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时间往前推移到12月1日。
由于人类已在绿洲星彻底站稳脚跟,安德烈适时调整守备策略,开始在绿洲星附近一光年范围内大面积散布智慧战械型战争堡垒。
这些堡垒平均直径二十二公里,体积庞大,但却仅需数百名乘员。
其主要的侦查与组成第一道防线的功能,均由各型无人舰船完成。
康熙国策顾问 布老虎吃人
自无名舰队出发以来,已经许久不曾体会过如此阔绰的日子。
在其他兄弟部队既羡慕又膜拜的眼神中,绿洲联合舰队向兄弟们展现了一把什么叫暴发户,什么叫祖上有田。
能用智慧战械解决的,就坚决不上人。
但同时,为了提升军人们的战斗素养,各种高耗能的实战演习可着劲的上,让你们瞧瞧把全脑链接训练与实战完美结合在一起的真实演习是怎样的风采。
于是乎,这些堡垒舰除了得完成基本的布置大范围引力线曲率通道干扰,常规的三重空间侦查之外,还负担了大量的配合萌新战士完成训练任务的工作,这项工作被统称为脑链远程实战作训。
好巧不巧的,一名年仅八岁的小小少年侦察兵在远程实战作训时因为操作失误,在不该进入曲率引力线时误入通道。
正常情况下,这少年得被狠批一顿,但他远程驾驶的背景辐射波暴高能侦察机却猛然捕捉到了一丝极其隐晦的信号。
这辐射波暴高能探测技术,正是绿洲联合舰队首席科学家路广达与整个无名舰队首席科学家艾默生·科伯特刚刚联手完成的经典之作,可以大范围捕捉三重空间内极其细微的宇宙背景辐射变化,并将数据提供给智脑中枢模拟换算出大体模型。
大约十五分钟后,绿洲星这边的情报部门将一副模拟图呈递到安德烈面前。
这是个来历不明的稳定亚空间,在亚空间里,存在着一个总长达到八万余公里的巨大圆筒状物事。
镜仙
在这物事的周围还分布着大量飞蝗般的小型飞行单位。
“这疑似是一个超大型的毁灭级武器。其外形结构不符合复眼者生物科技的设计美学,应该是来自其他文明的科技。现在它的组装完成度已经达到50%,根据其附近工程舰船的动态,我们推测它将在三到四个月内组装完成。其具体杀伤力不详。建议立刻组织特战队伍前往清剿。”
战略参谋部与科学部很快得出如此结论。
安德烈从善如流,果断同时派遣出两支队伍。
其中一支队伍由精锐战士组成。
另一支队伍,却是由郑墨操控的五千艘超快速无人突击机阵列组成。
两支队伍兵分两路,分散前进。
在原计划中,真正的主站力是精锐战士,将会由这些人杀进亚空间,迅速摧毁敌人的大型毁灭级武器。
郑墨的无人突击机阵列的任务只是利用无须顾虑成员安全而获得的稍快的机动性先一步抵达亚空间的外层,将亚空间封锁起来,避免对方逃逸。
但没想到的是,在两支舰队刚刚行过半程时,亚空间就整个消失了。
很显然,有了伪人兵工厂被歼灭的教训之后,复眼者学聪明了很多。
收到前线送回的情报后,联合舰队指挥部内堪称哀鸿一片。
对方不可能在同一个坑连摔两次。
这次对方躲得只会更深。
没有伪人军团的话,人类也不可能再组建出巾帼营进行反潜伏渗透。
那么当人类下次发现这东西时,见到的必然只能是它轰出的炮火。
谁也不知道这玩意儿的威力有多大。
但哪怕不能瞬间消灭全部的人类舰队,只要成功打碎绿洲星的浆磁风暴层,对人类也是不可承受的重创,这意味着绿洲星基地里剩余超过80%的能源将会白白流失。
但就在外面已经为这隐患吵得不可开交,精锐战士组成的特战队因失去目标而不得不原地待命,一边等待新的指令,一边自行就地开启高强度侦查巡逻时,毫不知情的郑墨却依然继续着自己的“游戏”。
小郑墨只是在一觉醒来后发现任务内容发生了变更,就相当于游戏发生了临时更新。
原有的协同作战部队停止了前进。
那么就是这个双人任务提升了难度,变成了单人任务。
原定的目标地已经空空如也。
但“游戏”任务日志里依然显示着未完成,说明攻击目标依然存在,只是失去了踪迹。
这表示他必须靠自己的办法将消失的目标重新找出来,并独力歼灭。
小郑墨稍微提起了些精神头。
看来这次游戏副本的难度还真挺夸张的,设置了各种不利条件。
“不过,那就试试看吧。”
小脑袋瓜面对困境丝毫不惧,果断开动脑筋执行了新的策略。
电影空间 逆梦寒
他先十分认真的重新阅读了一下自出发以来的全部情报资料,试着在心中对目标物的动向进行揣测模拟。
