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推薦無限之神話逆襲
马小玲上到天台,等了不到两分钟,便见一团白云自天边飘来,悬浮在嘉嘉大厦天台之上,金鹏与雄霸便就这么站在云端。
小透明的末日生存法则
“这就是传说中的腾云驾雾吗?”马小玲仰头看着离地数米悬浮的云团,饶有兴趣的对金鹏问道。
苦境武学系统
“是啊!想学吗?”金鹏微微一笑,右掌摊开对向马小玲,做了个轻轻托举的动作,马小玲的身子便飘飞而起,落在他身边。
马小玲感受了一下脚下的感觉,就像是踩在地毯上一样,十分舒适。
听了金鹏的话,马小玲惊奇的指着自己道:“我可以吗?”
金鹏耸耸肩,道:“当然,聚云很简单,只不过你修为太浅,很可能飞不起来。”
马小玲翻了个白眼,“跟没说一样。”
金鹏咧嘴笑道:“这可不是废话,修为不够把你修为提升起来不就行了?这个之后再说,我们先去日本解决正事。”
“等等。”马小玲叫住金鹏,道:“我已经通知姑姑,她也要去。”
雄霸眼前一亮,跟金鹏对视一眼,金鹏立马知机的道:“那雄叔你去接一下老板娘,我们先行一步,盯住徐福他们,免得失去他们的踪迹。”
“好。”雄霸应了一声,往旁边踏出一步,又一团云气凝聚,托住他的身形,向着Forget it bar方向疾飞而去。
金鹏笑了笑,脚下云团一转,径往东北方向飞去,马小玲发现脚下景物迅速后移,下意识的抓住了金鹏手臂。
一开始她还有些紧张,待她发现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空气阻力,甚至连一丝风都没有,脚下云团稳稳当当,就像站在平地上并未移动一样,才放下心来。
这种踏云而飞的感觉,跟坐飞机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体验,四周无遮无拦,看到的是与坐飞机截然不同的风景。
“这么大一团云以这么快的速度在天上飞,地上的人看到会很奇怪吧?”
金鹏笑道:“他们不会奇怪,因为他们根本看不见这团云,你看。”
说着他伸手在身前一点,云团周围浮现出了一层薄薄的膜,就像一个气泡将云团包在里面。
唯美天使,雪之恋
马小玲恍然,道:“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感受到一丝风的原因吗?”
金鹏道:“是啊!灵力在体外形成防护罩,排开空气,所以不会产生空气阻力和摩擦力,也就不会出现音障。”
“否则我们如果以最快速度自低空掠过,光是带起的音爆就会震死很多人,甚至震碎房屋。”
马小玲咋舌,倒也是,以他从地球飞到月球都只需要一个多钟头的速度来算,那都是多少倍音速了?
……
那边厢,马叮当也等在天台,她同样有一个化妆箱,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一件黑色紧身连衣超短裙,手上还带着一双洁白的手套。
微卷的波浪长发束在脑后,少了几分成熟妩媚,多了一些英气。
跟马小玲的龙战衣一样,这件裙子的下摆与衣袖袖口处,都有一圈宛若火焰的图腾,毫无疑问,这同样是一件有辟邪护身功效的龙战衣。
存放各种符箓与驱魔工具的化妆箱放在天台矮墙上,她站在矮墙后,目光不知投向何方,只是似乎没什么焦距。
“这件裙子穿在你身上,很漂亮。”
忽然,身后传来了那道最近让她平静的心湖泛起涟漪的沉厚男声。
马叮当转身,双目顿时一凝,只见雄霸立于一团白云之上,而那团白云却是悬浮在离地几米的位置。
马叮当有些失神的道:“小玲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是神仙。”
雄霸微笑道:“早知道你是驱魔龙族的传人,我也不用瞒着你了。”
说着他手一挥,脚下云团迅速延伸,凝聚了一道由白云组成的台阶,刚好落在马叮当脚下。
马叮当定了定神,自失一笑,提起化妆箱,顺着台阶走到了雄霸身旁,而她每上一阶,那一阶梯云便会消失,待她上到云团,梯云便全部散去。
