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林西州,河口寨。
——————
因地处于红河与南溪河交会口,故称河口,从东汉以来,数个王朝在此设立过郡县,派兵扼守。
贞观初,李大亮领交州兵沿红河上溯开拓通往滇池、洱海的商路,击败和蛮与句町,夺取了河口寨,在此设立了林西州,设立镇戍边军。
瑈海暮川錄
汉之进桑,唐之林西。
李大亮立在南溪江边,看着从南溪江上游飘下来的数个木排。
木排上,满载着血肉模糊的首级,但还是能够认的出,那是交州战士。
牙关紧咬,怒目瞪眼。
一队队士兵正在从江里拦下这些木排,打捞起这些首级。
整个南溪江畔,都站满了交州战士,所有人都沉默着,愤怒着,眼睛赤红。
李大亮捧着一颗首级,不由的泪流满襟。
“张公,我对不起你!”
李大亮身后一名年轻参军哭倒在地,“阿爷!”
被李大亮捧在手中的是爱州刺史张弼,对李大亮曾有过救命之恩,当年大业末年,关陇将门出身的李大亮,在禁军大将庞玉手下为校尉,后跟着庞玉率关中精锐拥护东都皇泰主,与王世充一同讨伐瓦岗李密。
一次战斗后,庞玉军败,李大亮与属下被俘,李密大将张弼把一同被俘的一百多人全都杀了,却唯独留下了李大亮,觉得这家伙勇猛过人,而且被俘后也表现的慷慨激烈不怕死,于是求饶的都杀了,不求饶的反而留下了。
张弼不但不杀李大亮,反而十分欣赏他,引为知己,举荐他为自己的副将。后来李渊兵入长安,李大亮前去投奔,张弼发觉,带兵追上他,最后却又放走了他,为此张弼回去后还被李密重罚。
数年后,东都王世充虽败李密,可王世充最终还是为李唐所败,张弼在李密败后便归隐家乡,李大亮却在大唐深受重用,刚归唐时仅授县令,很快凭才能一路高升总管、都督等职。
贞观后又遇贵人秦琅,得秦琅父子在朝中支持,李大亮的仕途也是十分顺利,一路青云直上,最后做到了安南大都护府的长史、交州刺史。李大亮上任前找秦琅,拜托秦琅一件事,就是希望能够为当年的老友张弼谋个差事。
李唐击败王世充后,李大亮曾经数次寻找张弼,可张弼都一直不愿意见他,李大亮官职越高,张弼越躲着不见。
后来李大亮三番五次的上门堵人,好不容易才又见到张弼。
秦琅很给李大亮面子,先是把张弼调到自己的麾下任职,等干出了成绩后,又大力保举。
于是几年后,李大亮如愿的把老大哥张弼调到了自己的安南,张弼就在交州东南的爱州任刺史。
这次平蛮乱,张弼统领一军为前锋,作战勇猛,所向披糜,捷报频传。
想不到,转眼间就被人砍下首级顺江流下。
李大亮很后悔,若不是自己执意想请老大哥出来共享富贵,这位也不会再披战袍,本来他在长安做官也做的不错,都已经升任左卫中郎将了,自己却非还要安排他到爱州来做刺史,就是想一起有个伴。
嫡女策 西蘭
这次平蛮,张弼特别卖力,也是想回报李大亮,避免有人说李大亮为他循私,他要以实打实的战绩,向别人证明。
因此,格外卖力的张弼,甚至脱离了李大亮的作战计划,与李大亮的队伍越拉越远,他追句町蛮太急了,结果在侬人河边功亏一篑,追击句町大战力竭之时,遭遇了尖山孟氏和蛮的袭击。
一名将军上前。
“眼下只知道一些不太确切的情况,张刺史在侬人河追击句町蛮时遇和蛮背后偷袭,兵疲军竭,最终全军覆没。”
李大亮感觉一阵头晕目炫,脚步踉跄,差点晕倒。
池梦彪赶紧上前扶住他,另外几位当年一起结义过的把兄弟吴孝宽、朱叔裕、范承业也都上来扶住他,这几位都是李大亮义结金兰的把兄弟,多年来同生共死,如今都在安南或任刺史或任参军等职,这次大家一起披甲上阵,兄弟同心。
“确定了吗,全军覆没,一个不剩?”
