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
眼前一幕堪称血色寿宴!
刺眼醒目的血液在温润玉石表面缓缓扩散,染红仙家美玉,破坏了原本应该有的逍遥自然气氛。
先干掉修为高的,最后弄死岑氏家族的弱鸡天才,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贺寿的众仙显得混乱,童天师座下弟子震怒。
在祥和寿宴上杀人,且手段血腥。
除了两位死者外最应该愤怒的就是他们,这等暴虐行为相当于打脸。
管教痞子校草 指尖的殤
出乎意料的是其他道门仙只惊讶并不恼怒,尤其那些道门强者们惊讶过后暗自微笑,龙女从岑氏天才小辈身上夺下的同心锁引人瞩目,联想一番操作很容易猜透用意。
今日这场宴席似乎水很深。
至于同门天仙修为强者被杀,确实很纠结,但对方合伙仙山心怀叵测者算计白龙,总不能迁怒白龙吧。
道门仙当中面色自然的属于铁板,恼怒阴郁的属于锈斑。
内堂,岑氏长老再一次率先开口。
“孽畜!尔敢!”
岑氏众仙暴怒,纷纷拔剑。
那种愤怒难以言明,岑氏何时被人当场打脸!
白雨珺身后,纯阳宫众人纷纷起身,另有许多在仙山的好友,寿宴眼看着即将演变为一场格斗比赛……
岑氏长老非常焦急姻缘神器,同心锁看似没甚战力实际有大用处。
暗想着幸亏岑琸没连姻缘红线一起拿出来,省了一番手脚,却不知红线早已远去。
挥手示意纯阳宫众仙稍安勿躁。
某白自己动手没关系,如果纯阳众仙动手则代表事态升级,区区小事而已。
手腕黑色手镯游动,瞬间化作锋利龙枪。
嗡~!
利刃铮鸣,让岑氏长老断了冲到广场的想法,若是真气势汹汹冲过去,下不来台怎么办,动手或不动手都是个大问题,既然自己无法应对,那么……
眼角隐晦的看了眼坐主位的寿宴主角。
事情棘手,寿宴主角老天师心思计较之后看向旁边,示意几个天才弟子身上,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表忠心的时候到了。
帝心 墓銘
于是几位愤怒的亲传弟子,义无反顾冲向广场中央玉石舞台!
很霸气。
却以更狼狈姿态倒退摔回去。
“呔!是谁在作死!”
没有赴宴的某位野生妖猴野蛮登场。
轰的一声落在某白身边,三尺多高尖嘴猴腮弯腰驼背罗圈腿,脖子挂了个黑色领结,拎着金箍棒跃跃欲试盯着在场众神仙,就差来一句我要单挑你们所有人的霸气宣言。
猴子一来,白雨珺就知道打不起来了,注视未来的结局就这样。
能和道门那些老家伙论道的猴子,加上咱气运神兽白某龙,两个注定无法反目的特殊妖兽。
何况绝大多数人根本没有让事态扩大的打算。
岑氏以及合谋者被猴子威胁憋得面色通红,纯阳宫众仙则悠闲端起茶水品鉴,场面再次诡异安静。
呲啦……
剥香蕉皮的声音响起,某白赠香蕉。
立刻,刚刚那种凶煞暴戾气息转瞬消失,猴子知道打不成了,吃个蕉也挺好。
园有桃
“谢了,我的猴哥。”
“吱,不客气。”
该离开了,另一边有事,这边气氛尴尬也需要缓解。
流年傷不傷 下壹站、寓
龙枪重新变为手镯,猴子啐了一口,也把金箍棒缩小塞进耳朵。
至于为啥把金箍棒塞进耳朵,猴子的回答是全身上下只有耳朵能放东西,总不能塞鼻孔或监狱口袋里。
好吧,这个理由目测很充分。
猴子挠挠头。
“吱,这是在搞什么?”
“你也看到了,嗝~这是一场压抑的寿宴,走吧,我忙着拯救世界。”
说完便头也不回飞向山门,猴子跟在后面尾随,这次没能打打杀杀没关系,还有下次,反正跟着白就不用担心少了打架斗殴,下山过程中,边飞边回头恶狠狠瞪了某些人一眼。
风太大,嘟嘟囔囔吐槽了一句什么。
“可惜了,上好的肥料……”
遲來的結局 藍苡菲
白雨珺没时间琢磨肥料问题,一口气下了山冲出山门,确认方向后拉着猴子腾空而起,瞬间炸出音爆,轰隆隆划破空气疾速远去!
DURIAN小組在行動 酸溜溜酸奶
就在刚刚不久前,终于收到嵊平小世界遭遇浩劫的消息。
回忆起女卫营任职时看到过的星图,一个字,远,两个字,真的很远。
模糊中记得有点印象,应该是通往当年神魔超级战场所在方向,想要在短时间内飞到就是个笑话,最快路径仅有一个。
返回天庭,尝试重新激活庞大的传送仙桥……
短距离传送无须重启,远距离必须要用仙桥,关于那座曾经繁忙的宽广奢华仙桥能否启动,某白心里压根没数。
天赋也没用。
注视未来看不透这等超级神器。
至于能否启动,总得试试才知道结果,万一能成呢,哪怕只有那么短短一瞬,总好过拼命甩尾巴在虚空飙车。
穿过云层,继续上升至寒风凛冽高度,可以减少空气阻力。
从地面透过云朵缝隙,能看见一颗光点拖着尾迹似慢实快划过苍穹……
在吃饱吃撑状态下,消耗并不存在,飞就完了。
……
天庭。
白雨珺望着里被三层外三层围堵的南天门,没形象的狠狠啐一口。
转个方向奔往幽暗寒地。
异常野蛮的横冲直撞穿越,妖魔鬼怪神仙视为禁区的险地完全成了某白自家后院,匆匆而来匆匆而过,手拎泼猴脚底生风呼啸。
高举镇守大印,径直穿过北天门。
猴子很有闲心四处观赏美景,例如头顶最高处歪斜仙岛就很有特色。
“吱吱~还没等俺打上来,就被你们打成这样。”
“没办法,那些蠢货喝了太多心灵砒霜,总觉得打碎一切是毕生追求,我只能将他们全都打碎。”
“吱,下次记得带上俺。”
“嗝,会考虑的。”
非常熟悉的穿过一栋栋浮空楼阁。
————
时隔多年,悬浮岩上的仙泉飞瀑恢复如初,屋子大小白雾拱绕的仙岩上,彩色花树正盛开,没了仙娥采摘落了满地紫红。
匆匆穿过云海和浮岛,抵达威严雄伟的南天门。
高大牌坊式的南天门外,莹白玉石地面有一层薄雾,缓慢流淌。
嘭的一声。
別再說舊時光
冲力推散雾气,二妖重重落地。
白雨珺匆匆走向门外一处被符文笼罩的阵台,当年没少在这里站岗,阵台由仙将和仙官共同值守,用于操控调整仙桥,其实上万年也不会调整一次,若非当年职务够高也接触不到这等秘密。
阵台上有一尊金鼎,正面浮雕两条金色神龙,以及龙语文字。
宠宠欲动:总裁,别乱来!
“很幸运,我能看懂操作说明,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