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
妈祖城。
方灵犀已被总督栗应麟聘为幕僚,月薪十两,食宿全包,签字费土地五百亩,附带十二个土著奴隶。
“你是说,绕过殷州最南端,真的能抵达东顺港(科隆港)?”栗应麟问道。
王骥不放心橡胶树苗,特地留下两个船员护送回去,并且还带来了新造的航海图。
一个船员将海图献上:“总督请过目。”
栗应麟接过海图认真翻阅,内心受到巨大的震撼冲击。
王骥送来的已经不仅是海图,更是一份南殷洲沿海地区详细资料。哪里土地肥沃适合耕种,哪里的土著和平友善,沿途又发现什么奇特动植物,全都记录在这份资料上面。
其中有一片海域,还被特别圈出来,那里发现大量巨鲸出没,光靠捕猎鲸鱼就能赚老鼻子钱。
麦哲伦的航海图,殷洲总督有一份,但记录得错漏百出,跟王渊画的世界地图对不上号。王骥这份航海图,稍微显得要准确一些,因为是在王渊版世界地图、麦哲伦版航海图的基础上,根据实地观测重新修改制定的。
“凤仪先生请过目。”栗应麟把资料递过去。
方灵犀看完资料之后,认真思索片刻:“今后移民的重点,当放在东顺港,且东顺港应尽快建好船厂。”
东顺港,就是后世巴拿马运河靠大西洋的那端。
殷洲总督控制这里,等于控制整个中美洲最狭窄处。在东顺港建立造船厂,就可以不用绕过南殷洲,便将大明势力辐射到大西洋沿岸。
东顺港建成水师船队之后,向北可以进攻墨西哥,向东北可以进攻古巴,向东南可以控厄巴西。西班牙、葡萄牙在殷洲的殖民地,大明水师想打哪里就打哪里,想把哪里抢过来也是轻而易举。
当然,拿着地图进行庙算,肯定不完全符合实情。
半年之后,栗应麟先在东顺港建小造船厂,令人驾驶近海小船向南北探索。
结果发现,达连湾更适合作为海军基地,沿岸生长着多种名贵木材。建造大型海船的木材也多,还能在海湾两侧及岛屿建立炮台,组成海陆联合防御体系,不怕西班牙舰队的突然袭击。
但非常尴尬,此为西班牙殖民地,港口就建在海湾之内,王骥横穿海湾时恰巧没有发现。
在大殖民时代,这里也是南美最著名的黄金产地,同时拥有全球最大的绿宝石储量,并且银矿、铜矿、铁矿、煤炭资源也极为丰富。石油、铝土这些就不说了,暂时拿来也没用,核时代还能发现丰富的铀矿呢——这个地方叫哥伦比亚!
一个棘手问题摆在栗应麟面前,必须夺取哥伦比亚,但那样就得跟西班牙开战。
而且不是小打小闹的战争,西班牙从哥伦比亚获得的金银,仅次于北边的墨西哥,不是巴拿马、萨尔瓦多能比的。
一旦大明夺取哥伦比亚,就将意味着全面战争,查理五世估计会把无敌舰队开过来。到时候,大明海战必败无疑,就算强大的大明水师,全部跑来殷州帮忙,也得从南殷洲绕一圈才能参战。
不过嘛,大明陆战必胜。
可以从巴拿马和印加帝国出兵,南北夹击哥伦比亚地区,将西班牙殖民者赶去海上打渔。
此为后话,栗应麟需要做决定时,已经是在一年半以后。
……
王骥驾船继续往北走,过了大明控制的巴拿马,便来到西班牙殖民地:哥斯达黎加和尼加拉瓜。
很不凑巧,在这两个地方,西班牙都发现金矿。
北边是陈立的私人殖民势力,南边是大明官方殖民势力。西班牙这两处金矿产地,整天过得是提心吊胆,一有闲功夫就修筑城堡,随时准备着应付大明军队。
因此,王骥根本没法登陆,见面就收到对方的炮弹问候。
王骥只能派一个会说西班牙语的船员,驾着小船去港口接洽。几件药玉首饰送出,又表明自己是航海家,准备做一次环球航行,对方总算答应给予少量淡水补给。
只要王骥不下船,他就是绝对安全的。
因为查理五世也在防范殖民地,不让任何船只接触殖民者,免得殖民地的金银被偷偷运走。每年只有两支船队,从西班牙过来运宝,其他时候没有什么强大舰队。只要不遇到西班牙运宝船队,王骥这条船完全有能力自保。
这种情况,大概还能维持二十年,到时候法国和英国就要来了。
大量英法军舰、海盗,在加勒比海域出没,法国人甚至还跑去抢夺巴西,霸占葡萄牙好几个殖民港口。西班牙为了保护殖民地,只能让总督配备海上武装,随时准备着跟英法船队开瓢。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在尼加拉瓜补给少量淡水,又根据西班牙殖民者的指引,王骥折道向东驶去,进入著名的加勒比海域。
很快,他们遇到一个大岛:牙买加!
