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至于正在战场上艰难挣扎的修行者少女,她打算用怎样的神通消灭那阵前的几百投石树精,槐朱并不是很在意。
美漫之無盡技能
妖族和人类的战争,一向是兵对兵王见王。有的人类修行者确实厉害,但妖族这边的大能更多。
能够单挑妖将的,人类中只有东方白盾俞笑月一人,其余皆是土鸡瓦狗。
就算这位修行者少女有本事消灭这么一大群投石树精,但在正式的交锋中,自然有其他大妖能够压制她。这是一个战术问题,并不是战略大师槐朱的思考范围,也不是他擅长的领域。
因为槐朱本体的实力并不算太强,他的大部分神通都是加强统御下的树精的能力。郁垒大人信任他,是因为槐朱深远的战略目光和沉稳的指挥风格。妖族中能打的猛将多了去了,槐朱这样的智将可谓凤毛麟角。
他会在这个隐秘的角落中,静静观赏关小桥奋勇作战。无论关小桥成功还是失败,对于槐朱来说,不过是一枚棋子的得失。
根本无关大局。
而关小桥此时,已近绝境。
槐朱早就料到会有修行者对投石阵地进行反冲锋,所以在阵前布下大量精锐树精。
即使城主级的强者,短时间内通过精锐树精组成的荆棘墙也是异常困难。人类会布置铁丝网阵地,但别以为妖族就只会无脑冲锋。
而且在关小桥看不到的地方,还藏了几头开灵通识实力强大的树妖。他们看起来和周围的一般树精没有不同,但在关键时刻,他们能够释放强力术法,给关小桥一个措手不及。
和槐朱这样老辣的对手相比,关小桥就是一张纯洁的白纸。
霸寵冷皇妃 淺陌黎
她在树精组成的荆棘网中反复横跳,胳膊下夹着的两箱燃烧·弹极大的限制了她的发挥。如果没有这个掣肘,她还能够弹出自己的硬币,用指尖炮轰碎一部分树精。
她现在只能凭借敏捷的身法与树精周旋,可这太难了。一旦闯进去,就会被树精从四面八方甚至天空和脚下攻击,她几乎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纵使关小桥身材娇小,以灵巧见长,但面对密不透风的荆棘之墙,她根本没有一丝机会。
当她再一次尝试硬闯时,忽然一阵剧烈眩晕令步法不稳。一记角度刁钻的刺击趁机撞上她的真元护盾。她虽然没有被当场穿透,但后背留下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关小桥痛的几乎撒手,但使命感让她硬是忍着伤痛,再次退回原地。树精们没有追击,但后方飞来许多礌石。关小桥一退再退,甚至又回到了方才打算突破的位置。
半根烟的时间已经被浪费,她甚至没有前进哪怕一米的距离。
更严重的是她的视线已经不再清晰,身形也变得歪歪倒到。并非因为真元消耗的问题,她的真元还很充足。
问题出在那碗壮行酒上,小桥现在已经酒劲上头。她面色通红,呼吸急促,两眼发直。刚才被树精击中,就是因为醉酒造成的眩晕。虽然疼痛暂时令她清醒,但并不能保持太久时间。
这可真是绝境,早知道喝奶茶了!
看着口中袅袅燃烧的烟,关小桥大声喘息,心急如焚。她知道这样不行,她想逃跑,躲在没有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选道
可一想到人类的命运全靠她一人,她的心志再次坚定。
她想起自己的师父元始天尊的提点,原始天尊说过:“人在绝境时,要勇于突破自我。”
虽然这位元始天尊是动画片里的人物,豆瓣评分只有2.5,但是关小桥就是觉得他很有智慧说的很有道理。这部动画片她小时候看了无数遍,记忆深刻。关小桥是真的把元始天尊敬为自己的恩师,以往修炼遇到困难的时候她就会回忆元始天尊的台词,这一次也不例外。
老婆大人很威武
记得天尊说过:“世界的真相,靠双眼往往看不清晰,只有心之眼才能看穿。”
天地惊鸿 南晴贝
想到这里,关小桥若有所悟。她闭上自己的眼睛,再次纵身跃向前方。
只有忘掉生死,摆脱视觉的干扰,才能在不可能中寻找到唯一的机会。
她的身体随风飘动,带着某种玄奥的轨迹。树精密不透风的攻击如同狂风,而关小桥就是狂风中的一片落叶。
任你暴风骤雨,我自轻舞飞扬!
在不可逾越的荆棘之网中,关小桥再也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她的速度如疾光电影,远超平日的水准,这才是真正的前进四!
就是这种感觉,这种身心一统大自在的感觉。没错,师父,我做到了!
