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眼前的女子是谁老人根本不认得,甚至有点看不清,但他渐渐回想起来了,这种看不清的感觉,似乎是一种很久远以前自己该知道的东西,是属于某些修行之人会用的手段。
闵弦心中是激动和复杂相交融的,练平儿在他眼神中看到了种种复杂的神色交织变化,最后那一抹激动渐渐淡了下去,眼神也慢慢变得浑浊,神态和姿态变得谦卑。
“小姐是谁啊?我老了,记性不好了……”
看到老人的神态变化和这一句话,让练平儿再次微微一愣,她当然能品出其中的一些意思。
这使得练平儿眉头紧皱,定神看着眼前的老人,看着老人在冬季却算不上多厚实的衣物,再看着老人手上的开裂和污浊的指甲……
心中思量一瞬,练平儿舒展眉头说道。
“你在这里写一天的生意有多少钱?”
换魂人 吴亨
竹林深处是我家 柳凤如
老人低头看了看桌面,他准备的红纸其实并不算多。
“没几天就过年了,这两天这生意会好一些,一天多的话能赚百十文钱。”
“好,我给你一锭金子,今天你归我,跟我走,闵!前!辈!”
未来混乱直播 歪倒
练平儿最后三个字咬得比较重,手掌中也直接出现了一锭小巧的金锭,别看不是很大,但至少有二三两。
但老人只是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道。
“一天工时去大门大户的家中写东西会贵一些,但也要不了一锭金子,这位小姐,我只要八十文钱,八十文钱就好了!”
“你!好,八十文钱就八十文钱,跟我走!”
闵弦脸上浮现喜色,连连点头答应,手上也开始整理起摊位。
末世之禦姐奶爸
“容我收拾一下,小姐稍等,稍等片刻就好了。”
天气很冷,闵弦穿得也不够暖,加上手上冬季的开裂和人老体弱,所以收拾起东西来并不利索,练平儿皱眉看着,但也并不多说什么,更没有不上前帮忙,等了一小会,才等到老人收拾完。
“好了,小姐我们去哪。”
“跟我走就行了。”
“哎。”
练平儿直接转身离开,闵弦就赶忙提起扁担挑着两个木箱子跟上,他速度不快,但前头的练平儿显然没有刻意等他的意思,所以只能尽量加快脚步奋力跟上。
走了快两刻钟,闵弦已经累得额头见汗气喘吁吁,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总算不冷了。
而这会,练平儿终于也停了下来,所停留的位置正是昨夜她落到大芸府城中时所看到的酒楼。
在闵弦还在抬头看着这富丽堂皇的酒楼和招牌的时候,前头的女声已经在催促了。
“进去吧。”
闵弦转头看去,见到女子已经步入大堂,在里头伙计热情的招待下上楼了,内心稍犹豫一下,闵弦也赶紧硬着头皮挑着担子进去,见一名小二迎了上来,闵弦赶忙道。
“我与前头的那个小姐是一起的!”
—————
店小二笑笑。
“知道知道,老人家,您这担子就别挑上楼了,放柜台边上吧。”
那边掌柜也抬头说了一句。
“放心吧,我们给你看着。”
“是是是,多谢了!”
闵弦向着这位小二和掌柜拱手,然后在小二的帮助下蹲身放下扁担,随后才缓步上楼去了。
到了楼上,最靠近楼梯口的雅间的门开着,正对着门的位置,练平儿脱了绒皮披风坐在那里,一名店小二正从里头出来,闵弦向着店小二点了点头,就进了雅间。
这客栈里面本就不算冷,雅间里头更是有摆好的炭炉,哪怕还没关门,但闵弦一进到里头就觉得非常暖和。
也不见练平儿有什么动作,闵弦背后的门就自己缓缓关上了,见老人一直站在桌前,她才笑了下。
“闵前辈,坐吧,不至于还要我站起来扶着你坐吧?”
“多谢小姐!”
闵弦略有忐忑地坐下,凳子还没焐热就小心问道。
“这位小姐,您要写什么东西?”
练平儿一脸淡漠的看着老人,忽然间狠狠在桌上一拍。
“砰——”
这声音直接吓得老人身子一抖。
“闵弦,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的一身修为去哪了?你的心气去哪了?”
“还未请教这位小姐姓甚名谁?”
