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戰神殿
小說推薦都市戰神殿
她面如死灰,微微闭上眼睛,此刻心思复杂,她觉得自己实力可以,虽然不一定打得过李文浩,但是最起码可以与他战个平手。
但是现在看来,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她很确信李文浩在与他她对阵战时并没有用全力。
“愚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为蠢货。”涂言看了战败的司徒玉脸上的冷笑更甚。
超強異能
“我落败了,说吧,需要我做什么?”愿赌服输,司徒玉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神情复杂的看着李文浩问道。
“你先下去休息,等我战败他,再来安排你。”李文浩移开点在司徒玉额头的手指,指向擂台下的涂言道。
“好!”司徒玉没有迟疑,转身走下了擂台。
“狂妄!还想要战败涂言,他以为他是谁啊?他也配?”此刻看台下一位男子神色不悦的说道。
他是司徒玉的追随者,此刻看到司徒玉受到了屈辱,顿时心中不爽,在背地里说李文浩的坏话。
“哎呦!他妈的,谁偷袭我?”那人刚说完废话,双腿便是直接弯曲跪在了地上。
“是你老子我,下次若是在让我听到你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我他妈的废了你。”李文浩对着那跪在地上的男子冷声说道。
此刻那男子的双腿膝盖处不断的有血水流出,此刻他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我可不是司徒玉那种小女子,我要打得你满地找牙!”涂言在万众瞩目下缓缓走上了擂台。
“生死之战?”李文浩盯着涂言问道。
相思壹夢 肆水
“你若战死,他人不得插手?”李文浩在人群之中看到了一个与他长得极其相似的男子。
“我能保证,不会有人阻挡你我之间的战斗,至于战败后的的事那就另外一说了,况且你认为我你能战败我吗?”涂言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胜负犹未可知。战过才知道。”李文浩看了一眼台下的星奴和端木宇轻声道:“我若战败,会有人带你们前往一个地方,在哪里你们的剑道会得到质的提升。”
“我们相信你,你必胜!”端木宇看向李文浩点点头。
“交代完后事了?那么现在放手一战吧?”涂言转头看向李文浩说道。
“好吧,成全你,生死一战!”生死一战!李文浩与涂言的这一战可谓是万众瞩目,这是试炼之地自古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越级挑战,这种事情呢或许也只有战神传人才能有此魄力。但是他体内的战神血脉真的激活了吗?”云层之上,平头哥与八字胡依旧在对坐下棋,只是这时,他们的身边来了一个人。
一名身材极好,穿着黑色裙子的绝美女子。
“你很在意他。”八字胡男子看了黑裙女子一眼笑着说道。
“他既然得到了传承,那么他就是我这一生都要守护的人,我不允许他出现丝毫问题。”黑裙女子正是刺!
她一路跟着李文浩下来历练,在暗中保护他。好几次李文浩濒临死境,但是并未真正的达到死境,她都没有选择出手,既然是历练,那么就要有历练的心态。
“若是他战死呢?”平头哥看了一眼擂台上的李文浩问道。
“若是他战死,这里所有人都要给他陪葬!”刺的神情第一次出现一抹狠戾,杀机如潮水般蔓延向四周。
四周的空气瞬间变得凝固起来。平头哥和八字胡神情为之一凝,两人就这样看着刺,良久之后他们微微叹息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变。”
窃隋好驸马 浙东匹夫
“我若变化全部因为他,别人的性命与我何干?”刺面无表情的说道。
用盡余生說我愛妳 四殿下
文言平头哥和八字胡中年人内心之中除了叹息还是叹息,他们不会去招惹这个暴躁的女人,因为多年前他们一起并肩作战时,这个女人有多疯狂他们是有目共睹的。
她如此在意一个人,必定是有原因的,这样的她别人无法劝说,更无从干涉。两人没有做说什么,他们都将目光投向了那个战场之中的少年。
涂言作为涂家最年轻的强者,一身傲骨不容置疑,他的战力也是十分恐怖的,与之激战时李文浩对他刮目相看。
他的肉体也是十分强悍的,李文浩与之对战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同样涂言与李文浩也是越战越惊,对方境界虽然不如自己,但是一身战力却是不容小觑。
恶女从良
“仁慈是你足最大的败笔,这个时候还在保留将是你最大的不智。”擂台下方一名身穿白袍的青年神色阴冷的看着擂台上的战斗。眼神明灭不定,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你很让我惊讶,但是也到此结束了。”涂言与李文浩拳脚碰撞,对方竟然竟然能够与他持平,想到此处,涂言的神色逐渐冰冷了起来,他拔出了背后的长剑,剑光萦绕。
地级!剑修!
众人这时才发现这涂言竟然也是一名剑修,而且还是一名强大的剑修,这样的人对战李文浩,可以说李文浩毫无胜算。
“天底下成为剑修的可不是只有你李文浩,我涂言八岁习武,十二岁淬炼肉身,十五岁接触剑术,十八岁便是已经以剑术,击败了一名剑道宗师,你如何与我抗衡?”涂言拔出长剑的刹那,顿时疯狂的大笑起来,因为李文浩让他感觉到了威胁,这样的天赋实在可怕,若是他境界与自己相同,那么自己岂不是早已经沦为剑下亡魂?
“剑修之间的对决,很好,涂言,之前我还在想,我乃是剑修你只是拳脚功夫,我还担心我以剑击杀你,会不会被人诟病,但是看到你也是一名剑修,那么我就放心了,你可以去死了!”李文浩的神色冰冷,手持生锈的铁剑遥指涂言。
“哈哈哈,这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你凭什么杀我?”涂言怒极反笑,他认为李文浩在吹牛。
“多说无益,出剑!”李文浩不想与他废话,因为今天战斗似乎不会那么顺利的结束,因为暗中他感觉几道隐晦的气息,在无时无刻的锁定着自己。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很是被动,他唯有尽快解决眼前的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