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姑娘,你……”
堂屋里,白炽灯下,中年女人脸上笑着,
老人望着中年女人,有些欲言又止,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能说出什么。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这脸上笑着的中年女人,停顿了下目光,也没说什么,再转过了目光,望向堂屋门外。
虚掩了一半的堂屋门似乎挡不住带着寒意的清风,风带着落着的细雨卷进屋檐下,拍在门上。
屋里,愈加安静了些。
顶上白炽灯挥洒下的灯光映着中年女人脸上的笑容。
似乎只有渐冷的寒风,混杂些窸窣声。
……
“……他没了动静过后,我拿着菜刀,在那床边又站了很久。”
深海之戀:海皇妃 萌軟弱
中年女人说着,脸上还带着些笑容,望着身前,完好的那只眼睛眼底有些恍惚,似乎回忆着,
“……等到床上沾染的血液开始凝固,外面天又开始黑下来了,我才从那房间里走了出来。”
说着话,中年女人望着身前,眼底带着些茫然,混杂着些无措,
“……出了那房间门,我就站在了那堂屋边上……我不知道我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该去哪……”
眼底愈加茫然,中年女人继续往下说着,
“……又再那堂屋边上站了不知道多久。我想我或许该去做饭,每天中午,我都会在厨房做饭,然后自己吃……”
“……我就去了厨房,就像是平常一样,淘米,烧火,做饭……等饭熟了过后,我盛了两碗,放了一碗在他床边……平常他都不会吃,睡醒了过后,就会再出门喝酒……”
绝命毒尸 十阶浮屠
“……我在堂屋里,吃完了饭,然后把碗拿去厨房,洗了过后。再走回了堂屋里,然后走到了堂屋门口,坐了下来。
每天,吃完饭过后,我就会坐在堂屋门口,等他回来……”
堂屋里,白炽灯光挥洒下,映在地上的一道道影子随着清风微微晃动着,
中年女人的话语声响着。
旁边,老人听着,看着这中年女人,不禁有些沉默。
望着屋外,廉歌没转过头,也没转过身,只是静静听着。
豪門寵婚:老婆大人休想逃
……
“……我坐在那堂屋门口,门槛上坐了很久,好像是在等他回来,又好像不是……”
中年女人转过了身,望向了堂屋外,眼底还带着些茫然恍惚,继续出声说着,
“……我就坐在门槛上,望着屋外面,就记得天色越来越暗,吹过来的风好像越来越冷……一直坐在那儿,坐在凌晨……到半夜的时候,我就该把堂屋旁边地上的被子拖过来,拖到堂屋门口,接着等……可我没有起身,就在那儿坐着……坐到凌晨,天要开始亮了,又还没开始亮的时候……天边上,尽头的地方开始有些亮了,白了,我止不住的抬起头,看着那天边,好像头回看到那么远的地方……我从门槛上站起身,就那么朝着天开始亮的方向跑了出去……”
眼底的茫然褪去,中年女人望着屋外,目光有些恍惚,脸上笑容收敛了些,沉默了下,
“……沿着那方向一路走,等到天彻底亮开的时候,我从一座山丘上翻了过去,却又好像失去了方向……从那山丘上下来,我沿着山丘底下的路,一路往前走着……”
中年女人脸上笑容褪去,再沉默了下来,
这是她先前说她爹的时候也没有过的。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中年女人,也没多说什么,
收回目光,再看向了远处。
旁边,老人转过有些浑浊的目光,再望了望中年女人,站起了身,往旁侧走去,
中年女人似乎浑然不觉,只是有些恍惚着,望着远处,似乎回忆着,
“……小伙子,喝口茶水吧。”
老人摸索着,从桌角底下抽屉里拿出两个纸杯,加了些茶叶,拿着水壶往杯子里倒了些水,
先是端着杯茶水放到廉歌身前,廉歌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绯色豪门,亿万总裁惹不得
寻找真相
遊戲設計師的壹生 花未眠
老人摇了摇头,再佝着腰,转过身,端起另一杯茶水,递给了那似乎有些失神的中年女人,
“……姑娘,喝点水吧,喝着暖和点。”
看着那中年女人,老人出声说着,
中年女人转过头,看了看老人,没说话,端过水杯,先是两只手捧着拿在手里,紧接着,又重新放了下来,放到了桌上。
转回头,望着屋外,又再沉默下来。
……
“……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我就沿着路,一路走,走了不知道多久,可能是两个月,可能是三个月……只记得开始的时候是秋天,后来应该是冬天了……”
中年女人沉默了会儿,再出声说了下去,
“……一路上,我就像是个乞丐,或者就是个乞丐……到了冬天,从那出来时候穿在身上的衣服越来越显得薄,有时候我躲在人家屋后,都感觉还是挡不住风……”
王牌大間
中年女人望着堂屋门外,再沉默了下,出声说着,
“……那天,天上有些下雨,我在一个山村里,一户人家屋后边躲雨。一边下雨,一边刮风,我费劲着蜷着,靠着那户人家后院的院墙,想借着后院露出来点的房檐,遮雨……可是没用,雨被风刮着,自己往那户人家后院的墙上吹着……”
“……我想跑,我想换户人家,我不敢站在别人家屋檐底下避雨……有些时候,有些人会冲着吼,有些时候,有些人会直接拿着棍子抽我,有些时候,有人不会赶我走,只是看着我,好像有些可怜,有些恶心……”
——————
武学之魂
说着话,中年女人再沉默了下,望着屋门外远处,目光有些恍惚,
“……就在我想跑的时候,我听到了那户人家屋里,后院里有声音传出来,是个老太太,和个小孩。老太太好像是在做饭,那小孩好像是在旁边帮忙……听着他们说话,我不知道为什么,停住了脚……我就蜷缩在那后院墙外,听着……听着那老太太跟小孩说着话,听着小孩应着老太太的声音……听着他们煮好了饭,就在后院里吃饭……听着老太太和小孩一边吃着饭,一边说话,听着那老太太给小孩夹了筷子菜,听着那小孩让老太太也吃……我止不住的想听,止不住的把身体紧贴着墙边,也不知道是为了避雨,还是听他们说话……
等到雨停了,我浑身被雨淋得湿透了。那老太太和小孩似乎去了前院,没能再听到他们说话……我浑身颤着,脚上,浑身都往下滴着水,绕过了那户人家的屋子,走到那山村的路上,沿着路,往前走……走过那户人家的院子跟前,我看到了那先前说话的老太太和那小孩,我止不住地看了过去,看到了那老太太正拿着个长扫帚扫着院子,那小孩拉着老太太的衣角,同老太太一起挪着脚,两人还笑着,好像开心着,说着话……”
“……我看了看过后,就从那户人家院子前走了过去……这时候,那老太太却在身后叫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