马叮当上下打量了一番雄霸,笑道:“不过你一身西装革履的腾云驾雾,跟神仙这种存在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是吗?”雄霸闻言微微一笑,一团云雾自脚下腾起,环绕而上,待云雾绕过他脑袋,雄霸的形象已然大变。
合体的西装已经变成一件雪白的道袍,这件道袍跟罗长风的不一样,其上并未印有太极图,白色为主体,在衣袖和衣摆的部位衬以玄色和浅蓝色纹饰。
这件道袍有个名堂,叫“儒风”。
除了衣服外,雄霸的大背头发型也变成了以白色道冠束缚的发髻,长发披散在脑后,还有两缕发丝自两鬓垂下,随着清风缓缓飘动。
嫁错恶灵进错门
还真别说,雄霸虽然修霸者之道,但在他变成这幅道人形象,又没有展现自身之道时,看上去一点也不霸道,反而有几分清逸出尘的味道。
“这样看着是不是就符合你心目中神仙的形象了?”雄霸虽然“现出原形”,颌下那一缕胡须却没有出现,看上去反而更年轻了几分。
看着这样的雄霸,马叮当不由自主的怔住了,不得不说,他现在这个形象get到了马叮当的审美。
虽然是道袍,但这道袍与俗世中的道袍完全是两个概念,不仅古风古味,马叮当竟还从中看到了时尚的元素。
她大学念的是中国语言文学系,可见她本身就比较喜爱中国传统文化,也就是在她的学生时代,还没有cosplay这个概念,否则她绝对是个绝美汉服娘。
片刻后,马叮当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欣赏之意,颔首道:“这就对味了,这身衣服很好看,是道袍吗?”
雄霸点点头,道:“是道袍,我纯阳派的道袍款式丰富,且皆有辟邪护身之效,比龙战衣只强不弱,我这还有一套女式的,你要不要试试?”
“在这?”马叮当意动不已,只是……难道就在里这换衣服?
雄霸展颜一笑,对着马叮当一挥手,刚才那一幕重现,一团云雾自马叮当脚下升起,她没有感受到任何异常,但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变了。
整体款式与配色跟雄霸身上的道袍一样,只不过完全是贴合女性身材的设计,凸显了女性的玲珑曲线,更显纤腰盈盈一束,看上去清丽出尘,飘然若仙。
她头上的波浪卷也变得顺直,以道冠束发,青丝自然垂在背后。
雄霸的道袍是“儒风·道长”,马叮当身上的则是“儒风·道姑”。
马叮当惊奇的抬起双手,那垂下的流云水袖,轻轻抚动的裙摆,无不戳中了她的审美。
雄霸见马叮当垂首左右打量自己,伸手在身旁一点,一块玄冰全身镜凭空凝聚,竖立在马叮当面前。
当马叮当从镜子中看到自身现在的形象,连她自己都几乎爱上这样的自己,“好漂亮的裙子。”
雄霸微笑道:“再漂亮的裙子,也要穿在适合它的人身上,才能体现出它的美。”
“不过你有句话说错了,这不是裙子,而是一件属于道姑的道袍。”
马叮当终于注意到,身上这件道袍,跟雄霸的道袍果然是同一类风格,看上去就像……情侣装。
看着玄冰镜,一个莫名的念头从马叮当心底冒了出来,镜子中的两个人看上去……好般配啊!
這是壹個遊戲
雄霸给马叮当换上了儒风道袍,也不给她提出换回来的机会,挥手散去玄冰镜,道:“大鹏和小玲已经先行一步赶往日本监视目标。”
“这件事背后还有一些黑手,我们还是尽快赶过去吧!徐福我们会留给你们姑侄,至于其他人就交给我们了。”
“嗯。”
马叮当暂时也不再多想,就当过把穿古装的瘾吧!
雄霸心神一动,云团托着他和马叮当往日本方向疾飞而去。
马小玲的好奇马叮当自然也有,她也问出了相同的问题,“我们这么飞,不会被人发现吗?头上还有卫星呢!”
网游之天下无
雄霸自然也是现出护体灵力罩,给她解释了一番。
“叮当。”
—————
“嗯?”
马叮当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后才反应过来,雄霸一向称呼她为老板娘,这次叫的却是她的昵称。
雄霸面不改色的道:“你既然已经被逐出驱魔龙族,也就是说你是个自由人,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有没有兴趣拜入纯阳派,跟我们一起修仙?”