闵弦平静地看着练平儿,后者冷笑一下直白回答。
“我叫练平儿,受人之托前来找你,如果你愿意,我今天就能带你走,如果你还要犹豫,那今天之后在我这也不会有机会了,我实话告诉你,我来之前出了点事,这会也不想在大贞久留。”
闵弦点了点头,想了下回答道。
“所托之人可是恩师?”
“你说呢?”
闵弦拱了拱手。
“闵某说说自己的遭遇吧,想必练小姐也会感兴趣的,虽然我的记性确实不行了,但那一刻实在是毕生难忘。”
练平儿神色也渐渐缓和下来,坐正身子等候闵弦发言,后者笑了笑,开口叙述道。
“当初我为了拖住计先生片刻……”
闵弦说到这顿了顿,而练平儿了讽刺地笑了一句。
“天真!”
“呵呵呵,或许吧,但师兄确实是逃脱了。”
“所以我说你天真,若非你们大师兄及时赶到,拼着身受重伤挡了计缘一下,你以为你那师兄能逃掉?”
闵弦微微一愣,摇了摇头没有接这话,而是继续叙述。
“那日,我醒来之后,已经被计先生带到了一处山巅……”
闵弦娓娓道来,讲了计缘是如何带着闵弦入了他自己的意境之中,又是如何作画收了丹炉又收了他肉身元气,然后带着他来到大芸府城,留下修为尽失的他独自在城中……
哪怕是此刻的闵弦,说起这些来依然声音微微颤抖,对面的练平儿都能想象出当初闵弦的那一份绝望,更好似感同身受般能体会出那种场景,心中也不由升起一种恐惧。
“就这样,曾经的仙修高人没有了,只剩下一个空活了像做梦一般的几百岁之后,在城中独自过活的老头子闵弦……哎!”
“过去确实也好似是做梦,也如梦境一般会渐渐淡忘,我只是个糟老头子,如何记得住几百年间的事呢……”
“那我来你应该很高兴才对啊。”
练平儿这么说一句,闵弦也笑了,边笑边摇头。
“做了一段时间的凡人之后,曾经的一些想法也渐渐远去,现在的闵弦,只想好好过完余生,然后安然睡去。”
“但你若跟我走,就能治疗伤势恢复修为,再次成为站在云端的仙人,比起你现在的得过且过总要好吧?”
闵弦低头看了看双手,摇了摇头。
“没有用的,我此生已经不能再修行了,这一点我还是清楚的,计先生等于是收走了我的灵根,我连灵气都感应不到了,修什么不会有结果,吃什么仙丹妙药都只会流出身体,而且,闵弦虽然已经是一条烂命,但也不算得过且过……”
练平儿再次微微皱眉,手中出现了一枚丹丸,这丹丸一出现就有一股淡淡香味弥漫,下一刻,她屈指一弹,丹丸已经打在了闵弦的额头,化为一片白雾汇入其七窍之中。
闵弦的身体笼罩了一层朦胧的白光,但几息之后,一片片白雾从其体表渗出,就像是热气消散在冷空气中,直接就这么消失了。
练平儿不信邪,伸手一点,一道法力裹挟着灵气再次从闵弦膻中穴汇入,在其身中游走一圈。
“没用的。”
练平儿收回手不再做别的尝试了,只是认真地盯着闵弦。
“我只问你一句,跟不跟我走?”
闵弦站起身来,向着练平儿郑重地躬身行礼。
“还请练道友代为转告恩师,虽师育之恩深重,但闵弦此生也为恩师做了够多了,也请道友转告几位师兄师姐,闵弦永远不会忘记同他们的情谊!”
“哼,我才不会转告这些,我只会说你不来,让他们把你当个被计缘吓昏了的叛徒。”
闵弦愣了愣,坐下身子没有多说什么。
“咚咚咚……”“客官,上菜。”
小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练平儿说了一句“进来”,门就被从外打开了,这大清早的大酒楼内也没有什么生意,所以后厨很空闲,直接有两名店小二托着托盘上来,入门的时候,托盘上的整鸡和腊鸭、猪肉和炖汤都散发着一阵阵诱人的香气,看得闵弦不由咽了口口水。
很快,吃的全都上桌,两个店小二本事出众地一人托两个托盘,一共七菜一汤,满满占据整张八人方桌。
“客官请慢用,我们不打扰了,有事你们叫一声就行了。”
“有劳了。”
练平儿没说话,闵弦倒是同两位小二道谢,后者点了点头,带上门走了出去,雅间内就只剩下了默不作声的练平儿和看着一桌菜发呆的闵弦。
“怎么?看着能看饱?吃啊,反正我吃不下。”
“那,那就多谢小姐招待了!”
