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磁遁?!”
听到这个名字,猿飞日斩和两位长老都不禁一怔。
磁遁血继限界,在忍界中虽然并非仅砂隐独有,云隐亦曾有一位名为特洛伊的磁遁忍者,可那位不仅已经战死,而且使用的磁遁忍术与砂隐的完全不同,况且此刻提到的赤砂之蝎,显然也与磁遁忍者特洛伊也毫无关联。
其实,砂隐的磁遁与云隐的磁遁,其本质也是不同的,云隐的暂且不论,砂隐的磁遁来源于尾兽,也即一尾守鹤。
以砂隐村的第二代风影沙门为始,尝试着学习尾兽的力量,到第三代风影的时候彻底掌握了名为磁遁的力量,包括后来驱使砂金的第四代风影罗砂,继承的也是磁遁的传承。
事实上,以尾兽为师的,并非仅砂隐村一个,像岩隐村的熔遁,就是从四尾的身上得到的灵感,经过钻研、试验和推广后,甚至组建了一只熔遁忍者部队。
此外,雾隐的照氏也从六尾犀犬的身上得到启发,分别钻研了溶遁和沸遁。
当然,这两种血继限界直到如今的第五代水影照美冥成长起来,才终于钻研成功,否则以过去枸橘矢仓在位时大力推动更胜往昔的血舞政策,恐怕照美冥都不会成长至此乃至当上水影了。
话归正题,听到磁遁之名,猿飞日斩瞬间就想到了很多。
“最强风影的失踪之谜,与赤砂之蝎有关?”
虽然不知道人傀儡的事,但以眼前的信息,也足以做出这般推断了。
“没错。”
——————
夏树点头予以肯定地道:“根据当日与赤砂之蝎交手的土影之子所说,赤砂之蝎取出了一具特殊的傀儡,就是这具傀儡,施展出了三代风影的绝招。”
天路 小鐵匠
“傀儡,施展出了三代风影的绝招?”
水户门炎忍不住咂舌道:“砂隐的傀儡之术,竟然可以达到这种效果了吗?”
“让傀儡施展出忍术,这简直闻所未闻啊。”转寝小春也忍不住惊叹道。
作为比邻,木叶村对砂隐的了解远超其他忍村,傀儡师部队更是一旦开战,必然要面对的一股砂隐精锐,就算是木叶也不敢小觑,只是,傀儡师何时有了这种惊人的手段?
猿飞日斩没有纠结于此,随即看向纲手道:“你是因此才向砂隐发难?”
“是的。”
纲手坐在办公桌后,双手十指交叉,神色郑重地道:“砂隐当初以此为由向木叶开战,如今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砂隐也以战败落幕,可是现在真相揭露,证明当初砂隐的行为完全是蓄意挑事,所以身为五大国之一的忍村,木叶必须找回当初丢掉的面子!”
熾天使的追殺令 奈曉魚
听到这话,过去一直负责对外事务的水户门炎,立即从中听出了一些东西。
“火影大人,你的意思是……”
话语欲言又止,可想要表达出来的,在场的几人却全都明白。
“就是这样。”
夏树代替纲手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对猿飞日斩道:“三代大人,您请放心,此次调动边防部队,其实主要目的是向砂隐那边施压,关于这一点,相信砂隐那边以罗砂的智商,也很快就能意会的。”
“这样最好。”猿飞日斩闻言松了口气道。
虽然按照他的想法,事情既然已经过去,那就让它过去吧,况且砂隐虽然的确理亏,可就第三代风影的失踪这件事,砂隐也是受害方。
不过如今他毕竟已经退居幕后,木叶的权利传承到了后辈的手中,加上昔日波风水门担当火影的那段经历,所以对于纲手的决定,他终究没有再多说什么。
当然,以他对砂隐如今的那位风影的了解,此事的确不会激发太大的冲突,至于木叶能否借此事,在砂隐的手里得到些好处利益,那就看纲手的了,不过对此他并不太在意。
相比其他忍村,占据着忍界最好的土地的火之国,实在令木叶村本身就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优势,所以,昔日猿飞日斩的行事策略虽然有些守成,可是却将从战国结束后就是忍界各方势力眼中肥肉的木叶隐村,延续至今。
若当初当上火影的是团藏,恐怕木叶早已在战火中化为废墟了。
所以对于一点利益,并不被他放在眼里。
猿飞日斩与两位顾问长老带着满意的答案离去,夏树转头看向纲手,然后才说出来此的意图。
他并不是专门来为猿飞日斩三人解答疑惑的,而是为了另外的事情来到火影楼,然后恰巧赶上了三人到来。
“向北部边境的防御部队发令吧,命令加紧侦查力量,就以岩隐近期的行动为由。”
借向草忍村复仇来掩盖其他意图,如果是岩隐的话,并非不可能呢,毕竟过往岩隐村就干过类似的事情。
“嗯,这个借口不错。”纲手听了也忍不住点头赞同道。
行暮令 姜家小姐
“到时候或许会有伤亡,不过最终的结果无需担心。”夏树想了想还是提前说道。
“我明白。”
纲手却是摇头,淡淡道:“毕竟,哪有战争不死人的。”
身为早就成名的忍者,即使还做不到看淡生死,可接受能力总是比一般人强,况且如果想要做到那种事情,只是死一两个人,完全值得。
人魚帝妃
见此,夏树不禁松了口气。
虽然已经来到这个世界许多年了,可以说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对于木叶这个村子,也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一份感情。
蝕骨纏愛:厲少難伺候
可毕竟是外来人,除了对身旁有交往的人外,对其他的木叶忍者并无多少感觉,即使设计牺牲掉一些,在他眼中也只是数字层面的变化而已。
但纲手跟他不同,而且因为关系的改变,或者说是有些太过拉近,对这些事情他不得不顾虑纲手的看法,好在结果出乎意料顺利,否则说不得还得再费些周折。
帝少大人萌萌爱
“嗯,你能理解真是太好了。”
夏树感叹地说了一句,然后神色稍微严肃道:“那么,接下来需要关注的,就是与砂隐那边的接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