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王体乾心里一喜,这次他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回去之后陛下一定会很高兴。
不过表面上王体乾却并没有说什么,好像不在意似的把东西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
“国公爷这个好像有些不妥吧。”说着他把东西推了回去,还在这折子上用二拇指和中指点了点。
“有何不妥不就是一点点土特产吗,这点东西要是王公公不收,岂不是让人小看我徐家,一点点小东西,不足挂齿。”魏国公又给他推了回来。
“嘶…….不妥不妥………”王体乾不要又接着向前一推。
“这……….”魏国公就不懂了,刚才他明明看到这死太监很满意了,为什么突然之间又改口了呢?
按理说这份东西已经足够表达自己的心意了,难不成陛下要把自己整个徐家都给要了?
不对不对要是真的如此的话,这死太监先前也不会露出满意的神色。
满意了之后突然又不要,这是作何道理?
魏国公这次是真的不懂了。
王体乾有些期待的看着魏国公,意思是他其实还可以再拿出点什么来的,也不是那么的重要,就是再来一点特殊的玩意啊。
但是魏国公的眼神却有些迷茫,这个死太监究竟要什么,你就不能直接说话吗!说清楚你能死还是咋地!拐弯抹角的一点也不爽利。
两人双目对视,大眼瞪小眼的,王体乾期待着可是却得不到回应,难道这位堂堂的国公连这点也舍不得?
没道理啊,给了这么多却舍不得一点蝇头小利,岂不是因小失大了?
然后王体乾的眼睛变得越来越冷,杂家要这个可是为了陛下,你竟然舍不得,这可就不要怪杂家了啊。
魏国公的眼神也逐渐变得犀利起来,自己都已经付出那么多了,这个死太监究竟还想做什么,非得弄个鱼死网破吗!
又等了一会,不过最终王体乾还是妥协了,因为他突然想到可能这位国公不太聪明呢,你看看就是那种看上去就是那种不太聪明的样子啊。
再次暗示一下试试,又过了片刻,王体乾确认了,看来魏国公是真的不懂自己的意思啊,很简单啊,杂家要的也不多,还是明说算了。
“国公爷您看看,陛下远道而来身边也没个宫女照顾着,杂家也怕那些毛手毛脚的把陛下给伺候坏了,想着向您要两个体己的人儿,不知国公爷可有人选、”
没错他的目的就是想着讨好一下朱由校,你想想啊陛下正在血气方刚的年纪,身边却连一个女子都没有,这可不行啊,陛下办事没来得及带,自己这个作为奴婢的要时时刻刻的为主子着想才行啊。
重生之大笑洪荒 俗世不俗人
并且据他得知,而且这个秀女大选马上就要结束了,自己却没有来得及献上一个秀女,身在这江南出美女的地方,连一个美女都献不上,陛下还以为自己不够重视呢。
但是王体乾真的有心无力啊,他见过的女子就算有些出众的可是还是分量不够,就算入宫陛下也未必能看得上。
所以要么不出手要么就得来个狠的。
影视武侠 天琊海礁
于是他就把主意打到了魏国公的身上,不管如何人家是坐地户,那资源可比自己多的多,知道哪里有美女。
虽然这是他的私心但也是为了陛下啊,所以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用他人的资源成就自己,他可是此道的高手。
“哦哦……王公公您早说啊,您早说啊,这个为了陛下的生活起居,本公一定想尽了办法,不就是两个侍女嘛,这个………”魏国公在此顿了一下。
突然也是眼睛一亮。
对啊!送女人啊!自己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呢!这么好一个四两拨千斤的办法自己这么就给忘了呢!
我爱你,蓄谋已久 花无缺
论起这个送女人,那要是成功了,得到的好处可就大了,枕边风的威力真的是无与伦比啊。
要是陛下身边有自己送上的女人,那以后陛下周围也有自己的人了。
天地霸氣訣 我醜到靈魂深處
嗯!可行!一定要送,而且还得送最好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女人上哪里来?送给陛下的一定要那种最出众的,不然陛下也看不上,自己的计划就失败了。
但是府里的女人哪个够资格啊,养了几个歌姬舞姬什么的全被霍霍了,要是送去一个被用过的女子,那陛下还不得气个半死。
哪有呢?魏国公细细的思量着。
突然管家在他的耳边说了两句,魏国公有些疑惑的看了过去。
横行
管家点点头表示一定可以,魏国公想想管家不会乱说的,这么说明那两个女子很不错咯?
“王公公,请您稍等一会,本公去去就来。”魏国公还是决定自己亲眼看看。
“国公爷请。”王体乾喝着茶慢慢的等着他也不急,这件事办好了,自己在陛下的心里分量又能重一些了。
总裁的甜心特助
于是第二日清晨朱由校穿着一件马褂在晨练的时候,王体乾和魏国公便来请安。
“王爱卿,徐爱卿,昨日吃的如何啊?”朱由校一柄宝剑慢慢的挥舞着,他耍的便是后世老太太老大爷的晨练最爱项目之一的太极剑。
剑是没有开封的剑,而且是铝合金制造的,整把剑只有两斤半拿在手里很是轻便,杀敌那是妄想,打人估计都没多少感觉。
朱由校看着王体乾和魏国公在此于是就起了一番表现的欲望。
就是俗称的人来疯。
“两位爱卿!看朕剑术!”接着便是一阵狂魔乱舞。
几招之后动作大了,剑已经不在手里。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领取!
“陛下小心!”小猴子看到剑飞上了天空,而且剑尖直朝着朱由校落下,顿时吓的尖叫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朱由校还没反应过来,剑嗖的一下落下,剑尖直接插到了魏国公的鞋尖上。
魏国公感受着鞋尖的冰凉,脑门上一滴冷汗滑落掉在地上。
“咕嘟!”用力咽了一口吐沫,说真的魏国公差点没尿出来。
“陛下真的是好剑法啊,说扎微臣鞋尖就不扎其他地方,微臣真是佩服的紧。”魏国公吓得想要跪下缓缓,但是却被剑扎着无法移动智能鞠着身子恭维道。
“咳咳!”朱由校虚握着拳头咳嗽了两声。
“徐爱卿辛苦了,此剑便是朕赏与爱卿之物,拿好吧。”
朱由校厚脸皮难得的红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