闵弦勉强客套一句,就再也忍不住诱惑,拿起筷子端起碗就开吃,也不怕噎着,大口夹菜大口吞咽,对付烧鸡之类的更是直接上手。
看着闵弦此刻的样子,练平儿更是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吸血鬼的傳說—艾琳的選擇 艾爾文·索藍
重生之先声夺人
“也不知道计缘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低头吃菜的闵弦顿了下,咀嚼着口中的菜咽下之后,才抬头看着练平儿。
“只能说,如今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哼,丢了一颗仙心,还说得出这种话?”
练平儿已经不想在闵弦这里浪费时间了,直接起身走到了闵弦背后,打来了雅间的门,毫不留恋地走了出去。
闵弦也没有回头,更没有讨要那八十文钱,只是等练平儿离开了许久之后,才幽幽低语一句。
“可是我找回了一颗人心。”
已经走到了大酒楼门口的练平儿脚步一顿,她就眯起眼回头看了一眼酒楼通往二楼的楼梯口,然后才迈步了酒楼。
而在二楼的楼梯口雅间,此时的闵弦像是想到了什么,赶紧起身跑到门口冲着楼梯方向叫喊道。
“小二哥,小二哥~~~那位小姐付账了吗?”
“客官您慢用,那位小姐付账了的~~~”
楼梯口传来的声音让闵弦心下大安,然后又对着下面道。
“小二哥,方便借个食盒吗,我想打包~~”
一个小二从下头上来,看了看雅间内的桌上,再看向闵弦。
“老先生,现在打包?饭菜都还没怎么吃呢,还冒着热气呢!”
“对对,就是现在,就是要趁热!”
“好好,给您打包,但汤水带不走,请稍等,我去拿东西。”
“多谢了,多谢!”
闵弦连连感谢,在小二下楼后又赶紧回包间吃菜,重点对付的就是那一大碗菌菇肉汤。
没过多久,手上嘴上还有油渍的闵弦就下了楼,店小二帮他在后面提着一些油纸包,想来是酒楼并不想出借食盒,但闵弦还是很高兴了。
走到楼下,闵弦就打开了自己挑来的两个木箱抽屉。
“放里头就行了,多谢小二哥!”
“没事没事。”
店小二将六七包油纸包放进前后两个小木箱,那边柜台上的掌柜也朝着闵弦叫唤一句。
寸步
“老先生,刚刚那小姐留的钱有找零,说是给你,你过来拿一下。”
“呃,多少钱啊?”
“折算铜钱的话差不多一百多文吧。”
“好好,那太好了!”
闵弦脸上浮现喜色,本以为不会有钱,而这个数他也乐意拿。
掌柜拿出了一小串钱,又摆了几个铜板在柜台,闵弦连连道谢,取了钱又挑了担子,这才高高兴兴地出了酒楼。
这次或许是因为吃饱了,或许是因为身子暖了,或许是因为心中高兴,也或许是不想让饭菜凉了,哪怕担子重了一些,闵弦挑着担子走起来的脚步也比之前要轻快不少。
这会闵弦没有再去街上摆摊,一路像是赶着走,过街穿巷在大芸府城内走了好一阵,额头又微微见汗的时候,才入了一处偏一点的城坊,再走了一会到了一处篱笆围成的小院落中。
“阿果,阿果,看闵爷爷给你带什么回来了,阿果~~~”
院内屋子的门一下子就被打开,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从里头冲了出来。
愛,直至成殤 殘殘
“闵爷爷!”
“快看看快看看,有好东西呢!”
狼性索爱:帝少的契约新娘 颜如雪
月夜魔
“好香啊!”
“嘿嘿嘿,快进屋快进屋,好多好吃的呢,还热着!”
……
屋内传出老人的笑声和孩童的欢呼声,听得屋外的练平儿频频皱眉,看来闵弦是真的不会走了,再忘了院子一眼,她才化雾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