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倒回重啓
小說推薦萬界倒回重啓
“李兄,已经决定了吗?”文曲鑫问道。同样的品级,京官可比地方官受重视多了。而且,外派的官员很容易被人打压、抢占功劳和政绩。
“嗯。我是家中独子,将来肯定是要在父母身边尽孝的。”他们家有钱无权,这也是父亲一直想要他科举当官的原因。可是他有自知之明,他的能力能够走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与其虚耗光阴,不如到地方兢兢业业做事。
“那我们的家人就有劳李兄照顾一二了,今后李兄若是有什么难处大可写信给我们。”钟楼道。
“是极,是极,咱们以后可别断了联系。”文曲鑫道。
他们不远处的房间里,赵淼正在思考自己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她现在挂着一个丰登县主的名头,但许多人对她避之唯恐不及。三皇子离开去了封地,荀殊也没有来找过她。
赵淼现在的父母一直催着她嫁人,却不知道上层圈子里面已经没人敢娶她了。让赵淼余尊降贵,赵淼当然不乐意。
她是天选之人,凭什么嫁给凡夫俗子。之前找荀殊,那是因为几位成年的皇子都早早的成婚了。要不然她肯定是要嫁给皇子,母仪天下,然后以她先进的知识带动整个大夏朝的发展。
荀殊不来找她也好,上次的事情让赵淼见识到了权力地位的美妙。凤玲郡主没她聪明、没她漂亮,算计凤玲的事情她连知道都不知道,却被连累成了这个样子。赵淼心里既气又怒,与此同时心里升起了对权势地位的渴望。
三皇子走了,不还有大皇子和二皇子吗?再说了皇家的妾那可不算妾。
钟楼回去的路上,打包了一盒冰激淋。没错,百味居除了饭菜美酒,各色的糕点、冰激凌也很出名。而,凤玲郡主很喜欢吃冰激凌。
“矜才兄,这么热的天,广修买冰激凌带回去,到家岂不是化了。”秦书航道。钟兄买那么多,不是浪费吗。
“没事。”明琛回道。心里暗道:广修似乎对凤玲郡主很上心啊。
钟楼回到家,先把吃食送到了栖双院。
“夫君,你太好了。”商珠珠看到冰激凌立刻欢呼了一声。
“一天只能吃一个,今天你先挑一个。”寒凉的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虽然他一直用灵气替妻子调理身体,但凡人的身体还是要多注意一些。
“你不给我吃,冰激凌放久了可就化了。”商珠珠有些不开心。不给她吃,为什么买这么一大盒,每种口味都有。
“放心,绝对不会化,而且味道也不会变。”不过是一个法决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那好吧。我选草莓味的。”
钟楼把食盒放在了徐嬷嬷那里,让她盯着妻子,一天只准吃一个。
徐嬷嬷看着高高兴兴吃冰激凌的自家郡主,心里一点都不平静。郡主这是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姑爷哟。
钟楼第二天去上早朝之后,徐嬷嬷开始明里暗里怂恿着商珠珠回娘家吃饭。
“嬷嬷,家里这么凉快,为什么不叫父王、母妃过来。”商珠珠觉得把父母请过来,一起吃火锅肯定特别舒服。
“王爷、王妃不喜欢去别人家做客。”徐嬷嬷硬着头皮道。
“那好吧。父王、母妃也真是的,我等会一定好好跟他们说说……”
淮南王府。
“母妃,我父王呢?”
