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如果只是梅花庵的小尼被割肉放血,命衙役去梅花庵拿人就是了。以人血入药的传闻自古有之,该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可偏偏如今吴王与梅花庵总是被世人一起谈及,而吴王那位母妃可是以美貌不老著称……
顺天府尹只要稍微一细想,头就要炸了。
他觉得自己捧着个马蜂窝,还是天上突然掉下来砸他身上的,里面的马蜂随时会涌出来,把他蛰个半死。
不能闹大!
独倚看花笑
顺天府尹晃过这个念头,一拍惊堂木:“妖言惑众!来人,把她们都打入大牢!”
静尘错愕望着堂上高官。
竟然都不派官差去梅花庵问一问,就要把她这个原告打入大牢?
极品大少在都市
看热闹的百姓一阵议论,不知谁大声道:“本来还不信的,官老爷这么一说,就知道是真的了。”
另一人接话道:“可不是嘛,那晚把夜进梅花庵的歹人押到顺天府衙,官老爷就说歹人假冒吴王,结果怎么着,转头就悄悄去吴王府送信了……”
二人这么一说,围观百姓议论得更热闹了。
顺天府尹听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这些小民真是吃饱了闲的。
可要是放任他们这般猜测,就算把这三个尼僧打入大牢也不能把事情压下去。
“你们去一趟梅花庵,把梅花庵主事带来问话。”顺天府尹吩咐完衙役,看向围观百姓,“都散了吧。”
旁听百姓互看一眼,默契达成了一致:散就散,正好跟去梅花庵看看。
随着一些衙役与看热闹的百姓离去,大堂中空荡安静下来,两排衙役拿着上黑下红的水火棍面无表情,显出方才没有的肃杀。
顺天府尹居高临下看着静尘三人,缓缓开口:“梅花庵的主事来了后,本官自会问个清楚,在此之前你等莫要乱说话,记住了吗?”
静尘垂眸,语气乖巧:“小尼知道。”
五行妖皇 一只天蚕
顺天府尹扫向另外两名尼僧。
两名尼僧还没从巨大的冲击中缓过神来,胡乱点头。
“带下去吧。”
等人被带走,顺天府尹离开大堂,背着手团团打转。
他有预感:又要挨骂了!
一队官差往千云山的方向去,后面跟着不少好奇心高涨的百姓,以至把路都堵了。
从长樱街出来的一辆马车不得不停下来。
雨过天青色的车窗帘掀开,露出少女柔美的面庞。
“哥哥,外面怎么了?”薛繁花在长樱街乱买一通,心情好了些许,望着眼前拥堵又有些气闷。
薛繁山翻身下马,把缰绳交给车夫:“我去问问。”
不多时他返了回来,脸色不大好看。
“怎么了?”薛繁花问。
她现在恨死了这些流言八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这些流言全是害她丢脸的。
“有尼僧告发梅花庵以人血入药……”薛繁山把打听来的说了,难掩愤怒,“这个梅花庵还真是藏污纳垢,无法无天。”
薛繁花松了口气:“那与我们没什么关系,回去吧。”
她放下车窗帘,靠着车壁闭目养神。
薛繁山牵着马望着长长的队伍,亦没有多想。
—————
逆天战神妃
这个时候,无论是薛繁山兄妹,还是看热闹的百姓,都没把梅花庵以人血入药与贵妃娘娘联系起来。
貌似平静的梅花庵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庵主静修。
见鬼现场回头看身后 蒋凯
“什么事?”
慈宁师太走到庵主身边,低低道:“庵主,出事了,接到消息说静尘跑去顺天府衙门,揭发了咱们以人血入药的事……”
庵主静静听着,脸色不断变化。
“庵主,现在怎么办?”平日对弟子格外严厉的慈宁师太此时慌了手脚。
庵主闭目转动着佛珠,好一会儿后突然睁开眼睛,淡淡道:“药园那边的麻烦,要解决了。”
慈宁师太愣了一下,迎上那双幽深冰冷的眼睛反应过来:庵主要杀静纯灭口。
“去吧,做得利落一点。这种事官府不想闹大,更不想坐实,只有静尘一个人的口供算不了什么。”
听着庵主平缓的语调,慈宁师太慌乱的心稍安,点点头匆匆离去。
官差很快就要到了,想要处理好麻烦时间不多了。
庵主走至窗前,望着脚步匆匆的慈宁师太,一直到望不见那道身影还站在那里。
药园中静悄悄的,静纯抱膝坐在石阶上,小脸满是忧虑。
“世子”当嫁,邪宠腹黑妻 若青言
又到了取她鲜血的日子。
静尘师姐在外面怎么样了?应该没有被庵主她们找回来,不然冯施主会来告诉她吧。
还是怕她担心,所以不来?
静心师姐好几日没有来过了,又是什么原因呢?
秋风吹得衣袍飒飒,凉意顺着宽袍大袖钻进去,令小尼打了个哆嗦。
院门突然开了,听到脚步声她猛然回头,就看到慈宁师太走进来。
强猎:总裁的偷身情人 瑾言岚
静纯往后看了看,没有静心跟着。
慈宁师太示意守门的尼僧关好门,快步走到静纯面前。
静纯下意识站了起来。
在年仅十三岁的小尼面前,慈宁师太就是一座越不过去的高山,令她胆怯心慌。
“师叔——”静纯怯怯喊了一声。
“随我进来。”慈宁师太撂下一句,往小楼走去。
静纯垂着头,一步步走进了小楼。
三国美人录
秋高气爽,天高云淡,小楼中却仿佛自成一个世界,昏暗阴凉。
慈宁师太停在木梯旁,等静纯走近。
“上楼吧。”
每一次割肉放血都在二楼,静纯不觉有异,低头踏上木梯。
有了些年头的木板一踩上去就发出吱呀声响,令人听了头皮发麻。
慈宁师太紧紧盯着那道单薄瘦小的背影,抽出袖中藏好的汗巾套了过去。
静纯脖子一紧,整个身体向后栽去。
她下意识双手抓住汗巾,对上慈宁师太面无表情的脸。
“师……师叔……”静纯艰难喊着。
慈宁师太听了这声喊,眉梢动了动,很快把仅存的一丝怜悯挥去。
梅花庵就要大祸临头,对静纯心软,倒霉的就是她们。
庵主说得对,这个麻烦越快解决越好。
慈宁师太攥着汗巾,冷冰冰道:“静纯,不要怪师叔心狠,要怪就怪你刚刚好是这个年纪,又生得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