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剑刃贯穿血肉的粘稠之声,鲜血流淌的低语,似乎所有的时间都在这一刻凝滞了下来,静谧之中疯狂孕育迸发。
“真是……意料之中的展开呢。”
疫医咳出鲜血,涂染了鸟嘴面具的镜片,其上一片血红,所视的一切也同样变成了猩红一片。
“你以为你很了解我?”
劳伦斯的声音冷漠,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抬头看去,能看到的也只有一成不变的漆黑面具。
他曾经或许有颗温暖的血肉之心,但当戴上这面冰冷的面具时起,他便已经与一切做出了告别。
“不是吗?”
疫医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笑意,他一把抓住了贯穿自己躯体的钉剑,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拍在劳伦斯后背处的手掌也开始了畸变,一瞬间锋利诡异的利爪挣脱了手套的束缚,撕破了血肉,宛如细长的剑刃一般散发着冰冷的寒芒。
劳伦斯没有吭声,这让疫医觉得有些无趣,他真的很想知道劳伦斯此刻的表情。
一个走上末路的疯子,居然会被其他人了解,怎么想这对于劳伦斯而言都是极大的讽刺,说不准面具下他的表情因为羞辱与愤怒已经扭曲成了一团。
“蛮有趣的啊!劳伦斯!”
疫医手腕用力掰断了钉剑,令另一截钉剑留在了体内,锋利的尖爪斩向劳伦斯,劳伦斯身体迅速地向着另一个方向躲去,尽可能地低下身躲避利爪的斩击,但还是慢了些许,利爪撕开了劳伦斯的后背,留下一道长长的血迹。
鲜血喷发,血肉撕裂。
劳伦斯在脱离疫医的攻击范围前,用力地踹在了断裂的钉剑之上,这一击令钉剑再度贯穿疫医的躯体,顺势的踹击还重击在了疫医的胸口上,能听到骨骼轻微的断裂声,疫医的不等继续追击劳伦斯,便被这一击击退,重重地撞击在悬梯的围栏上。
金属弯曲,疫医摊在其上,背部突出血肉的断剑微微颤抖,然后被扭曲的血肉从躯体之中挤出,掉落向了下方的漆黑,只能听到一阵清脆的撞击声,然后什么都没剩下。
“比起我,疫医你才是那个真正让人捉摸不透的家伙啊,仔细想想,我至始至终都不清楚你那面具下究竟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孔,可以说除去你的名字,对于你我什么都不清楚。”
特卖总裁 绿风筝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劳伦斯平静地说着,他手中握着断剑,但依旧有着令人战栗的威慑力,令疫医不敢贸然行动。
他就是这样的人,有着令人感到窒息的强大,哪怕现在劳伦斯失去了四肢、被刺瞎了眼,奄奄一息地倒在血泊中,他依旧强大,只要你稍有不慎,他就会挣扎着咬断你的喉咙。
“啊?这快要分别了,才想起来互相了解吗?这也太迟了吧?”
疫医语气轻松,他很少露出慌张的一面,记忆里也只有在面对诡异的缄默者时,才显得狼狈了些。
“那你想了解什么呢?我都会如实招来的,只要你让我走,劳伦斯,毕竟真理真的很诱人,我都能听到从北方传来的呼唤了,它抓挠着我的心肺,渴求着我的到来。”
虽然表面很轻松,但从疫医那沉重的呼吸来看,实际上可不是这样的。
他靠在围栏边,思考着对策,躯体的表面出现了波涛般有节奏的隆起,刺破手掌的利爪也在缓缓地收拢,最后如同短剑一样。
在疫医的对面,劳伦斯没有轻举妄动,对于他而言解决疫医其实很简单,只要使用权能·加百列,他便可以直接在精神层面对疫医进行进攻。
这是超凡的权柄,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的力量,越是了解这力量的本质与其代价,劳伦斯越清楚,当初那个名为艾德伦·利维恩的家伙,为什么要将这力量封存,藏在《启示录》的角落之中。
“你是在想入侵我的【间隙】吗?”
鏡·辟天 滄月
疫医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一时间觉得有些不妙,只要劳伦斯摧毁了自己的【间隙】,自己便必死无疑,而且所藏起来的秘密与过去在劳伦斯的眼中也将再无遮掩。
这能力真的很不讲道理,任你疫医武功盖世,也没有什么操作的余地。
“嗯,其实我很好奇像你这样的家伙,究竟会拥有着什么样的【间隙】呢?”
劳伦斯握着断剑向疫医慢步走来。
“黑暗的、光明的、温暖的、荒凉的……究竟是你人生中的那一幕会如此地深刻,深刻到足以成为你的【间隙】呢?”
