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廉贞,你带着天冰子,赶紧走,要不然,时间一过,天冰子的药效可就要失去太多了,也不知道对宗主有没有用,你赶紧跑,我来挡他们一会儿。”此时,被众多江湖人士追杀的破军与廉贞二人,此时已是出了沙漠。
破军见追杀她们二人的人数太多了,心中又担心她与廉贞采集到的天冰子药效担心,所以心存自己留下。
着实。
依着二人的境界,就算是再能逃,估计再过半个时辰,也必然会被追上的。
为此。
破军才有了如此想法。
“破军,那你千万小心,我先把药送回,只要我通知道了长老,长老一定会来救你的。”廉贞知道,此事甚急。
如果天冰子送不回,到时候真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她们二人心中会悔恨终生的。
以前。
我的美女職員
在公子涧一起生活,一起成长。
而如今。
却已是加入了天地宗。
不管生与死,天地宗乃是她们的宗门。
宗主急需的天冰子要是失去了药效,最终如何,她们二人不知,但那结果肯定不是能接受的。
“快走!”破军瞧着远处奔来了一人,心下已是大急。
廉贞见此情况,也是二话不说,就纵身往着东南方向而去。
而此时,那奔来的一人,早已是瞧见破军二人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追过来的钟文。
依着钟文的身手,想要追上破军她们,那真叫一个易如反掌。
这不。
这才进入沙漠没多久之后,钟文就已是到了这外围了。
老远,钟文就已是见到了破军二人了。
而当廉贞纵身正欲离开之际,钟文却是大声喊道:“廉贞,回来!”
当钟文这一声大喊一出,破军二人心中顿喜。
“长老。”当钟文几息之间,人影就已是到了破军的跟前后,廉贞也已是纵身返回,脸上带着笑容的看着钟文。
“不错,辛苦了!”钟文看了看二人,身上虽说有一些小外伤,但也我伤大雅。
二人的纵身术。
那可是钟文教她们的。
先天之境的高手,绝无可能追得上她们二人。
如果换作是先天之上七八层以上的高手,或许还能追上一追。
这不。
就刚才。
钟文在沙漠当中,就瞧见了好几个先天之上的高手,正往着这边追来呢。
对此。
钟文见二人身上的伤,也只是一些小伤,随即这心,也落了地了。
“长老,我们不辛苦,这是天冰子,还请长老赶紧带回去炼制丹药,治好宗主。”廉贞赶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玉制盒子出来,往着钟文一递。
钟文接过后,打开看了看后,确定玉盒之中着实乃是治疗小花的伤所需要用到的最后一味,也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味药材,天冰子。
天冰子。
最好的保存方法,就是使用玉盒。
为何?
因为其极寒。
就好比钟文手上的玉盒,隔着如此之厚,都带着一股冰寒。
鬼屋夜话
用普通的蚕丝兜。
无端穿
估计片刻之间,就能冻住。
如此之奇物,不要说常人难以见到了,就连如钟文这般的高手,一生都难得见到一回。
天冰子,同属为奇药之列。
虽比不得像朱果这般的奇药,但也是不差多少的。
而小花被那早已死去多时的天折所伤,依着鬼手所言,必须使用类似于天冰子一般的药材,才能治疗好。
而且。
那天折所习练的功法,就是极阳的功法。
所以。
天荒的驻地,就一直处在冰雪之上。
这也是为了方便天折的功法在习练之时,能够平衡。
此刻。
有了天冰子,钟文确信自己小妹有救了。
心中甚喜。
就在此时。
远处奔来了不少的江湖人士。
其中,以先天之上七层的一位高手为首。
随着这些江湖人士一到后,钟文连头都未回,只是静静的看着破军二人。
对于破军二人被追杀一事。
依着正常情况,只要她们二人报出他九首的名号来,谅这些江湖人士也敢追杀她们二人的。
“你们到是挺能跑的,怎么?还请来了一个救兵?哈哈,这次我看你们能跑哪去,把天冰子交出来,否则,死。”那为首的先天之上七层的高手,根本没把背对着他的钟文放在眼中。
也是。
先天大帝
凤邪倾城 木木猫
一个无上高手,又怎么可能会跟两个先天之境的人混在一块。
所以。
他们根本没有把这个背对着他们的人,想作是钟文。
正当那人说完话后,钟文却是手捧玉盒,回过头来。
一眼瞧见一个光头正一脸兴奋的看着他们三人后,脸色立马就变了,“你要天冰子?”
