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新队伍启动的第一天!
“不管是回老家的还是留在宿舍的。
包括一二年级60人在内的。三个年级的选手全部都到齐了。
”礼酱看着眼前的选手们,对着片冈教练说道。
三年级的选手们现在属于半引退状态,既不留在队伍里,又没有完全的退出队伍。
毕竟他们是甲子园冠军的成员,很多选手比如哲队,纯桑等人。
废土修真的日常
他们受邀请参加日美亲善交流赛,还有片冈教练已经决定,让三年级的选手参加九月中旬的国体大赛。
也就是说,他们九月中旬的比赛结束才会彻底的引退。
所以这群人在旁边独立站成一排,一脸微笑的,看着一二年级的新队伍。
昨晚降谷一吃完饭就去睡觉了,所以他睡得有点多,明显睡眠过度。
而泽村却是完全相反,或一脸睡眠不足的样子。
“虽然你们也学到了很多,却没有像三年级选手那样成长起来。
那是因为你们的目标不够远大,只有每个人在练习的时候,还有很大的野心与梦想。
才能变得强大起来,才能克服困难险阻,坚持到最后。
快穿系統:男神養成手冊
我们刚刚拿到了甲子园的优胜,成为了这个夏天的王者。
但是那是前一代选手们努力的结果,现在需要你们来守护这个荣耀!
而且不要忘记了,同区的对手们,他们的新队伍已经开启了一个多月。
秋天的比赛,对于我们来说是无比艰巨的。
要打出不愧于王者称号的比赛。
就看你们这一个多月的表现了。
明白了吗?”
“嗨!!!”
“这位就是红海大相良的教练,落合教练!
今后也将成为我们的一员,协助我们的队伍。”片冈教练指着落合教练对着所有人说道。
“你好!!!”所有人齐声鞠躬问好。
“我是落合!
今后请多多指教!”落合教练说道。
“这就是新来的教练吗?”
“听说是监督主动要求的!”
“这是还是和仙道那家伙有关!”
三年级的前辈那边,开始小声议论着。
“落合教练!之后就请你多多指教了。
你先自由观察,熟悉一下选手们吧!”片冈教练并没有马上给他任何要求,先是以熟悉接触选手们为主。
“那么请主将来说句话吧。”礼酱看到介绍完毕,看着御幸笑着说道。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御幸撅着嘴走了出来,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满脸的不愿意。
仙道这是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他可是从昨天晚上就在期待着这一幕。
“那个……!”
“我该说什么?”御幸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看着太田部长问道。
他还是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这样形式说话。
“和大家打个招呼!
简单说几句就行了。”太田部长小声说道。
实际上太田部长这样说,御幸才更不知道该说啥啊!
“噗噗噗!
莫非那家伙在紧张?”二年级和旁边三年级的前辈们都开始偷笑了。
“嘿嘿嘿!好好说哦!
见习Leader!”泽村大声的喊道。
怕场面不够混乱的样子。
只有前园和仓持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仙道则是歪着嘴一脸坏笑。
“说实话,我是一脸的“懵逼”的。(懵逼中文发音,和仙道在一起久了,经常会蹦出一些词)!
总之……简单说几句吧。”御幸不好意思的说道。
“声音太小了,你可是见习leader!”泽村再次大声喊道。
泽村眼中的Leader,可是以哲队为标准的。
有气势十足的声音,而不是这种,满脸的羞涩。
“最近几天,我一直在看我们在甲子园,以及地区预选区和稻城实业的决赛像。
我不仅认识到了自己的不成熟,感受到了全国级别队伍的强大。
在那种级别的比赛中,我对队伍,几乎没有什么贡献。
特别是和稻城实业的比赛录像中,第一次,深深的感受到了棒球的可怕。
有数次局面中,哪怕只有丝毫的失误就会造成比赛的完结,选手们必须时刻保持高度的紧张状态。
比赛的时候我并没有多像,但是回看录像的时候,我深深的感受到了震撼与可怕。
既然要做,我就希望有一个好的结果……
我希望大家对于获胜这件事充满贪欲。
我们已经是王者了,我们必须要捍卫王者的尊严。
既然要做,那么目标显然是夏春连霸!
