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那段时间的觉对她来说就好像比死去还要难受,可是后来南意棠来了,她推开门的时候,橙黄色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她背着光朝着自己走过来,将他从地狱里拉了出来。
天降猫咪,我的祭祀小情人 喵了个汪
南意棠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而坚定,拉着她的手也是那样的温暖,把他从地狱拽回了人间。
可是后来也一样,是因为南意棠他从人间重新被踢回了地狱里,可是这个女人仍旧是在父母去世之后,她生命里唯一的一丝光。
穿越之撿到包子當娘親 火焰中的天堂鳥
“姐姐,你不能死,你不要再丢下我。”
风醉叶轻轻
高煜铭看着手术室的灯,喃喃自语。
南意棠终于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了,但是一直没有转醒,高煜铭有些着急,“她为什么还没有醒?”
“病人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我们找不到他吐血的原因,初步判断很有可能是因为情绪的刺激。病人的身体原本就不是很好,在受到极端的刺激之后一下子怒气攻心才会吐血,现在她还没有醒过来。我们感觉到他的求生意识并不强,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很有可能会一直睡着。”
“一直睡着是什么意思?她不会醒过来了吗?”高煜铭蹙起了眉头,医生这话让他很想打人。
“如果病人没有求生意识的话,很有可能会这样,你是她的家人吗?知不知道她有什么牵挂是放不下的,如果能用这个刺激她的话,应该会有助于让她醒过来。”
“放不下的牵挂?”
有,南意棠,当然有放不下的牵挂,那个孩子就是他现在最大的牵挂,高煜铭立即就让人把电话拿了过来,拨通了,“你们现在立即把电话拿到那个孩子面前,让他说话。”
蝎女王驾到 格格它娘
“我要回家。”小馒头眼泪汪汪的,也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被关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他实在是有些害怕,声音都是在颤抖着哽咽的。
“小馒头,你要是想回家,现在就乖乖听话。”
“爸,爸爸?”小馒头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他太熟悉高煜铭的声音了。
“你妈妈现在在这里,你现在赶紧跟他说话。”
“妈妈?妈妈,你在吗?我好害怕,我想回家,妈妈你快来接我吧。”
小馒头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充满了无助和害怕。
南意棠终于有了一些反应。
新郎舊夫 安曉溪
“这个方法对病人有用。”医生说道。
“可是他为什么还是没有醒?”高煜铭有些不放心的抓着南意棠的手。
“这些方便的刺激能够促使他快一点醒过来,并不是说马上就能见效,如果能够经常让这个孩子跟他说说话的话,就会牵动她内心的一些情绪,让病人早一些振奋精神醒过来。”
“我知道了。”高煜铭转头出去吩咐自己的手下,“你们现在马上派车去把那个孩子给我接过来。”
“把孩子接过来,可是上头的吩咐谁也不能够轻易动那个孩子,万一要是怪罪下来,我们这……”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高煜铭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我让你们现在把孩子接过来,你们是我的手下,就得听我的,至于上头是什么意思,就算他们有所怪罪,责任也是我来承担,用不着你们管那么多。”
对高煜铭来说,没有什么比南意棠更加重要的了,在任何有关于南意棠的事情上面,他的选择从来都只有一个。
“是。”跟着他时间久的人,自然都知道他的脾气,他听不进去,手下自然也就不再说了,立即乖乖的去接孩子。
高煜铭回到病房,看着南意棠苍白的脸色,心里面很难受。
名门宠婚,首席的情意绵绵
火影之掌控六道 壹絕
“姐姐,我这么喜欢你,可是你为什么讨厌我呢?我做错了什么?我就是想跟你在一块而已。你为什么可以跟别的男人在一块儿,却不能接受我?”
高煜铭说着说着越发觉得有些委屈,轻轻地拉着南意棠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旁,“姐姐,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快点醒过来吧,你不是想要见你的儿子吗?我把他接过来,等你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他了。”
被高煜铭打发走的几个保镖,可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总算是说服了看守孩子的人,把孩子给带了出来。
“我就说跟着这么年轻的老板都是有苦头吃的,你看他一碰到那个女人魂都没了一样,迟早是要出大问题的,上头的老板要是怪下来恐怕我们要跟着一起倒霉。”
“要我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我们老板那么年轻,也不奇怪,那女人的确是长得漂亮,我光是看了几眼都觉得心里痒痒,我从来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人,玩起来肯定得劲。”
“行了,你也就想想吧,你几时能够碰得上这么漂亮的女人?”
“不能碰,还不能想吗?”
我有一座冒险屋 我会修空调
两个人还在说着笑,突然前方有一辆车,迅速的开过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他吓了一跳,赶紧踩刹车,打方向盘。
“什么玩意儿,怎么开车的?”车子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停了下来,他们差点撞上去,开车的人不由得骂骂咧咧的。
“不好,恐怕是有埋伏,小心一点。”
他们从后视镜看到好几辆车开了过来,前后左右将他们围得严严实实的,完全密不透风。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这么多车?”
“是冲着这个孩子来的。赶紧联系老板,请求支援。”
目测对方来了不少人,就凭他们两个恐怕很难突出重围,更何况他们还带着一个孩子。
“外面的人听着,你们谁都别过来,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把这个孩子弄死,咱们鱼死网破。”
高煜铭还在医院里默默的守着南意棠,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他蹙了蹙眉头,拿着电话离开了南意棠的病房。
“怎么回事儿?让你们两个去接个孩子,怎么这么长时间不回来?”
“老板不好了,我们遇上麻烦了。”
“怎么回事?”高煜铭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我们接到孩子了,但是在路上被人给包围了,对方来了不少人,我们出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