“啊……让我想想,有点想不出来啊,有时候我都不太确定我还是不是我了……至少人类不会像我这样。”
疫医抬起自己的利爪,锐利的硬质尖爪从他的指甲之中刺出,似乎是直接连接着他的指骨,能模糊地看到昏暗处的血肉,它没有被皮肤包裹,而是直接将猩红的肌肉展现了出来,难以想象这衣装下藏的究竟是什么。
“看起来一定要打一架了啊,劳伦斯。”
语毕,疫医的身影扭曲模糊了起来,下一刻带着呼啸的风声骤起,速度之快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黑影,随即便重击在了劳伦斯的身前。
两者交战在了一起,利爪照着头颅劈下,却被断剑所阻挡,力量的僵持下劳伦斯才勉强地看清了眼前的疫医,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姿态。
野兽的姿态。
强壮的猩红肌肉撑破了衣襟的束缚,昏暗的光线下,纹理清晰可见,宛如剑刃般的利爪从骨骼之间刺出,上面还沾染着刺破躯体的血迹,疫医的身体在膨胀,增生的肌肉强化着躯体,将坚韧的骨骼牢牢地包裹,整个人如同野兽一般,腿部反曲,尾椎骨延长,细长带刺的尾巴好像长鞭一样狂舞。
侵蚀从疫医的身体里扩散、释放。
漆黑的面具下亮起炽白的辉光,涌动的焰火与咆哮的力量在高昂,似乎劳伦斯手中握的不再是断剑,而是无可匹敌的裁决。
向前挥动着死亡、熊熊燃烧。
反曲的腿部爆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力量,一瞬间将脚下的钢铁都踩凹了几分,疫医就像灵敏的野兽,腾空而起,以此躲过了劳伦斯的斩击,随后细长的尾巴缠绕在一旁镂空的铁架上,四肢贴近墙壁,利爪深深地刺入其中。
他就像畸变的妖魔一样,猩红可憎的躯体上,鲜血从鸟嘴的面具边缘滴落。
“我早该想到的疫医,当初你和我合作,便是为了圣杯之血……”
劳伦斯抬起头望着墙壁上的野兽,他的体内有着熟悉的味道。
“为了你的理想你献祭了你自己,我也是一样的,劳伦斯。”
鸟嘴面具下响起的不再是之前沉闷的声音,或许是身体畸变的原因,疫医的声音尖锐嘶哑。
鬼界聯盟 肥狐貍
“秘血、圣杯血肉……你也为你自己植入了那些东西吗?”
劳伦斯回忆着疫医的种种特性,早在自己和他相遇时,这个家伙就展现了极为诡异的生命力,哪怕是被断肢,也会在顷刻间生长出新的肢体。
“我的生命力你也是知道的,我自己就是最佳的实验品,不然你以为你那支秘血军团为什么诞生的这么快?”
疫医回应着,他在墙壁上缓缓地爬行着,伺机而动。
“所以……疫医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
重生之圣人系统 九翅乌鸦
劳伦斯不解地问道,除去疫医的名字,劳伦斯对于疫医的一切都一无所知。
曾经他不在乎这些是因为疫医站在他这一方,这件强大的工具一直被他握在手中,而现在不一样了,疫医要离开了,这件强大的工具将脱离他的掌控。
“一个学者、一个医生。”
疫医笑着回应,从天而降。
身体迅速地翻转,连带着尾巴发出了呼啸的震鸣,它如长鞭一样砸下,末端的尖锐利刃凶狠地斩击在悬梯上,边缘带着耀眼的火花。
这一击直接使长廊崩塌了,剧烈的晃动中劳伦斯跃向另一处高台,他拔出另一把钉剑,刺入墙壁之中,短暂地稳住身影,踩着墙壁继续行进,反身拔剑跃向疫医。
两人都没有丝毫格挡的意思,利爪与钉剑交错,分别贯穿了不同的躯体。
疫医就像疯狂的野兽一样胡乱地挥舞着利爪,锐利的尖刺勾住了劳伦斯的身体,另一爪直接刺穿了劳伦斯的腹部,劳伦斯则在奋力地斩击下,沿着疫医的右肩斩下,斜劈向胸口,他的力量是如此地强大,血肉一寸寸地断裂着,直到没及心脏的位置才缓缓地停顿下来。
炽热的鲜血在半空中洒落,两人朝着熔炉之下的黑暗坠去,但在这过程中都没有停下手中的战斗。
疫医的半个身子都在钉剑的斩击下裂开了,骨骼断裂血肉也在崩溃,能从那狰狞的伤口之中看到惨白的骨骼,破碎的硬质下是还在起伏跳动的半透明隔膜,里面便是那颗炽热的心脏。
猛地抽出利爪,劳伦斯的腹部被剖开了一个大洞,鲜血混杂着胃液涌出,还有扭曲的、如同触肢一样的东西随着坠落狂舞。
劳伦斯一只手捂住了伤口,以免自己的内脏流出来,咬着牙,用力地驱动着手腕,向钉剑上施加力量,只听那令人牙酸的撕扯声,钉剑从疫医的躯体里斩击了出来,大半的身躯连带着手臂一同脱离了身体。
骨骼的碎屑与躯体的肉沫四散,就像尘埃一样在昏暗的光芒下消逝。
这是足以令人昏厥的痛楚,它们会沿着神经狂奔,最后冲入脑中令人疯狂,可这显然不适用于眼前这两头非人的怪物。
