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钱晨的阴神化身立身于东宫禁殿之中,身旁司马家大宗正的尸体,死不瞑目。
他以身为灵枢,镇压住了这件难得的铜殿法宝的所有变化。
“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司马懿祭炼此殿,镇压住了七星灯阵所指的北辰位,手法着实不凡!”
钱晨向铜殿外的七星灯阵望去,司马炎此刻的气息飘渺高远,距离元神只差一线。
“奈何司马懿终究没有算到此地的仙秦遗留,罗天仙器的本质,让武侯得以将一缕分神藏在罗天世界之中。这千般算计纵然精深微妙,也不敌一个活诸葛!”
七星灯阵之中,刘裕头顶的气运灵云不断被祭坛上一尊头戴冠冕,身穿帝袍的身影汲取,那是司马炎以神道之法凝练的阳神法相。
此时被他用来承载魔道诅咒污染的龙气,倒也是物尽其用,神道法相身上有八龙缠绕,每一条都吞吐着一枚纯阳龙珠。
至尊修魂
刘裕头顶守护仙汉余气的赤色剑影,在北斗星光不断的削落之下,终于破碎。
最后一点潜龙命格也被剥夺,化为一颗赤色龙珠,落在了帝袍法相身上。
龙珠汲取着大汉龙气,将那缠满了怨念的龙气化为一条伤痕累累的赤龙,环绕着帝袍法相盘旋,九龙齐出,一道道滔天气运从这些真龙口中吐出,落入身着帝王冠冕的神道法相体内。
祂的身影开始膨胀,道道金色的鳞片浮现在祂裸露的体表,两根犄角从脑后探出,司马炎所凝练,承载生民愿力的那尊皇帝法相吞尽了九龙之气,终于迈出了那道门槛。
阳神法相近乎完全重组了一遍,蜕变为一条天龙,浮现在司马炎身后。
如此,司马炎的半只脚已经踏入元神境界。
只消将这神道法相与自身炼化合一,便将真正的成就元神。
此时,已经惨败的魔道再无利用的价值,而正道也终究慢了一步,无力阻止司马炎。
费劲心机算进一切,利用一切,甚至不惜冒着南晋彻底落入世家所掌控之中的风险,所行此举,终于圆满。
此时的司马炎,也不禁志得意满,笑道:“吾!大晋武帝!将于今日证道元神,成就不老不死的仙人之尊!”
强横的气息充斥七星祭台,甚至让站在东宫禁殿之中旁观的阴神化身李太白都有些惴惴。
司马炎背后现出的那尊天龙法相,眼中神性漠然,仿佛在俯视着天下苍生,高高在上,蔑视一切。
天龙法相在半空盘旋了一圈,俯冲而下,冲入司马炎的肉身之中。
他的元神张开双臂,开始与神道法相的融合。
面孔和司马炎一模一样,仿若真人一般的元神,一点一点的融入天龙法相之中,让他忽然生出一种奇异的明悟,元神之中那道若隐若现,玄之又玄仿若众妙之门的门户,忽地清晰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长生不死!”
痴汉,捡起节操
司马炎闪念而过,随即元神一沉,朝着那一道门户撞去。
钱晨静静看着司马炎与神道法相,彻底的融合为一,嘴角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入瓮了!
他拿出了大圣雷音琴,横放在膝上,抬手轻拨琴弦,一声铮铮有力的琴音彻响铜殿,甚至传扬到了铜殿之外。
琴声之中杀气昂然,生生嘶哑,化为一道若隐若现,含而不发的剑气,抵在了司马炎的后心。
司马炎在那元神道门之前,恍然抬头,冷笑道:“广陵止息!”
“那又如何?嵇康,我终要成就元神了!你还挡得住吗?”
司马炎冷笑一声,终于迈入元神道门之内,神魂在这一刻发生蜕变,化为了元神的雏形,这时候,融入了神道法相的九道龙气,突然躁动起来,只见七星灯阵突然逆转,抽回了那道缠绕着斑驳怨念的大汉龙气。
失去了九分之一力量的神道法相,骤然跌落元神层次。
失去支撑的司马炎元神雏形也微微一晃,短暂的跌落了元神。
司马炎心中一沉,但并未绝望,他已经踏上元神,只要给他一息时间稳定一下,就算没有大汉龙气的支撑,他也能重新踏上元神。
届时无论那李尔还有什么算计,都要成空。
但铜殿之中琴声暂息,七星灯阵处却又有琴声传来,一尊羽扇纶巾的苍老身影,出现在了七星灯中。
七座巨大的石台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烛火摇曳间,照亮了那人的脸。
一点灯光若隐若现,熄灭……
投影在洞天之中的北斗七星,骤然扭曲了时空,只有司马炎凝视着那个身影,不可置信道:“诸葛……老贼!”