许久过去,他并未确定目标物去了什么方位。
这并不奇怪,毕竟那么多科学家和情报人员一样一无所获。
随后他便让五千艘突击机呈伞面状散开,并同时使用前端的粒子机炮向虚空中射击。
通缉神秘小逃妻 琉璃
没有什么收获。
突击机又纷纷调转方向,朝着另一个方位发起一轮看似漫无目的的齐射。
如此这般持续数百次后,郑墨突然选定了一个方位,快速整合部队,然后开启对装备损耗极大的全面提速与多段折跃。
绿洲星中不具备唐夏傲舰队拥有的那种特殊材料,郑墨麾下的这些突击机使用相同强度的折跃,顶多只能支撑三天,并且将会对舰船造成严重损伤。
但郑墨并不在意,反正这也只是个游戏。
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三天之后,突击机阵列迎头撞破了一层看不见且感知不到的隔离层,进入亚空间。
经过一番高强度对抗,郑墨以损失掉绝大部分突击机为代价,再亲自微操着最后一艘突击机冲入这超大型毁灭级武器内部,成功引爆一枚低强度但却高杀伤范围的暗能量黑洞炸弹,刚刚好摧毁了这正在组建中的大型武器。
当消息传到安德烈耳中时,他正在紧急联系帝国本部,请求更多技术支援以找到敌机踪迹。
结果心腹大患说没就没了,安德烈整个人都迷惘了。
旁边的路广达还不知道真相,只在信息系统里看到了爆破参数,立马就着暗能量黑洞炸弹爆破外泄的信息分析道:“这应该是一个大型的空间撕裂炮,需要抵近射击,发射的冲击波会呈漫射状前进。就着这距离,它刚好能覆盖全部绿洲星。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能是对方的建造过程中出了意外,所以自己炸掉了。”
安德烈轻咳一声,“不是,是我们的人打掉的。”
“哈?”
路广达也懵了。
上海灰姑娘
后来安德烈与郑墨的母亲与成功完成任务,正美滋滋吃着难得奖励的烧烤的郑墨聊了很久。
许久后,安德烈悻悻然而去,他依然没能想明白郑墨是怎么找出对方的位置的。
郑墨只说,“我觉得任务目标肯定很害怕被我找到,所以我假装漫无目的的发射。但其实我一直在用炮火将对方引诱到那个方向。我感觉它可能到那边了,就全军出动啦。其实这任务也没那么难的样子。”
自此,智慧军团宣告成立。
立了大功的郑墨除了得到一顿烧烤之外,还得到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顶峰级智慧机师的名头。
但他自己依然不知道,只是觉着这游戏挺好玩。
时光飞逝,转眼又过去七年,抵达2955年。
唐夏傲那边的战略方针取得圆满成功,除大量歼灭复眼者的主力部队之外,还打掉不少援军,并且也建起了半个桥头堡基地,扩张出不少装备来。
不过绿洲星这边才是真正的突飞猛进。
在这七年间,联合舰队完成了太多事情。
大中型舰船的数量已经达到了恐怖的2.5亿艘,人口规模则增长到了接近二十亿。
天洞也被加装了介质引擎与超大型曲率引擎,变成了个巨大的战争堡垒,可以跟随舰队移动。
可惜此时浆磁风暴的能量即将耗尽,已经不再稳定,时不时的发生剧烈震荡,已有摇摇欲坠之势。
还有,扩大防御阵线的覆盖面积后,联合舰队打掉无数复眼者的小规模袭扰,并且将作战思路进一步完善,执行了诸如行星级游击战、短距离虫洞隧道战、亚空间潜伏战、利用外部环境的自然战、故意卖破绽依靠天洞防御工事完成的绞肉机战等等无数种作战方法,积累了大量的敌后作战经验。
同时,联合舰队还成功俘获了大量复眼奴族。
绝大部分奴族都无法沟通,刚解冻不久便自行死亡。
死亡原因小部分为统一冻结力后的解冻,大部分死于复眼者植于这些奴族的底层思维中的枷锁。
很显然,这些奴族生物对冷冻技术的适应性比人类强很多,分析原因应为这些生命的思维复杂性均远不如人类。
但还有少部分奴族俘虏活了下来,并且撑过了人类的“思维解放改造手术”。
其中最大的惊喜,便是在一艘战力极强的“无人战舰”超脑核心中发现的老朋友——迷族。
我的古代小夫侍
不过科学家并未发现迷族的身体,只是找到了一颗很小的金属圆球。
一颗“活着”的迷族核心。
这位在千万年前就与人类祖先打过交道的老朋友,被复眼者改成了战舰里的一个活着的零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