当然,牙买加是印第安名字,西班牙称呼此岛为圣地亚哥。见鬼的圣地亚哥,这破名字在殷洲遍地都是,搞得似乎哪里都有金坷垃一样。
挑选个适合登陆的地方,王骥亲自带人上岛探索。
岛内有许多小山丘,到处是山泉汇成的河流,淡水补给倒是很方便。
登上一个山丘,周翡指着远处说:“少爷快看,那有一片甘蔗地,不像是土著能种出来的!”
“结阵!”
汉人火枪手和日本浪人们,立即结成鸳鸯阵的前身“小三才阵”,而且是经过济世派改良的小三才阵。
小心翼翼前往甘蔗种植园,然后几个黑乎乎的家伙傻看着他们。
周翡惊讶道:“这些土著,怎么都黑得跟炭一样?”
王骥嘀咕道:“宁师(宁搏涛)说,大食国以南之民,浑身肌肤黑如漆墨。难道这些人,都是从那里过来的?”
牙买加土著,已经死绝了,西班牙人造的孽,只能从非洲运来黑奴。
当然,著名的三角贸易还未形成,黑奴贸易的成本比较高。因此,只有特别富裕的种植园主,才能在殖民地拥有黑奴,整个牙买加岛呈半荒废状态——印第安奴隶因天花死光了,种植园奴隶主难以生存,只能放弃土地前往墨西哥等地,在那边重新抓捕土著,就地兴建新的种植园。
加勒比之所以后来海盗奇多,就是因为大量岛屿土著死绝,殖民者纷纷弃岛离开,正好留给海盗做基地。
就在王骥试图跟黑奴交流的时候,种植园主骑马而来。这货蒙着面巾,似乎是为了隔绝天花,他见王骥带着大量武装人员,态度不免恭敬:“你们好,外来者,欢迎到布兰科的种植园做客。”
布兰科拥有六个子女,前两任妻子,都因天花而去世,同时还死了三个孩子。
现在嘛,他同时拥有三个妻子,都是天花的幸存者。
用布兰科的原话来说,他们全家都已经得过天花,不再害怕这种瘟疫,因此不必离开这个岛屿。
王骥派人回船上,取来一些朗姆酒和食物,就在布兰科的种植园住下来。
面对强大的武力,布兰科完全放下戒心,因为王骥若起歹意,他也只能挺着脖子等死。这货很快就喝醉了,带着哭腔说道:“死了,都死了。跟我一起出海的伙伴,死了一半,走了一半,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克里斯蒂娜也死了,肯定是上帝的惩罚,我们给这里带来太多杀戮。”
克里斯蒂娜,是这货的白人妻子。
原配死后,他又娶了一个土著,结果土著妻子也病死。他干脆把仅剩的三个女奴,全部睡了做老婆,因为那三个女奴染过天花却未死。
男**隶也死得剩下几个,但试图叛乱逃跑,全被布兰科开枪打死。
王骥趁对方醉酒的机会,套取了不少岛上信息,但还是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随即,王骥带人继续探索岛屿,结果前方荒无人烟,时不时就能看到死者的尸骸。连续好几个种植园,都已经彻底荒废,开垦出来的土地重新长满杂草灌木。
这里本是世外桃源,阿拉瓦克土著世代生活于此,西班牙人带来战争和瘟疫,整个族群都消失于历史长河当中。
如今,全岛只有东南部的“西班牙城”,还勉强保持着正常人类社会,大量人口逃到西班牙城定居。但是,外来者不允许进城,甚至不能靠近城市,只得围绕着西班牙城散居于野外,时不时就会传出哪里有人因天花而死。
人间地狱!
王骥彻底感受到殖民地的残酷与血腥,驾船前往西班牙城的罗亚尔港,略作补给便继续前进。
前方便是海地岛,另一个人间地狱,海地岛的土著也已经死亡大半,整个岛屿都笼罩在天花的阴影当中。
幸好,王骥的所有船员,都在妈祖港补种了牛痘。
略一打听,这片海域的政治中心,是更北方一些的古巴岛,那里有位国王任命的古巴总督。但是,古巴岛同样天花泛滥,总督整天躲在城堡里不敢出来。
这里没啥可参观的,王骥补给之后,准备穿越大西洋前往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