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逼我當男神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當男神系统逼我当男神
苏盛晨摁了摁身前瘦小男人的胳膊,疼得他发出一声惨叫,苏盛晨大致判断出了现场的情况,转过身让叶南坤给他上了手铐。
嫡女重生之凰倾天下
大叔太过分 阿宁
“我说老叶你这个人真是的,咱们谁抓不一样吗?”老吕苦笑着说道。
“少来了,确实是谁抓都一样,但就你不行。”叶南坤捂着胳膊说道:“去年年会的时候忘了你怎么说的吗?”
“我去,这都过去大半年了,你怎么还这么记仇?”
“你还好意思说,我辛辛苦苦布了这么多局,费了这么大的劲儿,你倒好,领着一帮子人一抓,得,立功了。”
叶南坤越说越气。
“规定就是这样的嘛······”老吕讪讪的说道。
“是!规定是这样的!但是你跟我炫耀是什么鬼?啊?成心膈应我是不是?”
叶南坤的表现再一次刷新了苏盛晨对他的认知,这真的是自家老丈人吗?这明明就是一个考试借人家抄卷子结果人家考的比自己还高,心里极端不平衡的小学生啊!
老吕满脸赔笑不说话,叶南坤忍着疼把鲁通给拷上,苏盛晨帮忙押他出去。
“等一下,你不是咱们局里的吧。”突然,老吕伸手拦住了苏盛晨,有些怀疑的说道。
他这样的怀疑不无道理,倒不是他能记得清这么多同事的样子,他只是知道,自家警局根本就没有这么帅的小伙子!
要是真有,自己队里的那几个愁嫁的疯丫头不得讨论疯了?
“您好,我是······”苏盛晨刚想要介绍自己,旁边的叶南坤迅速接话:“这是一位热心市民,我会向局里对他申请表彰的。”
我追了十年的女神终于嫁给我了 飞天的龙蛋
“额,对对对,我是个热心市民。”
“不对,他是苏盛晨!”老吕后面还是跟着年轻警察的,一眼就认出了苏盛晨这个在华夏火的不得了的人。
重生之疯狂手打员
“你女婿?”
老吕一愣,仔细辨认了一下才认出了苏盛晨。
苏盛晨现在只穿着一条浴巾和内裤,头发是湿的,软软的搭在额头上,挡住了一部分的面容。
自从上一次变成秃瓢之后,苏盛晨对于头发就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执念,每天专门抽出半个小时的时间进行打理,更是舍不得剪得太短。
买来的玩具夫君 彼雪芮
“还不是呢!”叶南坤纠正了一句,也懒得理他,转身跟着苏盛晨就往外走。
此时,他胳膊上已经不流血了,站在淋浴下简单的冲了冲干涸的血渍,露出了一条挺长的伤口。
“叔叔,不用处理一下的吗?”苏盛晨问道。
“一点小伤,不碍事的。”叶南坤浑不在意的说道,转头看了看苏盛晨:“你这身材可以啊,没少练吧。”
“我这个就是图一好看,跟您这个没法比。”苏盛晨笑道。
“不用谦虚了,刚才你出手我也看到了,我肯定打不过你。”叶南坤说道,斜撇了一眼他的小腹:“还跟人家动过手,这是被捅了?”
苏盛晨低头看了看自己小腹上的刀疤,笑道:“没事儿,以前有人欺负我妹妹。”
“哦,那确实该打。”叶南坤点点头。
他是警察不假,但现在他可是苏盛晨的老丈······叔叔啊!
甜妻似宝:霸道傅少太缠人 久妄
······
“爸爸,你怎么跟晨哥在一块儿?”当叶苓语和小夏小潼出来的时候,苏盛晨和叶南坤两个人正坐在外面大堂里喝冰可乐。
“你的胳膊是怎么回事?”叶苓语走近一点,看到了叶南坤胳膊上的伤口,心里一急。
“没事儿,皮外伤。”叶南坤满不在乎的说道,苏盛晨赞同的点了点头,当时看着呲呲冒血挺吓人,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不用包扎一下的吗?”
到底还是自家闺女心疼自己啊,叶南坤欣慰的想道。
“真没事儿,对了,回去之后也别跟你妈说,省的她再操心。”叶南坤说道,刚才他把鲁通交给了在外面车上蹲守的下属,自己则回来跟着苏盛晨一起聊天。
“等一会儿一起吃个饭?”苏盛晨邀请道:“我等一会儿把阿姨也接过来。”
“不用麻烦了。”叶南坤拒绝。
“苏先生,没想到是您来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儿的老板,敝姓王。”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
苏盛夏转过了头,心里暗叹一声。
果然,帅哥老板只是存在在小说中吗?
“刚才不好意思,听到了你们的对话,苏先生,我们晚上可是有全羊宴啊,要不是您来啊,我们大厨可不愿意亲自出手。”
全羊宴。
叶南坤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
“全羊宴?”苏盛晨饶有兴致的问道:“上一次来的时候我可没吃到啊。”
“嘿嘿,所以说这种宴席是要讲缘分的,您看这一次不就吃上了吗?”老板大着胆子还开了一句玩笑。
“您不知道啊,这全羊宴里有一道小羊羔肉啊,那肉质跟花糕一样,大块拿着吃最爽了。”
老板在那里描述着画面,妹妹们都馋的不得了。
苏盛晨点点头,转头对着叶南坤说道:“叔叔,既然您不愿意在这里吃的话······”
“我是说不用接你阿姨了,我让她自己打车过来就好了。”叶南坤强行插话:“明明有驾照却连个车都不敢开,小苏你说好笑不好笑?”
苏盛晨:???
你这让我怎么接?
难道说好笑?
“那苏总,我这就让他们去准备好不好?这天也挺晚的了······”老板很有颜色的看出了苏盛晨的尴尬,出言解困道。
“很好,你先去准备吧,我们休息一下。”
苏盛晨表情一下子就舒展开了,对着他欣慰的点点头,这个“好笑不好笑”的话题就算是揭过去了。
見 字 如 面 作家
现在天色确实晚下来了,快六点了,这一天过得相当的快。
山庄院子里有不少乘凉的游客,大家大都拿着一杯酒或者饮料,三三两两的站在一块交谈。
在院子中央有一个举行烤架,炭火烧得正旺。
之前吓得魂儿都快没有的大叔竟然又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他老人家为什么心这么大,乐呵呵的根本看不出来受过惊吓。
而此时,在他身前卖的不是饮料,而是串号的生肉,小到羊肉串、大到牛排应有尽有,人们从他这里买了生肉之后就可以去烤架上烤。
自己烤了自己吃,自给自足。
在那里烤肉的一般都是大老爷们儿,有的豪放一点的都光起了膀子,上身哗哗的出汗,看上去油津津的,比烤架上的肉更像个烧烤。
苏盛晨其实是不用亲自动手的,全羊宴有专门的师傅全程料理,但是这玩意儿要的是种气氛,亲自动手跟只顾着吃感觉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