七星灯祭骤然扭转,星光落下,开始削去司马炎的气运命数。
司马炎绝望的震动东宫铜殿,想要稳定北辰,阻止七星灯阵的扭转之势,但钱晨的阴神化身坐镇其上,借助钱晨遥遥传递过来的法力,死死的压制了东宫禁殿的骚动。
这一刻,已经踏入元神半步的司马炎,终于能看穿他和钱晨的联系!
“原来李太白就是李尔,李尔就是李太白!哈哈哈哈……你该死!”
钱晨平静道:“司马炎,太上道尘珠在此,你何不来拿?”
司马炎无能狂怒,忽的打出了一道幽光,幽光跨过了重重阻碍,没入了李太白身上,钱晨只感觉真灵冥冥之中缠绕上了一丝诡异的气息,脸色瞬时一变。
司马炎冷笑道:“李尔!你身怀至宝,那些人是不会放过你的!我等着你,下场比我更惨十倍的那一天!”
“这道符箓,本是那些人交给我司马家,用于算计你的。奈何我贪婪过甚,为了图谋你身上的那件至宝,在三年前引你出来之时,未曾果断下手,以至于今日坏了我的大事!”
“但这一次,你将无路可逃了!”
钱晨凝视锁定自己真灵的那股气息,苦笑一声:“逐影破界符!”
“昔日我用此物追杀妙空,今日终于轮到其他人追杀我了!此符可以锁定我,跟随进入下一个轮回世界么?但司马炎既死,想要有十足的把握,必然是元神出手……”
“我能杀司马炎,是百般算计,加上烛九阴、武侯等大能相助,才勉强为之。如今第四个轮回世界便有元神追杀,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
钱晨心中无奈道。
“本来以阴神化身出手,便是想要在真身炼化司马炎之前,拼着毁去这个化身,骗出他的底牌。”
“却没想到,他的底牌这般狠辣!”
端坐火焰莲花之上的钱晨,看到一道星光裹着司马炎新成就的元神,钻入炉中,便把这些念头都暂时抛在脑后。
反正距离下一个轮回世界还有大半个甲子的时间,其中变数不少,说不定到了那时候,自己已经有了对付元神的底牌了呢?
现在第四转的大药入炉,还是专心炼化司马炎才是。
空間之醜顏農女
争取让他的下场再惨一些,这般元神被炼化成丹,想要再惨十倍,可是个很有挑战性的事情呢!
司马炎的一点元神精粹,开始推动炉中化为莲子的丹药雏形,向着第五转变化……这般肥美的元神,积蓄的资粮如此丰厚,足以推动元丹第五,第六转。
甜婚不打折,厲先生的愛妻! 傾嫵
上校的小夫人 夏沫微然
如今元丹已经丹气纯净,剩下的三转无非水到渠成的事,倒是不用钱晨再在道魔之间反复横跳,搞一通骚操作了!
九天神凰
…………
刘裕自从七星台上悠悠转醒,缓缓睁开眼睛,感觉自己体内贼去楼空,根基残破,丹田空空荡荡的,就连一身强横的体魄,都虚弱的无以复加。
他勉力支撑着亮银龙胆枪,刚步下石台,便看到前方一条浩浩荡荡,眉目如生的真龙之气腾空而起。
堂皇浩大的真龙之气,一扫此地的黑暗和压抑!
