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隱私
小說推薦妻子的隱私
我真的怀疑苏晴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因为,她和我偷情也就罢了,干嘛还要把我介绍给她的邻居呢?
万一有一天,我们分手了,或者被周蕊知道了,我和苏晴彻底决裂,这是对她的声誉有所影响的呀,难道,她一点都不在乎吗?
如果结果是那样,我觉得我对苏晴还是不够了解。
她说不会影响我们夫妻的感情,那就相当不可信。
另外,从今以后,我发誓在也不会来苏晴的家里了。
下了楼之后,我们上了各自的车,我开车去了公司,她开车去了工厂。
在分别的时候, 我甚至都没有跟她打声招呼。
汽车奔驰在宽敞的马路上,很快到了公司。
首先是李小柔给我汇报近期的工作,然后是诗梦对我讲,近期有个客户要来考察。
“那你去安排吧。”我说道。
诗梦立刻跳了起来,“师父,你有没有搞错,什么事情都要我做的话,那还要你这个总经理干嘛呢?”
这个死丫头,再一次冲我发火!
不过,看到她整天这么兢兢业业做事的份上,我是不会跟她计较的。
“诗梦,我这是在锻炼你呢。”我的眉头一紧,“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整个公司里,我最想培养的人就是你,因为你以后,是要坐在我位置上的人。”
意料之內外
随后,我一只手拍着桌面,“难道你一直想要在副总的位置上干下去不成?”
诗梦站起身来,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我谢谢您老人家还不成?”
她说完往外走,走了几步之后,又站住了,满眼含泪地说道,“我昨晚上加班到凌晨两点钟,您却一天天的不来上班,还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我一个人做两个人的工作,真是要命!”
她说完这话,满是委屈地走了。
这段时间,我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
可是,现实情况是,那么多的事情,我不做不行的。
就比如说,我今天计划联系虾米和虎子,旁敲侧击地问一下,他们有没有毒贩过来,这毕竟是警察同志的委托,我不可能不放在心上的。
还有就是灭绝师太那边,那可是关乎到姚氏集团未来发展的事情。
等扳倒了郭立,我就从公司里辞职,全心全意地帮周蕊做工程去了。
这样,也就不用站着总经理的位置不干活,诗梦也就不用这么累了。
就在这个时候,灭绝师太给我打来了电话。
电话里她只说了一句话,“我在你楼下呢,赶紧下来。”
我立刻从椅子上做了起来,并且快步地下了楼。
而这个时候,诗梦正召集公司的中层干部开会呢。
搶夫記-霜降時分 今年霜降時分
见到我要走,诗梦一把拉住了我,“师父,马上要开会了,您又要去哪呀?”
男神是怎樣煉成的
“会你先开着,我去楼下半点事情,很快就上来。”我说完,急匆匆地下了楼。
楼下的咖啡馆里,灭绝师太正坐在一旁看手机呢。
可是,我分明看的出来,她的心思完全不在手机上,因为,她一会儿看向旁边的服务员,一会儿又看向窗外的车流。
当我走了过去之后,灭绝师太立刻收起了手机。
“今天没有去公司呀。”我笑着说道。
这个和尚种田就变强 黑桃十叁
灭绝师太没有回应我的寒暄,而是直接交给我一个袋子,“这是郭立所有的证据,我希望你能扳倒郭立。”
我接过了东西,打开之后,粗略地看了一遍,里面全都是郭立这些年来,在姚氏集团内部做干的非法的勾当。
我很诧异,“你这是从哪里搞到的?”
我的魔王城有皮肤 红烧煎蛋
灭绝师太一摇头,她的凝重的脸色上,露出一丝恨意,“这你就不要管了,总之,你要把郭立给干掉。”
我将东西收了起来。
灭绝师太犹豫了一下,然后又给了我一个优盘,“这东西,是在郭立的电脑上发现的,如果那些资料不够劲儿,这些或许也会有用。”
“什么东西?”我诧异地问道。
“回去看看你就知道了。”灭绝师太说道。
沉默了一下,我还是问出了我的疑问,“是什么要你一定要绊倒郭立呢?”
昨天晚上,灭绝师太可是口口声声说自己要回家结婚的,不想掺合我们郭立之间的斗争。
死亡教室
我的美女主播姐姐 舊生
可是,她为什么转变的如此之快呢?
难道,她的背后还有其他什么人,指使着她这么做不成?
“我恨他!”灭绝师太咬着牙说道。
我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希望她能够继续说下去。
果然,没绝师太又说了,“我前天的时候,递交了辞职报告,昨天也没有去上班。”
“却不料,他跟我翻脸了。”
“他不允许我辞职,并且昨天晚上的时候,把我大骂了一顿。”
听了这话,我顿时明白了。
灭绝师太年龄不小了,早就到了该嫁人的年龄,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想要嫁的人,郭立却阻止她,灭绝师太不翻脸才怪呢。
“这个郭立,简直太可狠了。”我气鼓鼓地说道。
我们正聊着呢,灭绝师太的电话再次响起。
灭绝师太掏出电话看了看,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她给我看了看电话屏幕,是郭立打过来的。
灭绝师太将电话丢在桌子上,关了手机铃声。
随后,灭绝师太站了起来,“我去个洗手间。”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
大概过了半分钟左右,灭绝师太的电话响一下提示音。
我忍不住拿过来看了一眼。
上面是郭立给她发来的一条信息:想要钱,做梦去吧,你这条贱狗,永远也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看了这条信息,我心中暗骂,郭立这个王八蛋,简直天不是东西了。
夢裏方知身是客
我将手机放在原来的位置上,等灭绝师太回来之后,我向灭绝师太起身告辞,回了公司。
到了公司之后,我快步走向了会议室。
刚推开会议室,却听到诗梦说了一句,“散会吧。”
她起身的时候,扭头看了我一眼,随后从我身边走过,脸色难看至极。
诗梦走了,剩下的其他中层管理们,全都又坐了回去。
我咳嗽了两声,“你们按照副经理的要求,落实好各项工作,都去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