随着钟文一转身,一说话之际。
不远处的一个人,却是紧张害怕的不敢动弹了。
而此时。
更是有着不少人追了过来。
那为首的光头,见钟文也只是一个年轻人,到也没想过眼前之人,就是那太一门的九首,“对,把你手中的玉盒给我扔过来,说不定我还会留你一个全尸。”
“是吗?追杀我的人,还想抢我的东西,云罗寺尽出这样的败类吗?”钟文脸上带着笑意道。
是的。
为首之人,正是云罗寺人。
从他那顶着的光头,就能瞧出他出自于云罗寺了。
更何况。
云罗寺有一个特别容易分辨的行为,那就是在哪都要站在首位。
就好比眼前之人。
而当钟文的话一落后,那云罗寺的光头,眼神却是变得凝厉了起来,“把玉盒扔过来,否则,死!”
随着那云罗寺人话一出后。
后面追击过来的人当中,却是有人发声了。
“那人就是太一门的九首道长,原来那两个女子乃是他的人,她们怎么不早说啊,要是说早,我们也不敢追她们啊。”
“原来他就是九首道长啊,这真是自家人打自家人了,一会我可得去跟九首道长赔个不是去。”
“那两个女子也真是的,怎么不说她们是九首道长的人呢,要不然,我们也不敢追击她们啊。”
有了这些声音后。
那位云罗寺的光头,突然之间,却是愣了傻了一般。
先天之上七层的他,哪里会想到,眼前的这个年轻道士,就是那位传说当中的无上高手。
而且。
他刚才还敢当作这位无上高手的面,让他交出玉盒,否则就是死的话来。
这让他顿时就不知道自己要干嘛了。
不过。
几息之下。
那云罗寺的光头,却是突然一个纵身,想要逃离了。
誰主金屋
逃离?
那是不可能的。
正当地光头一个纵身上了半空后。
钟文的脚却是连都未动一下,只是抬起手来,内气喷涌而出,幻化成了一只爪子,把那已是到了半空中的光头,给直接从半空中拉了下来。
“砰”的一声。
那光头就重重的给摔在了地面之上。
如此变故。
如此诡异的一幕。
更是直接把所有人都给惊在了当场,像是变成了哑巴一样,瞪着大眼,望着重重摔在地面上的那位云大师。
“我让你走了吗?你不是想要我手中的玉盒吗?你不是说要给我留个全尸吗?云罗寺尽出这种人物?哼!”钟文对于云罗寺的行为,着实不喜。
眼前的是一位。
在石千山的寺庙中见到的,也是。
而钟文还听说了,在东极岛的那几位云罗寺的人,也是如此。
可见。
这云罗寺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鸟。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乃是天下第一宗门,估计早就被人给铲除了。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那光头此时已是恐惧的不行。
就刚才那一下,可谓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哼!”钟文二话不说,抬手就是轰出了内气所幻化的一掌。
宫逗之皇后是个神经病
“砰”的一声过后。
那光头直接就被废了。
“啊……”的声音,响彻在这夜空。
“我们走。”钟文更是不想听见这种生意,也不想再多耽搁时间下去,随即向着破军二人喊了一声。
随之。
破军二人在钟文的带领之下,往着东南方向纵身而去。
留下众多的江湖人士愣在那儿,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
过了许久之后。
那几位先天之上的高手,这才出声商议,最终,这一群江湖人把那位光头带着,准备回灵州去了。
一个先天之上七层的高手。
连手都未接触,就被人给废了。
这是个什么样的可怕境界。
贵族嫡女 萧木林
这已然是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认知了。
而当钟文带着破军二人一回到龙泉观后。
就把装有天冰子的玉盒交给了鬼手,“三师傅,这是天冰子,你看是不是把这天冰子炼制成丹药,好让小花的伤感紧好起来?”
“天冰子寻到了?那太好了,正好我的药炉的火还没熄。”鬼手接过玉盒之后,一股冰寒袭来,顿时就知道,这就是天冰子了。
炼制小花的丹药,花费的时间很快。
仅仅三天就成了丹药了。
只不过。
丹药虽成,但小花暂时却是不能服用。
天冰子的药性太足,再加上丹药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或者说没有沉下来,这药效太大,如果小花服用的话,指不定出什么事。
异瞳
需要半个月或者近一个月的时间,小花才能服用。
“九首,现在四种药材已是有了两种了,还缺两种,而这两种,也是最为难得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寻到。”鬼手坐下歇息时,看着钟文,脸上带着一丝的困色道。
接连炼制两种丹药,这已然是让他疲惫不堪了。
钟文到是想自己来。
可这丹药之事,钟文也从未炼制过,就怕出什么差错,这才由着鬼手代劳。
钟文瞧着鬼手一脸的困色,心中有些歉意道:“三师傅,你辛苦了,虽说四药缺其二,其实,也只是缺一而已,朱果,还有两粒。”
“什么!!!你有朱果?”当鬼手一听钟文所言,惊得无以复加。
鬥戰之神 小仙搶民女
“是的,三师傅,朱果还是二师傅和师叔曾经弄到的,暂时还留下两粒下来,所以目前还缺血玉子。”钟文也没有再隐瞒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