淮南王妃好些天没见女儿了,这次见面发现女儿整个人钟灵毓秀、皮肤白皙如玉。“珠珠,你是用了什么护肤品吗,怎么像是换了个人,这变化也太大了。”
徐嬷嬷整天跟凤玲郡主待在一起,只觉得郡主变得好看了。听到王妃的话,认真端详,这才发现郡主确实变化很大。以前只是中上之姿的郡主,现在绝对算得上上等姿色。
“嬷嬷快拿镜子来,让我看看。”
女人都是爱美的,商珠珠看着镜子里面自己的脸,笑得一脸得意。
看到王妃、郡主聊起了护肤品,徐嬷嬷心里着急的要死。拿出食盒出声道:“王妃,郡主,这是姑爷给郡主准备的冰激凌。”
“嬷嬷,刚好今天的我还没吃呢。母妃也过来挑一个吧。”凤玲郡主高高兴兴的招呼母妃大人。
“东西是姑爷昨天带回来的。”徐嬷嬷继续道。
“我今天吃一个巧克力味道的,母妃你要什么口味的,我给你拿。”
“都下去,香梅你看着点别让人靠近。”
淮南王妃安排好了,才开口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母妃,你干什么啊?”商珠珠还有些摸不着头脑。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母妃。
“王妃,姑爷很不对劲。这冰激凌姑爷昨天拿回来,没加冰没怎么的,却一点都不会化。还有姑爷的府上,太阳再大、外面再热,姑爷府上都没有一丝暑气。”这哪是普通人能办到的,明显是妖啊。
“你说的都是真的。”淮南王妃心里突突跳个不停。
徐嬷嬷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老奴敢拿人头担保。”
“珠珠,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淮南王妃上上下下把自家女人看了个遍。
“没有不舒服啊,就是王府太热了,我有点出汗。”习惯了舒舒服服的日子,猛然闷热出汗,她有些不适应。
婚前试爱:绯闻萌妻嫁给我
“你这丫头,女婿与你同床共枕,你就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吗?”淮南王妃有些后悔把女儿教的不轶世事了。
商珠珠有些脸红不好意思,“夫君有时候不小心在我身上留下了痕迹,我不高兴,他抚摸过,那些痕迹就消失不见了。”
这么明显不正常的事情,女儿居然一直没有告诉她。淮南王妃心里又气又呕。
钟楼从衙门回到府上,就听到管家汇报妻子一早去了王府现在还没有回来。
到了淮南王府,钟楼明显感觉到淮南王一家三口对他的态度很不对劲。
“岳父、岳母、大哥,我来接珠珠回家。”
淮南王鼓起勇气,开口道:“你娶珠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不管你是狐狸、还是豺狼,我不会让你祸害我的女儿。”
“狐狸、豺狼,没想到岳父大人的想象力倒是挺丰富的。”
接下来钟楼给自己编了一个修仙的师父。师父发现他是修仙的好苗子,想要让他修仙。无奈他被凡事的亲情所累,没法离开。师父不忍他的天赋荒废,给他留下了修炼功法。
“所以你不是妖物。”
“不是。您可以去查我的来历。”
钟楼好不容易让商家三口相信了他所说的话,为此他还表演了好几个法术,就连掌/心/雷都表演了一翻。
“你对珠珠是什么想法?”淮南王府问道。这样一个修仙的女婿,会对她女儿好吗?更何况,两人的婚事还是因为意外。
“珠珠是我的妻子,我自会对她好的。”他心里其实挺喜欢明艳鲜活的商珠珠。要不然他有的是方法毁掉两人的婚事。
里间的商珠珠走了出来,“你当初给我披衣服的时候是不是做了什么,当时我忽然觉得没那么冷了。心里还一直在奇怪怎么回事?”
火影之日向耀光
钟楼还以为商珠珠当时什么都没发现呢,“我替你把衣服弄了个半干。”
“原来是这样,我还一直是自己的错觉呢。”商珠珠有些不好意思。原来夫君那么早就帮过她了,她后面还对他态度很不好。
淮南王妃都快被女儿气死了,这是心眼有多粗。才会觉得衣服从湿哒哒变成半干是自己的错觉。
淮南王府一家四口,只有商君武有灵根,还是一个四灵根。知道自己很难修出成果,商君武果断放弃了修炼。
钟楼则是给王府布下了防御阵、聚灵阵等等阵法。现在淮南王府也变得和钟府一样的凉爽。
钟楼这个淮南王府的女婿,一般人可不敢得罪。他对公务本身也不大上心,没事就是看书、修炼、哄哄小妻子。
中间夹杂着湖广等地水患,明琛明示暗示他出手。钟楼只能御剑去湖广给岌岌可危的大坝布置了一个加固阵法。
听到大坝明明一副快塌了的样子,却一直不见塌。明琛笑着摇了摇头。
“广修,这份密报,你看看。”淮南王皱着眉头,道“这个赵淼到底有什么魔力,以前三皇子对她就很不一般。现在大皇子、二皇子也都和这个女人有了牵扯。”
“不瞒岳父,那个赵淼确实与常人不同。她是异界之魂,用得好的话绝对是大夏朝发展的一大利器。”钟楼早就发现他的岳父大人与外界传言不符,是一个特别聪慧有能力的人。
“怪不得她可以拿出那么多新颖的东西。”淮南王早就开始关注赵淼了。
淮南王这边还没有动作,赵淼就从京城消失不见了。大皇子、二皇子派出了许多人都没有找到赵淼的下落。
一年后,今天是半月一次的大朝会。
钟楼和明琛站的位置不算靠前,但也不是最后。秦书航和文曲鑫站的比两人靠后一些。
踏踏踏,一队手持刀剑的侍卫包围了所有人,最后进来的是一身黄色蟒袍的商君越。
商君越满脸的戾气,他杀光了所有兄弟,父皇依旧不肯松口把皇位传给他。这让商君越心里恨的不行,难道出身就这么重要。大皇子可以、二皇子也可以,就他这个宫女生下的三皇子不行。
“诸位应该明白自己是何等处境。父皇已经传位给我了,我相信诸位应该知道该怎么办。”商君越冷声道。
淮南王没有出声,在心里思考,是不是赵淼给了三皇子什么东西,要不然三皇子这么点人,怎么拿下了有御林军保护的皇宫。
明琛和钟楼对视一眼。
“三皇子,本王不管你使了什么手段,你先把皇兄放了。”淮南王对皇帝还是有一些兄弟之情的。这些年皇兄对他一直都挺不错的。
谁也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的会是淮南王。这会大家对淮南王都改观了。淮南王虽然混不吝,但他重情重义。
“皇叔,想见父皇,我这就让人带你去见父皇。”商君越话一出口,后面就出来了两个侍卫。
淮南王眼巴巴的瞅着自家女婿,钟楼有些无奈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站在了淮南王的前面。岳父大人明知道是这么个情况,为什么要站出来逞英雄。
“我不伤你们,现在收手,把其他人交出来。”
钟楼站在淮南王前面,众人都对钟楼这个吃软饭的淮南王女婿高看一眼。等到钟楼的话一出口,众人则觉得淮南王这个女婿似乎有些不大聪明。
“好好好,我倒是小看你这个小白脸了。既然如此,就由你替诸位大臣试一试我的神器了。”商君越说着掏出了一把枪,冲着钟楼就是一枪。
戲說女巡按
砰!
