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这其实就是一个信息不对称的局。
吴良暗戳戳的藏在幕后,对外也就是朱小静看到的那样,收购了一家小公司,“我就是想喝放心乃,有错么?”
朱小静捂着嘴笑,“Dooley女士明明是给自家孩子做的女乃,吴董居然吃小孩子的女乃粉?”
吴良倒是没注意这茬事儿,挠了挠头,略显尴尬的解释,“被你发现了,没错,就是给儿子买个口粮!”
职场菜鸟的完美逆袭
朱小静瞅了瞅阎怡勝傲人的身材,撇了撇嘴,“我怎么看你们家孩子倒是不会缺吃的?”
吴黎在那边和阎怡勝请教收购这种独力工作室的细节,对这边的关注也没降低,耳听几个人说起孩子的口粮问题,下意识的就一把摸向阎怡勝的肚皮,惊讶的问,“阎姐姐要当妈妈了么?”
————
阎怡勝脸一白,又变红,暗暗的啐了一口,一把捏住吴黎的手,“小孩子家家的,别听你哥瞎说!”
吴黎道了声可惜,“我还没当过姑姑呢!”
阎怡勝脸又一白,“说不定你当姑姑能当的累死!”
吴黎无力反驳,好像是极为理所当然的畅想,尤其是一堆小屁孩追在她身后,一边擦着鼻涕一边高呼,“姑姑,姑姑。”
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细细的捏了捏阎怡勝递过来的小手,凉凉的,触感极佳,也冲散了她心头的恐惧。
吴良假装不知,对这种事情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装傻充愣,略微瞟了一眼阎怡勝,发现对方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这边,遂又是呲牙一笑,目光钉在朱小静那描的柳叶弯弯漂亮的眉,随着她的表情变化而轻微的转动着,嘴里却是顺着朱小静的话往下说,“总会有缺口吧?”
壹見傾心:腹黑王爺忙追妻
阎怡勝直接将手里的圆珠笔扔了过来,砸在吴良的凶口前,还发出啪的一声响。
朱小静不明所以,耐着性子解释,“母乳喂养对孩子好!”
吴良惊讶的“哟”了一声,“怪有经验的。”
朱小静翻了个白眼没再言语,王嘉芬是过来人看的倒是通透,“的确,小孩子六个月之后自己的抵抗力会差不少,女乃粉的配方就很关键了。”
绕来绕去,最终又回到女乃粉上了,朱小静故作专家状,对阎怡勝收购的这家公司表示赞赏,“Dooley女士是活的比较精致的女人,她的眼光还是非常不错的。”
朱小静的评价也侧面说明她们家的产品,尤其是在配方上略胜一筹的,吴良想了想表示,“的确,私人订制,不高端就说不过去了。”
吴良一直在“放心女乃”、“配方”这些词上很谨慎,就是担心朱小静有所察觉,然而,朱小静毕竟是业内人士,对天朝的相关政策吃的很透,还是专门点了出来,“那这个配方应该要备案了吧!”
吴良矢口否认,“啊?这个我不懂耶。”
吴黎又跳了出来,“哥,居然还有你不懂的东西?”
修真小和尚
吴良翻了个白眼,你俩自去说悄悄话去,何必一直盯在我和朱小静这边,他暗地里怼了句,“猪队友,这么快就给亲哥卖了。”
只是,吴良平常给人的人设就是如此,似乎什么都懂,不管什么问题都能接上话茬,自己又投资了一家乳业公司,要是真的像他说的不懂,这才是不正常的。
朱小静眼珠子略微一转,眼神开始聚焦,似乎发现一些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她笑的咯咯笑,“就是,吴董担任那么多家公司的顾问,要是连这点东西都没摸清楚,鬼才信呢。”
吴良无语的耸耸肩,“隔行如隔山,是吧!”
他是冲着王嘉芬说的,王嘉芬急忙配合,“小良也就是知道个大概吧?”
“不知道就不知道,没什么丢人的,我又不是千百度百科。”吴良点点头,再次否认,不过,话题依旧在配方上打转,朱小静还觉得挺感兴趣的样子,知道这一点绕不过去,他也不再纠结,以退为进,反倒是有心请教了起来,“你说的这个备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朱小静也不隐瞒,笑着介绍,“女乃粉行业的潜规则,只要添加一种微量元素,产品就可以升级一次,就能每年对女乃粉进行涨价,按说你们广告商应该比我们更了解才对呀?”
天朝女乃粉业的乱像就有这方面的原因,备案制,管理的太松散了,和没有管理差不多。
八表雄風
吴良有感而发,“就说我那同学,托我帮他买女乃粉,我当时就想着,买奶粉能有多难?看品牌,看段数,看产地,分分钟搞定!当初是豪情万丈,觉得选购孩子口粮并不复杂。可真正买的时候,却往往犯难,面对着货架上上百个奶粉品种,还真有点想说mmp,段数好说,产地也可以尽可能选进口,可配方呢?这个富含DHA、那个有益生元,还有的宣称自己富含亚麻酸、亚油酸。。。真是,连我这个广告商都有些懵哔。”
阎怡勝无语,“这话明明是我说的吧!”
