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无尘子是被抬回的道家小院,一身青衣道袍上全是鲜血。把白仲和弄玉都吓到了,才一个早上怎么就成了这样。而且有六剑奴和少司命守护着,整个新郑还有谁能把他伤成这样。
“发生了什么?”白仲看着六剑奴厉声问道。
星鸿看着少司命将无尘子安置好,才将开口解释道:“被道经之龙反噬。”
白仲点了点头,也才松了口气,不然真要有个高手能将无尘子伤成这样,那就是真的恐怖了。
第二天,无尘子依旧是没有醒来,直接把众人都吓坏了。
“去镜湖医庄,请念端大师前来。”白仲皱了皱眉说道,庆幸新郑离镜湖医庄并不远。
六剑奴却是没有动,因为他们是罗网的杀手,他们去了也没有用,念端大师是不会见他们的。
白仲看向弄玉,也只有弄玉比较合适去做这事,少司命不会说话,而且也不会离开无尘子半步。
弄玉点了点头,直接转身离开。
白仲看了星鸿一眼,然后开口道:“有些事情,无尘子不愿意去做,但是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
星鸿点了点头,闪身出了小院,悄悄的跟在了弄玉身后。
“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无尘子的期望。”白仲叹了口气,无尘子身受重伤的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否则整个新郑,想要他死的就太多了,阴阳家的,韩王安,姬无夜,甚至卫庄他们也是一样。
弄玉离开了道家小院,第一反应就是要前往紫兰轩告诉紫女和张良他们,但是走到半时,又转身离开了,直奔新郑城外的镜湖医庄。
星鸿身影浮现,默默的看着她朝镜湖医庄而去,也是松了口气,他知道无尘子对弄玉的重视,否则也不会让她一而再的犯错,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出手杀了她。
“你是什么人?”端木蓉看着突然出现在镜湖医庄的弄玉,蹙了蹙眉问道。
弄玉沉默了片刻,才开口的:“道家天宗弟子,弄玉,有要事求见念端大师。”
————
“你不是道家天宗弟子!”端木蓉直接否决,道家天宗弟子都是超然物外的性格,身上的气质也是遗世独立。弄玉身上的红尘气息太重了,说是人宗弟子还有可能,绝不可能是天宗弟子。而且道家天宗弟子从来不会下山,更不可能出现在新郑。
“你到底是什么人?”端木蓉警惕的抽出来三把银针,看着弄玉问道。
“我来是想请念端大师前去救救无尘子掌门的。”弄玉急忙说道。
端木蓉摇了摇头,这更无可能,所有人都知道无尘子修为尽失,已经返回太乙山,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新郑。
念端大师也是从药房里走了出来,看着剑拔弩张的端木蓉,又看向弄玉,微微皱眉问道:“你说无尘子掌门受伤了,可有什么依据?”
无尘子身边高手众多,晓梦掌门,少司命,单单是这两人,就足以让天下高手退步,又怎么可能受伤。
“道经之龙反噬。”弄玉开口说道,神色焦急。
念端大师皱了皱眉,能够说出道经之龙就证明眼前这个人应该跟无尘子认识,但是她自称道家天宗弟子,这就很矛盾了,她身上没有一点道家功法和天宗弟子的气息。
“你怎么证明你是道家天宗弟子?”念端大师开口问道。
弄玉一怔,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证明,无尘子只是说了一句让她加入道家天宗,却没有给她任何天宗弟子的凭证信物。
“道家新郑外门管事弟子,规见过念端大师,端木姑娘。”规也来到了镜湖医庄。
念端大师和端木蓉看向规,她们是认识规的,于是开口问道:“无尘子掌门可是在新郑?”
规点了点头道:“掌门如今被道经之龙反噬,昏迷不醒,所以规特意前来请念端大师前去救助。”
念端大师又看向弄玉,然后看向规问道:“此女说是你们道家天宗弟子,可是真的?”
