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飞哥…”
李长远嘴唇颤抖,看着刘飞。
“你看,原本好好的选择题你不愿意作答,那么我只能把你带到这里来了。”
刘飞冷笑一声,身子往前探了探,直视着李长远:“来,告诉我你的答案。”
“选择一:你死,去见肖燕美。”
“选择二:说出黄珊珊那件事的真相吧。”
為君翻作琵琶行 團大人
他顺手拿过身边的帆布包来,拉开拉链取出一个专业摄像机来,再把摄像机支架架起来,一切准备就绪。
——————
“你选第一个,你就不要动。”
刘飞回头看着李长远:“如果你选第二个,那么你就站起来,自己走到摄像机面前,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到时候,我会专门开一个社交账号,账号名字就叫李长远与黄珊珊案,我会把你的交代都发到上面去,让大家来做一个评判。”
“哥,没那个必要吧!”
李长远是怎么也愿意这样做的:“真的,哥,没有这个必要。”
“我是让你做选择,交答卷,不是让你在给我出命题!”
英雄命運 圓圓的熊
刘飞语气梆硬,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整个人冷冷的,他又从帆布包里丢出一沓照片来:“你不是一直都觉得你没有错嘛?那么就把这件事交给大家来进行评判吧。”
这沓照片,李长远非常的熟悉,正是他当初拍下来的东西,后来还给发到网上去了,同样,也拿着这些照片跟视频,去威胁了邹泽询跟黄珊珊,让他们被迫出具谅解书。
剑破苍穹 会飞的胖猪
李长远几乎是快哭出来了,哀求到:“飞哥,你给我个机会啊!”
他非常清楚,如果自己选择了第二个拍自述把当初的那件事公之于众,那么面对众多网民的口水,他们一家子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去,他甚至都能猜到,接下去,会有很多的大神,会把他们一家子的信息全部给人肉出来,公布于众。
到时候。
不单单是这个案子要进行重新追究,就连他的父亲都跑不了,教唆自己的秘书去威胁他人,事情发展到最后,他老爹李绅都会垮掉。
他担心的倒不是李绅这个人会不会有事,他担心的是一旦老爹垮掉,公司跟着也会垮掉。
到时候。
都市魔戒
他就一无所有了。
他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不能没有钱,他太爱金钱了,没有了钱还不如叫他去死。
但是第一个选择,让他死,他也是不愿意的。
“给你一个机会?那踏马的谁给黄珊珊,给邹泽询一个机会?!”
刘飞棱着眼珠子看着李长远,声音激动的说到:“你在玩弄他们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给他们一个机会?!”
“你在威胁他们的时候,又有没有想过给他们一个机会呢?就是因为你,造成了邹泽询跟黄珊珊现在的局面,你总说给你一个机会,但是你的所做所为,你给过你自己机会嘛?!”
“邹泽询跟黄珊珊,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情侣,他们只是想好好工作赚点钱,他们有什么错!但是谁给他们这个机会呢?!”
刘飞一口气的连番质问,李长远整个人就沉默了。
面对这些质问,他无力反驳。
良久。
李长远咬了咬牙,心一横,语气也提高了几分:“是,我承认,自己当年年少无知做错了事情,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谁年轻的时候还没有一个犯错的过程呢?我很诚恳的对我以前的事情进行道歉,真的,我也愿意去弥补。”
他说到这里,抬头看向刘飞,视线与之对视:“飞哥,我记得你跟邹泽询黄珊珊他们不认识的,没必要为了他们弄到这个地步啊,我给你钱好不好,你就放过我吧!”
“你既然愿意对之前的事情道歉,那么你就去拍自述啊!”
刘飞压根就没有搭理他:“老子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嘴巴子会说的人,嘴上说的比谁都好听,但是一个个比谁心思都阴险,你诚恳道歉?你诚恳个屁!”
李长远也急了,争论到:“飞哥,你相信我啊!”
“我信你?”
刘飞冷笑一声,起身站在了李长远的面前:“你怕是不了解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吧?我跟你说说。”
“我以前呢,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营业员,上班好好工作,就指望着那么点工资过活,但是呢,我的领导怎么对我的呢?对我各种谩骂各种人身攻击。”
“我做错了吗?其实我没有做错什么?其实我做事很差劲嘛?不差劲,但为什么人家要骂我呢?因为我老实,领导在工作上有不顺心的拿我出气。”
刘飞深呼吸了一口,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到最后我怎么做?我崩溃了,我拿刀挟持了她,差点把她做了,但是你要说她对我做了什么嘛?她没有。”
泡沫之夏
“她从来没有打过我,但我为什么要对她动手?因为她迫害了我的精神,她弄的我精神崩溃了,所以我对她下手了。”
“最后我怎么放过她的呢?因为她认错了,她对我认错了,态度很诚恳,所以我放了她,她还主动对我出具了谅解书。”
“而你呢?你再看看你自己?!”
刘飞死死的盯着李长远:“你不单单是对他们造成了伤害,你事后非但没有认错,你还继续对他进行了迫害,你让他的精神开始变得有问题,他成了一个神经病。”
“他的这一辈子,也就是这样被你给毁了!”
“所以,他委托了我来向你讨债!我当然接啊,因为我本身就有这种类似的遭遇!”
说到这里。
网游之创世三国 冻羽
刘飞伸手摸兜,掏出一把折叠刀来。
刀面弹出。
锋利的刀刃在黯淡的灯光下,却寒光闪闪,蹭亮的。
“这把刀非常的锋利。”
刘飞扭动着刀把,上下扫视着刀身:“我想,一会在了结你的时候,它会非常快,应该不会让你有太大的痛苦。”
李长远“咕咚”咽着口水,整个人往后退缩。
“但是呢,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痛快的。”
我的先知女友
刘飞拿着刀慢慢向前:“你宁死都不愿意坦白自己的过错,不愿意去面对去承担,所以你会死的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