我知道这很难,我不太清楚甲子园的记录。
但是,我的印象中几乎从未有队伍成功。
那么我们就做这第一个。”御幸指着球场旁边,夏春连霸的横幅说道。
三年级的前辈们,以哲队为首,集体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真是的!”
“既然要打,当然要赢。”
仓持和前园两位副队长相继笑着说道。
降谷也因为这句话,燃气灶全开。
“说的好!
整个发言都没有结巴!”泽村高声说道,并且为御幸鼓掌。
“重点是这个?”仙道无语的嘀咕道。
“所以……,之后想说的话,我全都直说的。
请做好心理准备!”在其他人还在回味的时候,突然,御幸平淡而快速,犹如突施冷箭般的说道。
“喂……!
那家伙刚才……”
“不经意的……,说出了很可怕的话。”
“而且眼神很认真呐!”
“那么先从热身开始吧!”御幸根本不给大家继续议论纷纷的机会。
那么平淡又有些轻佻的口气,说着可怕的话,至少有那种氛围了。
“啊!!!这么小的声音,可听不见呢!
声音太小了!队长!!!”前园用巨大的音量在他身后吼道。
一下子就把这种氛围破坏了,而且御幸被吓得浑身一激灵!
“先热身!!!
开始了!!!
左眼陰陽之母子同身煞 張藝海
大声喊出来!!!”看着前园得意的笑容,他只能重新大声喊道。
而且脸蛋有些微红!
“呦西啊!!!”泽村自然是第一个响应的。
在御幸的带领下,一二年级的新队伍开始绕圈慢跑进行热身。
三年级的前辈们,也自行开始了热身和训练。
期间,两位副队长,可是一直在挑御幸的毛病,弄得御幸好烦躁。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执着于胜利!
这确实像他风格的发言呢!”礼酱看着这一切感叹道。
“让他担任队长,您之前也这么考虑过吗?”礼酱问道。
“啊!
而且结城也极力推荐他们两个!”
“两个?说的仙道吗?”(礼酱)
“结城?”(太田部长)
“嗯!
虽然说仙道要更合适,但是他毕竟还是一年级。
我不想这么早就把一切都压在他的肩膀上。
我想二年级生们也是这样想的吧。
‘后辈的事应该由前辈来帮忙解决,后辈们只需要依靠前辈就行了。’
作为前辈的他们,也会有这样作为前辈的执着吧。”
应孕而生
而仙道则是在准备开始热身时,默默的退出了队伍,他可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在旁边观看了一会儿,缓缓走向了牛棚里的板凳****咧咧的坐了下去。
落合教练看到后,也慢慢跟了过去。(这个人走路没有声,像幽灵一样,让人感受不到任何气息。)
上一代队伍剩下的几位主力选手,他们的技术特点,落合教练已经非常熟悉。
片冈教练让他熟悉的,是其他选手,以及所有选手的性格特点。
作为队伍不可动摇的主炮,熟悉仙道自然是他的第一目标。
特别之前的会议上,让他感受到了,这位选手并不像,外界印象中的那样。
纯粹用身体,完全不动脑子来打棒球。
反而是一个精于算计的家伙,这一点全队没有人能和他相比。
特别从片冈教练那里知道了一些内幕之后,他对于这位选手更加感兴趣了。
仙道对于自己的实力,和大脑有着绝对的自信,而且从不小看任何对手。
从他说的一句话,“我不知道如何放水!”,就能知道这个人,对于每一个对手,有多么认真。
重生魔法妻 默默唧唧的貓
但是从他平时的表现来看,却以为他是完全另一种性格。
一副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的表情。
实际上,不管他是否有兴趣,其实都已经进行过观察和分析。
所以,如此谨慎又如此大胆的性格,使得这个人几乎从未吃过亏。
反而有无数人,因为他的外在表现,吃过他的亏。

我记得片冈教练说过,你很讨厌训练。
怎么突然对训练感兴趣了?”落合教练做到仙道旁边,主动搭话道。
“我自己确实不喜欢训练,因为我们队伍的训练太累了,但是不代表,我不喜欢看别人训练。
如果可能,我甚至想弄一瓶冰可乐,一边喝,一边看着他们训练。”仙道随意的口气回答道。
虽然口气是这样,不过他收起了大大咧咧的行为动作,给予了落合教练足够的尊重。
落合教练把这些细节看在眼里,在心中暗暗点头。
“你的性格还真是恶劣呢!
