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也有可能是人声哼唱的旋律并不连贯,需要某种乐器。”
李昂想了想,从兜里拿出了原属于小笠原哲也的口风琴,朝着口风琴吹了口气,演奏起了这段旋律。
和之前一样,在他开始吹奏旋律之后,半水蛭化的酿酒工人再一次齐齐看了过来。
这回李昂的吹奏没有间断,演奏完了就返回最开始的乐符,不断重复。
所有酿酒工人,包括那些半水蛭化的孩童,都跟着旋律,围到了几个大木桶旁边,拿起木质棍棒,深入满是黑漆漆霉菌的木桶当中,开始搅拌。
数分钟后,酿酒工人们像是终于结束了浩大工程一般,放下了木质棍棒,李昂也停下了对口风琴的吹奏。
“咕噜咕噜。”
其中一名水蛭化的酿酒工人,发出了浑浊呢喃,
李昂完全听不懂对方说了什么,只好镇定自若地点了点头,一脸“我觉得水蛭说得对”的表情。
在发出了一阵咕噜声后,那名酿酒工人,抬起绿色的半透明手臂,猛地插进了自己胸口当中,绿色汁液四溅。
我靠。
李昂也不免被突如其来的异变给吓了一跳,这位仁兄怎么回事,因为自己奏乐的好听,就要把心脏挖出来以表欣赏?
好在担忧并没有持续太久,
这位酿酒工人从胸口中拔出的不是心脏,而是两个沾满了绿色粘液的酒瓶,递向李昂。
待到李昂接过后,荒废部屋中所有半水蛭工人,便齐齐发出“啪”的声响,身躯似被抽离筋骨一般,当场融化坍塌,化为一滩滩绿色粘液。
只留李昂与王丛珊手执酒瓶,站在原地。
王丛珊表情错愕,“…什么情况这是?”
“…应该是和中庭的人头灯笼一样,解决了遗愿,升天成佛了吧。”
李昂解释道:“刚才我看这酿酒部屋里,各项设施一应俱全,都有工人劳作。
只有这几个木桶没人在旁边干活——这些木桶应该是用来进行生酛制造的。
日岛清酒按照制作工艺不同,大致可以分为‘速酿酛’与‘生酛’两类。
前者是近现代食品工艺的产物,使用人工培育的乳酸菌,制作酒母,
后者则将酛麹、蒸米、水放入大桶中,利用空气中的天然乳酸菌,搅拌发酵。
相比之下,生酛系的制作工艺明显要更费时费力,
在最为传统的生酛制作流程之中,还有名为‘山卸’的步骤,即用人力研磨木桶中的蒸米与酛麹,连续研磨数个小时。”
李昂说道:“因为山卸工艺颇为辛苦,酿酒工人为了打气,便会哼唱所谓的‘生酛研磨歌’,所有人一起劳作,研磨生酛。
唔…酿酒部屋里的这些鬼物,死前估计刚好在进行酿酒工作,卡在了生酛研磨这一步骤,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我们唱完了生酛研磨歌,大概也算解决了他们的遗愿吧。
当然我也只是猜测,
说不定是酿酒屋里的这些位仁兄觉得我长得帅,就把最后两瓶酒给了我。”
“我信了。”
王丛珊吐出一口浊气,扇了扇风,让空气中难闻的气味散去一些。
“酒拿到了,我们回去复命吧。”
李昂大踏步走出酿酒部屋,他对日岛酿酒工艺略知一二,主要是因为以前当家庭教师的时候,总有一些父母,因为儿女成绩进步显著(特别是中高考最终成绩猛涨了一大截),对他极为感激,每次逢年过节、考试结束就会想着给他送礼。
茶叶、购物卡、月饼、皮带、手表、手办、乃至酒水(也不管未成年人能不能饮酒)。
李昂还挺有职业道德的,便宜点的礼物可以勉强收下,贵一点的查完价格之后就会拒收,免得产生不必要的人情。
在擦去酿酒工人给予的两个酒瓶表面残留的绿色粘液之后,能看见酒瓶当中盛有清澈酒水,靠近酒瓶木塞一闻,可以清晰闻到一股酒水的气味。
二人原路返回,来到中庭,
李昂留了个心眼,让王丛珊拿着一瓶酒在绳之回廊外等待,他自己拿着另一瓶酒,走近上前。
结绳室门上的大脸闻到酒味,睁开双眼,浑浊双目中难得闪过情绪,口中含糊不清,“酒…酒…”
李昂打开木塞,将酒瓶平口对准人脸大嘴,
后者努着嘴巴,贪婪饮下酒水,直至酒瓶竭尽,才发出了一声意犹未尽的长叹,化为飞灰。
“感情还真只是个酒鬼。”
李昂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摆手示意王丛珊过来,二人踏入结绳室中,看见桌上静静摆放着一把大剪刀。
剪刀的柄上,缠绕着一圈暗红色的细绳。
这应该就是任务目标中提到的特殊剪刀,
李昂踏步上前,手掌刚刚接触到剪刀的柄,眼前就骤然一花,视线中闪过一张张凌乱画面,意识沉入进了幻象之中。
幻象的场景,就在平塚宅邸的庭院,时间大概是在傍晚。
和现实中相比,幻想中的平塚宅邸更为繁华,灯火通明。
李昂的视角是躺在地上的,
随着视角扬起,倾斜,他意识到自己的视角似乎就是那把剪刀。
一个佩戴能面、穿着和服的女人,从地上捡起了剪刀,她的喉咙中不断发出浑浊呜咽,像是深陷某种疯魔状态。
她脸上戴着的能面,属于【小面】,即年轻漂亮的女子。
女人旁边,就是那口归泉井,
在她周围,站着一圈人影,
这些人身上穿着和服,脸上佩戴能面,默不作声,
所有人协力举着一根结成圆形的麻绳,将女人与水井围在中间,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伴随着傍晚夕阳被云朵覆盖,那个戴着能面的女人,慢慢扬起了手中的剪刀。
视角翻转,李昂这才看见,女人的前方,横躺着另一名同样戴着能面、昏迷不醒的儿童。
挥!
剪刀刺下,
幻象陡然终结,
李昂脚下稍一摇晃,重新站稳了身形,在王丛珊的搀扶下,深吸了一口气,意识到现实中只过了半秒不到。
王丛珊只看到李昂在摸到剪刀后猛地摇晃了一下,当即担忧道:“怎么了?”
“…”
李昂没有回答,而是从书包中,翻出了他从藤村家密室里得到的那两张能面。
不会错的,这么精细的雕刻手法…
幻想中出现的那个女人,所佩戴的是和藤村家能面的同款面具,甚至于,她很可能就是失踪不见的藤村真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