吴孝宽叹气道,“当时张公追的太急,一路追击,追了七天七夜没有停歇,沿途交战,打到侬人河畔时,已经是强弩之末,而那侬三娘狗急跳墙,亲自率精锐殿后死战,掩护老弱渡河撤退,他们背水一战,双方大战半日,本来张公马上就能把侬氏首级斩下,可最后时刻,孟氏和蛮来了·····”
侬氏背水一战,本是置之死地。
亡命客 雲中嶽
可谁知道最后当和蛮赶到,从背后突袭后,这句町蛮的背水死地,却又成了安南张弼军的死地。
炎華大帝
侬三娘带着句町蛮绝地反击,拼死冲击,死死拖住了安南军的枪兵,最终成了一场大混战。
许多已渡过江的句町蛮,又返身渡河,加入到了侬三娘的蛟龙王旗下战斗,战斗从黄昏打到晚上。
天黑难辨,完全就是乱斗。
最终反而是张弼的唐军先士气崩溃了,蛮子们那疯狂的打法,让他们也不由的畏惧,加之疲惫不堪,被前后夹击,首尾难顾,天黑不清,唐军强大的弓弩手们,也早把携带的箭弩都射光了······
池梦彪四将都是长长的叹气。
若不是天黑,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天黑以后,句町蛮、孟氏和蛮又有新的援兵赶到,张弼又中流矢而亡,全军失去了最后一个撤退突围的机会。
没有主将的撤退命令,唐军在黑夜里坚持战斗,直至天亮,最终一个也没能逃出来,被全歼于战场。
李大亮老泪纵横,沉默许久。
张弼率领的前军足足八千战士,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可居然全军尽没,折戟沉沙于侬人河。
吴孝宽安慰李大亮,“张公一时大意,但也没有辱了安南唐军的名头,他八千将士尽没,换了起码两万句町蛮与和蛮的伤亡,贼蛮已经伤筋动骨了,现在两蛮已经仓惶南撤了。”
张弼之子张绍宗上前,跪地请令。
“请使君让我率领一军人马,我愿立即驰往八平城,阻截两蛮,报仇血恨。”
河口寨位置在南溪河入红河口,而南溪河往上,也是安南通往昆明的商路要道,之前李大亮数次出兵征讨这一带的蛮子,又打又拉的,沿南溪河设立了林西州、郎茫州、汤泉州、禄索州、龙武州、八平州、洞燥州等。
授封蛮酋官职,同时派驻军队,筑城修堡设驿站烽堡驻守。
正是通过南溪江河谷道路,李大亮打通了安南红河与云南南盘江这两大河流,继而连接昆明,然后经昆明往西连接洱海大理,往东北连接曲靖,继而还可分别联通剑南和黔中内地。
可以说,短短的南溪江一线,却是安南联通南中地区最重要的一段。
只是时间还短了点,安南在这片地区还不算稳固,如今蛮子乱起,那些新置诸州城,其实也很危险。
侬人河在南溪江的东北方向,句町蛮与和河要往南撤,必须经过南溪江,八平城更是必经之地。
八平城在西汉乃是益州所领二十四县之一,为贲古县。隋朝时,云南爨氏叛乱,虽然几经征讨,云南爨氏名义上臣服中原,实际上隋朝反而是彻底的放弃了云贵高原地区。
唐立国后,才重新通过送爨弘达返回云南,开始插手云南事务,贞观时,李大亮从交州溯流而上,重点对南溪江一带的蛮子用兵,才勉强打通了这条商路。
可蛮乱一起,南溪江一带的蛮寨又纷纷反叛,堵塞商路,抢劫商货,甚至攻打设立的州县城寨屯堡等。
李大亮沉吟良久。
“先前我等始终还是对他们太过宽厚了,让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畏惧,不知道什么叫做威武!”
先婚厚愛:妳好,陸太太
“传我的命令,全军北上。”
“沿途所过之处,凡反叛诸部,男子长过横刀的杀,女人三十以上的杀,年老的全杀。”
“石要过刀,屋要过火!”
李大亮瞪着血红的眼睛道,他曾想过对蛮子们招抚,一面威一面抚,汉蛮共存。
可现在事实告诉他,蛮子们根本没有任何信用。
张绍宗大声的应令,“是!”这位刚失去父亲的年轻参军,此时怒火填胸,只想将所有的蛮子都杀个干干净净。
吴孝宽小心提醒,“使君,这南溪河沿途三百八十里,蛮寨数百计,足有六七万蛮子,这次基本上都卷进叛乱里了。”
李大亮伸手拍了拍把兄弟的肩膀,“孝宽,不要总替那些蛮子们想,我们为他们想再多,他们也并不领情,不懂感恩。我们之前给他们的条件太好了,看看张公,死不瞑目,看看着南溪河上,多少战死的弟兄们,还有更多的弟兄们,他们的尸首还在侬人河畔,谁来可怜那些河边骨?”
“整整八千将士战死,必须得有人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这笔血债必须讨还。我得向绍宗交待,我得向那八千将士的父母妻儿们交待,我还得向卫公交待,向陛下交待,不拿他们开刀,我拿什么交待?”
“如果他们识时务愿意归附,我承诺只追究首恶骨干,余者不究。可如果蛮子们自寻死路,非要顽抗到底,那我这次也不介意给南溪河这块土地换下种。”李大亮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动了真怒。
八千将士阵亡,全军覆没。
大唐有多久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了?
只怕贞观以来,大唐还没有过这样整支大军都被歼灭的记录,他李大亮居然在安南,被一群南蛮子给歼灭了八千战士。
奇耻大辱。
血债必须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