所以说,这就是片冈教练说你,经常想方设法翘掉训练的理由吗?”
“我可没有想方设法的翘掉训练,我只是在给我自己减轻额外的负担。
我可不像这些棒球白痴一样,训练都会觉得幸福。
而且我的身体可是很纤细的,如果那么大的运动量,我可是需要吃很多东西的。
这是为了不给其他人找麻烦。”仙道可不会公开承认,落合教练的说法。
做是一回事,但是如果承认了,那还得了?
落合教练看着这货满嘴跑火车,轻轻一笑。
“原来如此!”
这样两个人也算是达成了某种默契。
两人就一起观看球队的练习。
期间,落合教练也像仙道询问了一些问题。
比如每天练习多久,以及心情和想法之类的。
远处的礼酱发现,这两人让人意外的很有默契。
两人一起对队伍的训练,品头论足。
队伍只是简单的,绕着球场跑了二十圈,作为热身。
然后便开始了正式的练习。
虽说三年级的前辈们不再和一二年级混编训练。
但是他们还是要借用球场打击笼之类的设备。
还是或多或少的会给队伍带来一些干扰。
不过这些片冈教练,显然早有准备。
有限的设备,是让一,二年级和三年级错开使用的。
当然也有积极的方面,比如一二年级将有机会,向前辈请教一些打击技巧,站在打击区上会想些什么之类的。
不过打击方面,谁去找哲队请教谁懵逼。
校草校霸都去死
这个天然呆,用二年级前辈的话说,就是他的技巧和说法太过野性,完全听不懂或者完全没有参考意义。
毕竟哲队是一个,有时在准备打击前,会抓一撮沙子来测风速风向的人。
不过,投手阵和捕手阵相对来说就和谐了。
青道的牛棚很大,只需要,像以前一样,分组练习就行了。
宫内前辈自然就得和丹波前辈一组了。
当然少不了那个吵闹的家伙。
“唉?牛棚有顶了?”三个年级的投捕手一起向着牛棚走来的时候,泽村大声喊道。
“放假的时候,以前的OB为我们建的!
为了让你们在下雨天,也能尽情的投球……”御幸笑着说道。
“是这样吗?我才发现!”在牛棚里坐着的仙道突然发声。
神翎紀 楚曉晗
这货还真没注意到,脑袋上多了一个房顶。
“话说,你不是在这里做了这么久吗?”御幸吐槽道。
“所以说是才注意到嘛!”仙道笑眯眯的说道。
落合教练则是在观察着两人的相处方式,没有开口。
甚至可以说仙道自带光环,把他的存在掩盖了,都没人发现这里还做了一个。
虽然也和落合看到有人靠近,主动隐藏自己,往旁边躲了躲的关系。
而泽村和降谷,两个人凶狠的对视了一眼。
“我就算没有房顶也会投的!”泽村大声说道。
表示雨天不能阻止他这个,火焰一样的男人,练习的热情。
“两周时间,我就会把这个砸烂的。”降谷罕见的回应道。
两个人因为之前的王牌宣言,在较着劲!
让御幸很是无语,两个人就喜欢在这种奇怪的地方较劲。
不过,这种较劲并没有持续多久。
他们就进入牛棚,在先到等人的围观下,开始了紧张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