刘裕不知为何,居然感觉那道龙气的气息与自己水乳交融一般,于心神之上,有着一种奇异的联系。
活泼的真龙之气环绕着钱晨的丹炉,只见天花降落,彩气蒸腾,九座融合为一的祭神台上神光璀璨。
一众雷公、蛟龙、天人、蛛神笼罩着神光的身影,都浮现在那祥云彩气之中。
天空之中,龙气垂落如雨,一众世家子弟都小心翼翼的承接着这些丝丝缕缕的龙气,诸多神祇也在龙气之中,褪去阴浊,将那种种带着死气的狰狞外相隐去。
这一刻龙气沟通了建康上空的南晋国运,勾连了金陵的地脉,重新立起一道龙柱。
天将彩花,地涌金莲,无数祥和之气纷纷显化,甚至有许多灵药在这黑暗中的洞窟里悄然长出。
大劫之后,众生的种种平安祥和之念,被龙气净化,化为彩花降下。
地脉龙气升腾而出,化为金莲……
这一刻,很多珍贵至极的元气都骤然出现,洞天外的建康城,洞天内的这巨大深渊之中,都有修士小心翼翼的去采集那些珍贵元气。
随着最后一缕龙气丹炉,刘裕突然看到那条真龙调转了头颅,朝着自己冲来,龙须飞扬之间,几乎要打在了他的脸上。
他猛地被吓得闭上了眼睛,只感觉一道微风拂面。
情人不是未婚妻
再次睁开眼睛,神光已经敛去,面前除了钱晨面对着一个丹炉,一众世家子弟、真人敬畏的盘坐在台下,哪里还有什么神光彩气?
石台之上空荡荡的,只有纯净灵气的气息扑面而来,刘裕有些疑惑,刚要踏上石台,眼角突然看见身后有一人屹立于黑暗中,看着自己。
快穿:萌寵來襲,男神輕點寵 絳晗
那人轻摇羽扇,还未等刘裕回头,身影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刘裕若有所觉……
醫冠楚楚:老婆我們結婚吧 銷魂九尾
钱晨挥袖收起太上八景炉,朗声道:“此间事了,大劫已过!诸位……在下告辞了!”
说罢也不待其他人反应,便只身而去……
“天上白玉京,五城十二楼!”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刘裕微微张着嘴,感觉到虚弱的体魄开始浮现丝丝缕缕的力气,残破的道基竟然也散发出一股生机勃勃的气息。
自己的伤势与之前的死寂,枯竭相比,好像莫名其妙的突然好转了许多。
刘裕的记忆一直停留在魔道一位身化血光的阳神大能,将自己轻易擒下,带到一处祭坛之上,竟不知后来究竟发生了何事?
…………
三日后,南晋皇帝崩,宗室子司马衷登基,改元永熙!
僵血靈
建康依旧熙熙攘攘,白鹿堂后,一只断角白鹿怔怔的看着犄角犹如黄玉一般,威风凛凛的同族,突然大怒起来,张口朝它的犄角咬去。
随即两只白鹿激烈的扭打在一起。
金银童子抱着一个红皮葫芦,飞快的从它们身旁跑过,路过了钱晨的身边。
“司马师逃离在外,世家入主建康,还选了一个傻子当皇帝。但这建康城,还轮不到他们做主!”
钱晨笑道:“若是被他们欺负了!只管和我,和陶天师说就是。陶天师一步三算,智谋惊人,一力算死了魔道的两大天魔和将要成就元神的司马炎。我倒要看看,谁还敢欺负他的爱女。”
“师兄!”司倾城皱了皱鼻子道:“你还敢提这件事!我爹说这两天其他两位天师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他气的都不想见你!”
“哈哈……是陶天师利用完我之后,见我再无其他价值,又得罪了世家,才转眼又把我逐出中土!”钱晨笑道:“经过此事之后,我看世家之中还有哪个敢对你摆脸色?要是还有,你就拿陶天师吓他们!”
“不用拿我爹吓他们,只要把师兄你这个剑挑龙象,铜雀楼中横压南晋世家的狠人请出来,他们就都腿软了!”
“说起来,昨天王衍还托人向我请罪了呢!”
司倾城突然展颜笑道:“外面都传说,之所以选择一个傻皇帝,是我爹为了让我日后以女皇之身登基!王衍居然傻傻的信以为真……”
两人走到了码头旁边,司倾城才道:“师兄!此去海外,替我向燕师兄问好!”
“好想和两位师兄一样,浪迹天涯,游历四方啊!”
钱晨随手把金银童子抓了过来,对司倾城道:“师妹好好修行,早日成就阴神!待他日我回来重建楼观的时候,还需要多多仰仗师妹呢!”
说罢,便纵出本命飞剑,剑光横斩而过,在建康上空劈出三千丈长的剑芒。
随即剑芒消逝,直往东方而去!
剑斩魔头三千万,威震建康八百年……
这一刻,建康城中才有许多人松了一口气。
陶天师站在钟山之上,看着那道剑光,脸上不住冷笑:“你跑的到快!不过这次算你有功,太上道那边的事,我便帮你一力抗下了!”
“最好不要让老夫这番心血白费……不然,哼哼!我就试试这幕后黑手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