马叮当怔了怔,修仙吗?恐怕这世上,没有人不向往这种腾云驾雾,上天入地的大能大力吧!
但是她也很清楚,如果她真的选择拜入纯阳派,也表示她在另一些事上做出了选择,可现在,她还无法做出选择。
“我这算是遇到了仙缘吗?”她没有立刻给出答案,而是随口回道。
雄霸笑道:“在我们相遇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有了仙缘。”
马叮当苦笑道:“这段时间我脑子有些乱,很多事还没想清楚,给我一些时间好吗?”
雄霸欣然道:“好,我会等你给我答案,无论多久。”
这是一个好现象,脑子乱是因为她心里开始有了挣扎,就怕她什么都不想,脑子清清楚楚,毫不动摇,那样他将没有任何机会。
一个人只要心乱了,她就会下意识的想要将之捋清楚,等到她捋清楚时,结果也就出现了。
雄霸相信,他赢将臣的机会很大,尤其是当女娲苏醒之后。
自从加入诸天万界聊天群,他无论做什么都还没输过,包括原本一败涂地的人生,都被他生生逆转。
这一次……同样不会例外。
……
日本,四国大厦附近的天空中。
金鹏与马小玲站在云端,遥望着四国大厦的天台,马小玲手中举着一个望远镜,正在隔着数千米距离观察天台上的景象。
其实金鹏只需一道玄光术,就能将目标位置的景象呈现在眼前。
邪王独宠王牌悍妃
但是这样的手段,徐福和乌鸦这两只僵尸或许感受不到,但蓝大力一定会有所感应。
毕竟蓝大力跟徐福乌鸦不同,他并不是僵尸,而是女娲的五色使者,同样属于神的范畴。
他未必能发现金鹏的玄光术,但一定会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到时候就会打草惊蛇,惊走他们。
而像马小玲这样隔着老远用望远镜观察就没问题了,只要她不将视线凝注在蓝大力身上,他就不会出现被窥视的感应,发现不了异常。
通过望远镜的观察,马小玲基本看清了四国大厦天台的景象。
天台之上布设了许多帷幔,上面勾画着诡异的符文,帷幔下架着一个火盆,盆中没有任何可燃物,却燃烧着熊熊火焰。
火盆不远处摆着一个台子,方面放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身穿蓝色长风衣的光头大汉,与两个穿皮衣的人聚在笔记本电脑旁,正在观看笔记本上的画面。
马小玲放下望远镜,道:“那三个人中,哪一个是徐福?”
金鹏道:“白色短头发那个,长发戴面具那个是四百年前日本里高野法力僧乌鸦,他曾在四百年前就想要发动这个‘大血万字咒’,不过被德川家康派兵讨伐,失败了。”
“这次他以一个电脑天才化作的怨灵为勾魂使者,意图再次发动这个邪咒。”
马小玲追问道:“邪咒如果成功会有什么后果?”
金鹏解释道:“大血万字咒一旦发动,就会吸尽天下所有阳气,让男人全部变成女人。”
“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当世间只剩下女人,那么人类灭绝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由于世间阳气被吸尽,只剩下阴气,整个阳间也会变成阴间,地球就彻底成为了一片鬼域,而且是只有女鬼的鬼域。”
马小玲听得头皮发麻,这实在是太邪恶了,简直比灭世还恐怖。
灭世不过是消灭地球上所有生灵,可至少阴阳五行还是正常的,地球经过几千万年的重新发展,早晚会重新出现各种生灵,包括人类。
可这个邪咒若真的成功,地球就成了一颗死星,恐怕连外星人来了都活不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法咒?”
金鹏摊摊手,道:“还好现在只有乌鸦懂得这门邪咒了,只要杀了他,这邪咒就再也不存于世。”
七七事變
说完他神情一动,回头看向西南方向,道:“雄叔和老板娘来……我去,这什么情况?”
他话没说完便惊愕的叫了一声,马小玲奇怪的转头看去,便见一朵白云之上,一对男女身着古装,并肩而立,看上去宛若神仙眷侣。
香港1968 汪公子在年
马小玲惊呼道:“好漂亮的衣服,好像跟风虚真人的道袍是同类型的。”
随后她将目光投向了金鹏,两眼晶晶发亮,那意思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