“有你们俩以生命本源护着她们,怎么会死?话说你们俩也真是胡闹……幸亏受伤不是很致命,否则,她们俩没死,你们俩的生命本源先一步耗光了!想要做一对同命鸳鸯吗?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随即一声暴喝:“还不放下来救治,抱着就这么过瘾吗?等好了再抱不行嘛?你们这一个个的就不能照顾一下单身狗的心情吗?撒狗粮很好玩吗?”
余莫言与李长明都是面红耳赤,赶紧依言将两女放下来。
两人都是用生命本源连接着两女,这一点倒是真的,所以才能及时感觉到对方濒死的情况。
但这个两女本身却是不知道的。
一听这话,哪里还不知道是李长明与余莫言用生命本源护着自己,一旦自己死了,或许两人也会因此命元大损,登时忍不住心中一片暖意。
独孤雁儿脸上一片羞喜,一副人生至此夫复何求的样子。
而雨嫣儿那惨白的脸上,却也猛然间升上来一片红晕。
悄悄地看了看旁边的李长明,只见这货一脸的憨厚,胖乎乎的脸,充满了富态的感觉……却又是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俏脸不禁更红了。
狂域大陆 拉肚子的西瓜
左小多立即上前施救,道:“把我的这个药水,给她俩喝下去,然后,这丹药……服用下去;还有你们两个闪远点,换我来输送灵力。”
仍旧是将补天石扣在衣袖里,伸手搭上雨嫣儿腕脉,将一股精纯的生命源力输送过去……
片刻后,换成独孤雁儿,同样的如碗照搬,同样处理。
第壹女仙by錦繡葵燦 錦繡葵燦
如此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两女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一半。
左小多也不为己甚,即时收手,皱着眉头道:“虽然还是很虚弱,但已经没有性命之虞了,你们俩仔细照顾,将伤口好好处理一下……背着吧,抱着也行。”
雨嫣儿挣扎道:“我……能走……”
左小多严肃的道:“别跟我逞能,老实跟你们说,你们俩此次都伤到了本源,若是再逞强,这辈子的前途,可就毁了……”
雨嫣儿与独孤雁儿登时被吓到了,不敢言语了,乖乖的任由李长明与余莫言将自己抱了起来,却又忍不住小脸儿一阵阵的泛红。
心中砰砰跳:“我真的……伤到了本源?”
余莫言那边还强点,李长明这边抱着雨嫣儿,感觉就似乎是抱着一团棉花一般,一时间,感觉哪儿都是柔软的,脑袋浑浑噩噩,脚下高高低低,倒好像不会走路了似的……
战略特勤组 李氏唐朝
妈呀,我这辈子第一次抱女人,原来抱着女人这么舒服……
李成龙道:“左老大,你来看看冰蛋儿……”
紅娘有喜
左小多看了一眼,过去在项冰肩膀上拍了一下,翻个白眼道:“冰蛋儿啥事儿都没有……你想要干啥?反正你俩是啥事儿都干过了,你想抱着就抱着呗,还找啥理由,用不着的……”
项冰的脸刷的一下子变成了大红布,大怒道:“左老大,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羞怒交加之下,当场就要发作,却浑然没注意到自己的伤势,居然已经好了大半。
李成龙也是满脸通红,怒道:“左老大,你,你乱说什么!我……我和冰蛋我们……”
他本来是想要说:“我们是清白的!”
校內諜戰
但想了想到底是心虚,无法抹杀良心说话,干脆龇牙咧嘴道:“我们是夫妻,还用得着你说么?”
“这脸皮……啧啧。”
左小多又为其他人看了一遍。
却又着重的再看了一眼独孤雁儿,面上泰然,心下却又一重忧虑纷扰。
以相法神通的判定来说,独孤雁儿命格阴阳分明,死劫不免。
这一次进来历练,是有性命之忧的,但是自己用补天石给她疗复了一次,与消弭了一次死劫无异。
但她身上尤其是面上流动的灾厄之气,却仍旧没有消失。
始终在她脸上游曳着;而且还是那种并不固定的状态,固然能够一眼看出来的,却时而分散,时而聚集,时而挪移……
这种情况,可说是让左小多这位相法大家,开了一次眼界,一时间难有定论了。
很明显的,余莫言身上的气运,帮助独孤雁儿压制了一部分灾厄;而自己的补天石,也为她压制了一下灾厄……
但她身上的灾厄太大了,也就是所谓必死之格,却因为层层外力干扰而变成了在生死之间游曳游离的格局。
而这种情况却也导致了,很难看得出来什么时候再有灾难;或许什么时候,遇到好事儿,就能驱散一些,或许什么时候,有什么影响,反而会加重一些。
究竟是会往哪一方面偏移,左小多也说不好,难有定论。
就只能是,等出去再看看好了。
这种必死命运无法消除的面相,左小多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救她一次,只是延缓了一下而已……
怎会如此?
左小多看着余莫言,这家伙本来孤僻的不得了,养成的这种性格,又是很极端,本就很影响自身气运。
但是现在遭遇朋友,收获爱情,这货脸上的气色也开始有些变化了。
左面看上去吉星高照,气运昌隆;但右面看上去,气运涩败,鳏寡孤独。一生孤零零的光棍相……
“这两人的气色面相真是……”
左小多暗暗的记在了心里。
这可是要出大事儿的节奏!
等出去之后,一定要注意余莫言之后的消息。
也许一不小心,便是终生憾事。
事关自己的兄弟,左小多那会轻忽。
半晌后,众人的伤势终于恢复了许多;左小多才问起来:“现在说说吧,到底什么事?你们这段时间到哪去了,具体个怎么情况!?”
“这段过程玄幻离奇,我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从头说起,但最重要的一点事,大家是为了保护我而付出了太多太多的……”
李成龙脸上尽是惭愧之色。
婚寵告急:陸大少請止步 瀟瀟子規
他是众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个,本应该出力保护众人的。
但是,大家进入那座乍现的大妖洞府之后,大家都在致力于争抢这座大妖洞府的宝贝……
一路激战,都是星魂占据上风,在这巨大的宫殿之中,众人不算厮杀;不断地往里突破,连续战斗,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
然后在那一天,在又一次的爆发中,终于打破了内门的禁制,显露出这座洞府之中真正意义上的大妖传承!
亦是在那一刻,所有人都疯了。
尤其是处于最中间位置,那颗一看就是顶级宝贝的璀璨明珠,首当其冲,被众人争夺得最为激烈。
李成龙的实力在在场众人中堪称最强,自然是第一个冲了过去,将拦路的多名道盟天才尽数打退,更用染血的手,将那颗明珠抓了起来。
而亦是在这个瞬间,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变故!
这个意外的变故,几乎令到星魂方面的众人全军覆没,一朝尽殇。
在李成龙抓起明珠的那一刻,明珠上突然爆发出来强烈至极的光芒,夺人眼目……
然后……然后李成龙就完全不能动了!
那一瞬的李成龙,便如俎上鱼肉,任人宰割!
而最先注意他异常的项冰反应神速,第一个上前来到他的身边,尽力周护,然后又有余莫言和项冲,也冲上去护持,将李成龙保护起来。
而随着李成龙陷入异状,由最强战力沦为一个全然的被保护者,道盟与巫盟眼见便宜,联手冲击。
项冲项冰雨嫣儿余莫言独孤雁儿等……所有星魂人类武者,聚集在李成龙左近,竭力抵抗。
而失去了李成龙这一最强战力,更要分心护持他,还要同时面对巫盟道盟联手合击,星魂方面众人登时陷入到惨烈到了极点的生死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