他们不仅没有被痛苦征服,反而更加兴奋了起来,血液都在这种伤痛下沸腾了起来,强劲的生命力被血液裹挟着,沿着血管狂奔,一波又一波地覆盖在躯体之上。
尖锐的尾刺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刺来,劳伦斯挥动钉剑格挡开了锐利的边缘,一击未中后长尾顺势卷住了劳伦斯的腰腹,伴随着用力地缩紧,将源源不断的鲜血从劳伦斯的体内挤出,巨大的压力下身体开始变形,关节扭曲成诡异的角度。
这种糟糕的情况没有持续太久,钉剑顺着缝隙刺下,用力地转动,轻而易举地将疫医的长尾彻底斩断,下一刻两人都坠落到了底部。
只听两声闷响,两人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鲜血浸染了地面,汇聚成两团血泊,在他们的不远处就是被排空的水池,漆黑的底部妖魔发出了阵阵渴血的喘息声。
薔薇的保護色 詩唯蕁
“权能·亚纳尔?不,所谓的权能,只是猎魔教团用来神化妖魔特性的词汇而已。”
劳伦斯从血泊里站了起来,他另一只手臂完全摔断了,骨骼刺出皮肤裸露在了外头,哪怕是秘血治愈这样的伤势也需要些许的时间,他用仅能移动的手臂拄着钉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在他的对面则是疫医那畸形变异的躯体,他上半身大部分的血肉都被劳伦斯斩掉了,它们滚入下方的黑暗,能听到妖魔在啃食着疫医的血肉,贪婪地享受着这血肉。
疫医也慢悠悠地站了起来,他的身影比起之前无疑要高大了许多,强劲的手臂低垂了下来,在那狰狞的创口之上,正有着数不清的血肉在迅速地增生着,它们一点点地覆盖住了那半透明的隔膜,将还在跳动的心脏保护了起来。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久的我都有些记不清了,大概是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一个偏僻的村庄。”
疫医缓缓地后退,虽然用自己做了很多的实验,但比起劳伦斯,他还是稍逊那么一些,他疲惫不堪地靠在了墙壁上,然后无力地坐下。
“当时村子里爆发了疫病,大概是叫什么……黑死病吧……”
農門寵婿 王婆種瓜得豆
疫医回忆着,他很少回忆这些事,按理说它们早就被丢进了垃圾堆中才对。
“啊……死了很多人,曝尸荒野什么的……大家都活在惊恐之中,村民们举着火把挨家挨户地审查,发现些许的症状便把人抓起来,集中地丢进一个大坑里,等人死掉了就埋起来,我当时好像是很害怕,躲在了壁橱里,透过缝隙看这些。
他们抓走了很多人,好像有我父母,我也记不太清了,总之最后好像只有我活了下来,所有人都死了。”
疫医的声音充满了不确定性,不知道他究竟是在讲述着自己的故事,还是在现编一个讲出来,但从那困惑的态度来看,或许这真的是他自己的故事,只是太久没有回忆了,他几乎遗忘了所有。
“从那之后我就在想,人类这样的躯壳是否过于懦弱了呢?很多东西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我们,会受伤、会悲痛、会死去……或许我们需要进化,向着更高一级的方向进化。”
疫医痛苦地咳血,在这接连的撞击下,疫医新换好的镜片也碎掉了,面具上两个镜孔黑洞洞的,里面不断地流出鲜血。
“然后你发现了妖魔?”
劳伦斯问道,他和疫医的第一次合作中,他就发现了疫医对于妖魔有着独到的见解,他一直在研究这些怪物。
“是的,妖魔,强大又诡异,恐怖又充满了奇迹。”
疫医说着低头看了看自己这狰狞的躯体,似乎是积蓄好了力量,他又站了起来,抬起头正视着劳伦斯。
“看看这些,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力量、生命、权力,这些几乎都是妖魔给予给我们的……或许妖魔才是我们更高的方向、进化的终点。”
这似乎触动到了劳伦斯,他低语着。
“升华……”
这样的失神没有持续太久,劳伦斯回忆着教会里知晓的历史,然后说道。
傾城絕戀之女王歸來 顧黔楠
“黑死病?距今最后一次黑死病大爆发也有了至少上百年的时间……”
劳伦斯问道。
“你究竟活了多久呢?疫医。”
疫医没有回应,似乎是觉得有些沉闷,他扯掉了自己的鸟嘴面具,久违地直接呼吸着这片空气。
野兽嗅蔷 月下金
“啊……有些记不住了,就像你,就像我,当我们变成这般非人的存在后,限制凡人的时间,对于我们而言还有意义吗?”
破碎的面孔露出残酷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