吴良嘿嘿一笑,冲她抛了个赞赏的眼神,“辛苦了,等会儿帮忙发个快递寄回去。”
重生之時代霸主
吴黎纯属八卦问,“谁生孩子了?”
“马超啊,我大学同学!奉子成婚,估摸着快了。”
吴黎毫不客气的捅刀子,“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都是同学,差距咋那么大呢?”
高手很低調
吴良愈发的无语,有心想问她一句,你知道优思明么?
但是又担心教坏了小孩子,有气无力的翻了个白眼,缩成一团,猫在沙发里,那样子活生生就像一只鸵鸟。
仙界流氓天尊 牛B烘烘带闪电1
“也是哈,等孩子长大了,我们还年轻,逛街的时候,走在一起,别人都能当成是姐妹,那样的感觉,棒棒哒!”朱小静对早生孩子多种树持肯定的观点,想到多少年后自己还是貌美如花,情不自禁的推荐自家的安满品牌。“我们公司有针对孕妈妈的安满品牌女乃粉,更适合你朋友,买女乃粉的事情交给我啊,反正我整天纽西兰、魔都之间飞来飞去的。”
我跟你很熟吗?吴良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婉转的拒绝了,“你一天朝区总经理,带货的事儿那么麻烦,不用了吧!”
“小事儿,打个电话的功夫。”朱小静似乎对卖个小人情的事情很感兴趣,执意要带货,还专门掏出手机问,“给你带一箱?”
吴良呵呵笑笑,看着她不说话。
朱小静愣了愣,这才恍然大悟,“你这是有自己的渠道?”
吴良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怕再说下去,这位该知道的不该知道都知道了,掏出手机看了看表,惊讶的吆喝一声,“哟,到点了,找个地方吃饭去。”
吴黎看见有免费的大餐,第一个站起来,出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振臂一挥,“走,公司今天所有人一起吃大户去。”
阎怡勝噗呲一声笑,拉了拉还发愣的吴良,“瞧你那点出息,一顿饭的事儿,我请行了吧?”
朱小静急忙发声,“我是乙方,我来吧!”
吴良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朱小静丝毫不觉得意外,“没毛病吧?再说我还欠你一顿饭呢!”
吃饭这种事情,几乎已经不算是问题了,阎怡勝尤其欣赏的也是吴良的这一点,除了招待应酬之外,平时挺节俭的,有种居家过日子的范。
尤其是刚才,流露出那种扣扣索索的样子,看的真是有点好笑。
梦幻篮球之三分天下 ghost
不过,她哪里知道,有王嘉芬和朱小静在,怎么也不会轮到他来买单,借用王嘉芬的那句话——公家的又装不进自己兜里,好吃好喝的就行了。
其实,大多数的公家人,大多都会有这样的习惯,来个同学或者客户之类的,能走招待费就走招待费了,反正一年的招待费指标也花不完,即便是花完了,自己签个字就过去了。
錦繡嫡女腹黑帝 閑閑的秋千
就算有离职审计或者任职审计这样的东西存在,只要别像华峰集团的那位一样,美容费花了上百万就行。
说多了,还是个心理因素,类似于黎经纬那样的企业家一样,工作再为出色,和他又半毛钱的关系么?
紅色使命
所以,在这一点上,吴良对于李斌这些人的招待费指标定的还是相对宽松的,总经理和销售副总十万,副总经理三万,其余的部门科室之类的使用副总经理的指标,营销体系的另算。
最开始,刘南风还有些不理解,等到洛柴的财务副总朱仕柱给她汇报过几次的时候,她才真正明白,尤其是销售的那帮子人,甲方到了洛柴地盘之后,真心是能给自己喝死,尤其是机械行业,销售的业务员喝酒都是论吨计算的——上班三年喝了0.5吨。。。
不喝还不行,整个行业的风气就是这样。
要不说,“喝酒看工作呢?”
所以说,很多时候,吴良其实是一个蛮接地气的董事长,出身于微末,基层的那些弯弯绕,知道的还是比较多的。
在花钱这件事情上,总是有自己的打算,就像大多数私企老板一样,自己总是有一笔账,比如,企业开工一天得花多少钱,盈亏平衡点是多少,年底能挣多少钱,挣的这些钱当中,有多少可以用于发奖金。。。
总而言之,撇开吴良和吴黎兄妹关系之外,他对于吴黎居然能够毫不客气的吃大户,内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丫头真的是长大了,还知道薅他哥的羊毛用来拉拢自己公司的这些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