瓶水相逢 紫雪銀耳
规看着弄玉,随后看向念端大师和端木蓉点了点头道:“掌门已经答应收她入天宗修行。”
端木蓉这才收起了银针,却是皱了皱眉,无尘子不是那种见了美色走不动道的人,身边的红颜知己也是一个接着一个。怎么会收这么一个红尘气息如此重的人入道家,而且还是道家天宗。
“念端大师,端木姑娘!”姬丹终于是到了新郑,从蓟阳城到新郑其实并不远,他应该比齐使到的更快,只不过他早就知道自己争不过齐王,所以一路过来纠集了一群游侠儿和信陵君曾经的门客。
“燕国太子姬丹?”念端大师是见过姬丹的,只是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最近他的名声可不怎么好。
“太子丹有什么事么?”念端大师皱了皱眉问道。
姬丹看了看正要外出的念端大师,摇了摇头:“既然念端大师有事,丹改日再来拜访。”
规皱了皱眉,姬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掌门重伤的事决不能外泄出去。
“念端大师请!”规看向念端大师说道。
念端大师点了点头,她只管救人,其他的事情与她一概无关。
“跟上去,能请动念端大师亲自前去救治的不会是普通人。”念端大师走后,姬丹开口说道。
“通知六剑奴剪掉尾巴!”规停了半步对弄玉说道。
弄玉点了点头,没有跟规他们一起走,而是留在了原地,等着那群尾巴跟上来。
“你先走吧,这里有我!”星鸿突然出现说道。
弄玉看了星鸿一眼,瞬间明白了,道家并不放心她,所以才会又让规前来,还有星鸿跟着,如果刚才她去了紫兰轩,恐怕现在紫兰轩已经化作一片火海了。
收購異星王子 夏小璇
“有些事,可一不可再,永远不要将别人的容忍当做自己娇纵的资本。”星鸿开口说道。
弄玉身影一滞,原来无尘子他们一直都知道自己给紫兰轩提供情报的事。
姬丹手下的游侠儿追了上来,然而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星鸿一剑给杀了,作为杀手,反追踪能力更在追踪能力之上。
等了一会儿,见再没有追上来,星鸿才转身消失在树林之中。
念端大师和规来到了道家小院,也看到了还在昏迷中的无尘子,抓过他的手,仔细听着他的脉搏,微弱的有些吓人,而且全身筋骨仿佛中了道家皆字印一般全被打散了,而且身体也像瓷器一般,一碰即碎。
嬌妻小迷糊:神秘老公不好猜
“蓉儿,抓药!”念端大师写下来药方然后交给端木蓉说道。
端木蓉看完药方,点了点头,带着规去新郑药房抓药。
“你们怎么会出现在新郑,晓梦大师呢?”念端大师皱了皱眉问道,但是又瞬间反应过来,少司命不会说话。
于是小院里只剩下了捣药的声音,白仲也是提前躲掉了,六剑奴则是在暗中守护着。
无尘子被包成了木乃伊模样,只有眼耳口鼻留了出来,头发这都被剔除,但依旧还是没有醒来。
“齐国大军集结?”韩国朝堂都呆住了,三十多年不动兵戈的齐国居然会因为一个齐使的死亡直接集结了十万大军,这跟他们的预料完全相反了。
網球王子之逃不掉 蘭色新空
“齐军由齐国上大夫即墨统领,并且已经跟魏国达成了借道协议,出兵攻韩。”
妖刀逆鱗篇
整个朝堂一片沉默,他们都错估了齐国的野心,一个休养生息几十年的大国怎么可能那么安顺的做一只绵阳,只是想不到齐国要重新觉醒,却是那他们韩国开刀。
玄幻:復制就變強
“血衣侯来报,秦国上将军王翦率二十万大军已经攻破赵国野王,陈兵边境,似乎在等什么。”
韩国朝堂彻底慌了,他们知道王翦在等什么,那是一道韩国的催命符,他在等的秦齐联手伐韩的国书,等着秦王宫发出的灭韩王令。
张良,张开地都是面如死灰,无力回天了,魏国借道,秦齐大军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三十万,韩国拿什么来抵挡。
“去小圣贤庄吧,韩国谁也救不了了。”张开地叹了口气说道。
张良拳头紧握,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公主出阁之事居然成了韩国灭亡的导火索。
“你知道儒家会怎么记录韩国灭亡之事么?”闲峪和韩檀也来到了新郑,闲峪看着韩檀问道。
“儒家怎么写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们小说家会怎么写。”韩檀说道。
“哦?”闲峪有些好奇,韩檀认为他们小说家怎么写。
七星龍王
“你们会写,韩国公主倾国倾城,与齐王建相恋相知,结果被韩王和大将军姬无夜生生拆散,于是回到齐国的齐王建,一怒之下冲冠为红颜,覆灭韩国,抱得美人归。”韩檀说道。
闲峪一愣,你是真敢想,不过确实很不错,可以考虑考虑,毕竟百姓喜欢听的不就是这种英雄美人的传记。
正在统兵攻打燕国的李牧叹了口气,韩国没了,他无能为力,齐国和秦国一起出兵,韩国有没有函谷关一样的天险守护,如何挡得住齐国和秦国的两面夹击。
“魏国呢?”李牧叹了口气,魏国与韩国全面接壤,如果韩国灭了,下一个就是他魏国了。
“魏王已经决定借道给齐,同时任命廉颇为相,统领魏国大军,趁机掠韩。”亲信说道。
李牧松了口气,廉颇终于是被魏国看中出将入相了,即便没了韩国,有了廉颇的魏国和自己的赵国,加上崛起的齐国,未尝不能跟强秦一战。
不老王妃 纱舞
魏安厘王也是无人可用了,信陵君一死,魏国就失去了主心骨,好不容易有个龙阳君帮他把持朝堂,结果龙阳君又留书跑了,如今齐秦攻韩,他再不做点什么,下一个倒霉的就是他魏国了。
毕竟齐秦时代结盟,韩国没了,就是魏国夹在了秦齐中间,两国绝对会再度联手攻魏的。于是魏安厘王想到了留在大梁的赵国名将廉颇,亲自去请廉颇出山为相,统帅魏国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