众人吓了一跳,回过神就看到了停留在钟楼身前不得寸进的子弹。
“贤婿,快,把所有人都抓起来。”淮南王就喜欢女婿在他面前表演仙法。以前女婿总是不理会他,今天终于可以大饱眼福了。
“好。”钟楼一甩袖子,一阵风扫过,三皇子的所有属下就被放在了一起,还都被定住了身形。
商君越被眼前的景象弄得心里一慌,连续开了许多枪,都没有伤到钟楼。
明琛则是夺过三皇子手中的枪,两眼放光的开始了研究。
明大人想要阻止已经晚了。叹了一口气,暴露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他儿子修仙,这可没什么丢人的。正好可以让那些老家伙知道,他儿子不是身体有疾不能娶妻,而是修仙不愿沾染凡俗。
有钟楼这个修仙者,三皇子的手下很快就全被抓了起来。也是这个时候众人才知道,陛下和诸位皇子全都被三皇子杀害了。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钟楼的管家徐伯带着先皇的圣旨来到了承乾殿。
淮南王和当今陛下并非一母同胞,淮南王是先皇最爱的女儿给他生下的皇子。先皇本打算把皇位传给淮南王,可惜他的身体撑不到淮南王长大。只能把皇位传给了淮南王名义上的兄长。
另一方面,先皇又给自己的暗卫首领留下了圣旨。如果当今陛下不能够善待淮南王,就让对方拥立淮南王登基。徐伯正是当初那个暗卫首领。
三皇子被囚,赵淼没多久就被找到放了出来。
这一年多,赵淼被三皇子囚禁。经历过不少折磨,三皇子的枪支就是赵淼被逼无奈拿出来的。
自己的岳父成了皇帝,妻子成了公主。钟楼的日子越过越好。不过,这次再没有人敢说钟楼是小白脸了。
与钟楼这个懒散的家伙不同,明琛特别有事业心。
赵淼依旧是丰登县主的身份,家里两个妹妹已经嫁了出去。赵淼则是没了嫁人的心思。特别是知道钟楼是修仙者,与凤玲郡主特别恩爱。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是她一直所求的。没想到当初她弃之如敝履的男人,把另一个女人宠上了天。
放開是我做過最勇敢的事 果橙哥哥
大夏朝谁不知道驸马和长公主恩爱。长公主嫌弃马车颠簸,驸马弄出了一点都不颠簸的马车。长公主怕冷又不想窝在家里,驸马弄出了可以让人时刻保持体温的温玉……
“淼淼,你拿出的枪,我做出了相似的。你帮我看看。”
赵淼回过神,看着一脸求知欲的明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脑中搜刮自己知道的知识,告诉对方。
抗戰之烽火漫天 南海雄鷹
有一个仙人驸马,现在谁不捧着长公主。长公主举办宴会,那都是争着抢着要去。
钟楼和商珠珠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也都随了母亲,没有修炼天赋。相反,现在的太子商君武生了三个儿子,两个都是双灵根。
商明言和商明威十三岁之后就开始跟着姑父开始修仙。
商明元都快羡慕死了,父王三个儿子,只有自己一点资质都没有。
單身母親 聽我講個故事
“行了,儿子。你爹四灵根,比你好一些,不也没去修炼吗?”太子商君武拍了拍儿子道。
这安慰还不如没有。商明元更难过了,合着就只有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钟楼一直陪着商珠珠,等到她离世,办完丧事。才离开京城,找了一座山隐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