这就是心之眼,这就是世界的真相。
少女心中一片清明,她的身形灵动婉约,暗合天道。点点晶莹的汗水在飘散的发丝间飞散,阳光的照耀下,少女反射出梦幻般的色彩。
席卷晚明 中廷
不愧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关小桥的天赋如此之高。
如果她的方向正确的话,说不定还真给她突破了呢!
整个战场,无论人类还是妖族,全部目瞪口呆的看着阳光下奔跑的少女。关小桥以前进四的速度绕着山峰狂飙,投石的树精们甚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里解释一个概念,因为人类两条腿肌肉并不完全对称,所以在闭着眼或者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行走,会走出一个大圈最终回到原地。
这是鬼打墙的原理,这是一个科学的概念。
关小桥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她闭着眼睛飞奔,很快偏离直线。更何况她还喝了那么多酒,更不可能保持直线了。
她绕山狂奔,不时对着空气做出精妙的身法,回避根本不存在的攻击。
这种迷之行为使整个战场出现片刻宁静。
my lord,my god.
远处的槐朱陷入思索。关小桥这种诡异行动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深意?难道,她想做一个大迂回,袭击投石阵地的侧翼?
山头阵地上,战士们面面相觑,最后看向一脸深沉的潘智星。
在所有人中,只有陶华看到了真相。他一针见血的小声逼逼:“我就说了不能给她喝那么多酒……她还未成年……”
潘智星回头瞪了他一眼,冷笑道:“英雄不问出身,神勇不分年龄!”
陶华没有回怼,而是干净利落的甩了自己一个耳光。
那边,急速狂飙的关小桥,她绕得圈子越来越大,甚至直接冲上了8营所在的阵地。
8营的战士们全都一脸懵逼,包括他们的修行者。营长赵定在纸板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对着14营这边晃来晃去。
老谋深算的妖族将领槐朱,被关小桥的举动弄得心神不宁。在他看来,对方能够料敌先机布置好左方阵地,又能敏锐的找出潜行的藤妖。人类的指挥官,一定是一位能和自己相提并论的大谋士。
这样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醉酒般的无脑举动?如果认为她是在发酒疯,那才是真正的无脑!
槐朱是真正稳重的指挥官,他从不轻视对手。这一切的背后,一定有着惊天的阴谋。一着不慎,就会满盘皆输,槐朱就像棋手般,陷入了漫长的思索。
直到狂飙的关小桥,以螺旋线路狂飙到第八圈时,槐朱抬头猛然发现,此时关小桥距离自己的藏身处,只有不到一百五十码的距离。
“不好!”他心中大骇,“她的目标竟然是我!”
要糟!!!
四颗通红的种子化作四头精锐树精立刻挡在槐朱前方,而他的本体,匆匆忙忙的抬起树根,化为一矮小中年男子的人形疾退。
槐朱的本体是一株低矮的灌木,叶片暗红繁盛。好吧,如果你们一定要知道,那么这是一株小叶女贞,这是它的学名。
和高大的乔木类树精比起来,槐朱安稳扎根的时候非常不起眼,他只有不到一米高,就像随意生长的杂草。
而且他藏身的位置,绝对令人意想不到。他并没有藏身在所有人想象的树精成群的密林中。
他竟然藏在14营阵地的侧后方!这几乎已经是人类的控制!。
谁能想到,控制着代王台树精大部队的妖族将领,竟有如此气魄!
如果人类击中修行者大队,攻入密林搞斩首行动,他们只会一无所获!
老谋深算!
任何人类都不会关注搜索这么一片安全的区域。即使有修行者从他身边路过,也不会察觉到任何不妥。槐朱的敛息完美无瑕,他的神念通过大地深处传达给远方的树精部队。哪怕瞪大眼睛靠近他,也不会发现这株矮小的灌木下居然藏着一头大妖。
但关小桥是闭着眼睛的。
暴虎馮河
她根本不需要睁开眼睛,她的心之眼已达无暇之境。她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面前一百五十码的距离,正是投石树精本阵的中心。
就是这里!我做到了!
在前进四的最后一秒钟,身上的力气虽然耗尽,但关小桥的气势已达巅峰。
狂暴的真元自小小的身体中蔓延扩散,她的衣袖和头发无风自动,巨大的力量甚至令她双脚离开地面,悬浮半空。
嗨呀!!!
两个弹药·箱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划过长空,一百五十码的距离瞬息而至。
少女口中最后的烟蒂滑落,同时,右手闪耀着灼目的白光抬起。
在某个刹那,两个在半空翻滚的箱子和烟蒂恰好连成一条直线。这一切,在她的心之眼中分毫毕现。
指尖炮!!!
最是易繚亂
威风凛凛的光柱划过天际,延伸向远方。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爆鸣,漫天的火雨,还有槐朱痛苦不甘的惨叫。
但这一切都与关小桥无关了,在这绝杀的一击之后,虚无和黑暗抓住了她全部的身心。
穿越一时代
前进四的少女向后仰面倒下,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