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师生两人又聊了一下接下来的学习和发展方面问题,闻于归听完唐元的之后的打算,更是对这个学生满意了几分,“行!你放心,这件事老师肯定帮你办好,以后你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随时来找我”。
说完之后,唐元礼貌的告辞,手续还没有开始办,他又要回去上课,站好最后一班岗。闻于归却看看他苍白的脸色,双眸中掩饰不住的红血丝以及眼睑下的些微青黑,直接拒绝到,“你先不要去上课了,我这里给你先开一个长假条,你回去好好休息,任何时候都要明白,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然后也不等唐元回话,直接果断的开了一个月的长假条给给他,“你们老师那边,我也会过去说一下的,不会因为这个影响你的学分”。
最后唐元手握着刚刚出炉的一个月假期的条子,又道了两声谢,才礼貌的退出了闻于归的办公室。
给室友发了信息说自己请了长假就不去上课了,让他们上完这节课将自己的课本一起带回宿舍就行。然后唐元就真的回宿舍休息了,今天他的预感更加强烈,多多就快要回来了,如果看到他这幅模样,肯定要生他气的,赶紧得好好养养自己身子。
而位于C市临省一座偏僻的野生山林之中,许不知道未婚夫为了迎接她归来已经开始养身子多多,还正在兢兢业业的在人家红方队伍的地盘里面搜寻着,红方队员人头、好吃的食物、以及任务物品。
如果知道唐元如此想法,许多多定是要上去敲他一个爆栗,什么为了她养身子这样虎狼之词,她又不是要吃他。
此时五个人一人手中拿着一个绿绿的野苹果,咔哧咔哧啃着,“这篇区域,我们都绕的差不多了吧!中午了是不是应该回去吃午饭了”,尽管一个上午,除了前一个多小时一直在奔袭,后面其实都只是躲在暗处收割,然后一直吃吃吃。
但是能直接入口的,基本上大部分也就是野果和甜菜根之类的东西,根本不管饱啊!对于一向吃饭规律的许多多来说,也就是垫了垫肚子,她需要的是饭啊!正正经经的饭。
其他人还都没说话,谭鹏鹏已经傻乎乎的开口了,“啊!你还饿吗?我一点都不饿啊!”,他这两三个小时嘴巴就没停,因为想把水尽量留着后面喝,所以直接抱着各种果子和可以入口的水分多的食物,有点渴就吃一个,有点渴就吃一个。
也许是来的季节比较好,林子里的果实都正是将熟未熟,比较旺盛的时机,所以可以吃的有很多。加上又有许多多这么个对山里植物习性比较了解的外挂在,所以他们总能找到好吃又不腻的果子和一些植物。
当然还有大部分是不能生吃的,他们仅选择好吃的一些采摘了,许多多说到时候可以烤来吃,比如薯类、菌菇、还有一些可以充当调料或者配菜的植物,野韭菜、野生姜、野花椒之类,反正几个人背包里能空余出来的地方,基本都装的满满当当,就连用过的水瓶也不浪费,充当了临时的容器。
其它三人,虽然不像谭鹏鹏那样将果子一直当成水来吃,但是也都吃了不少。听到许多多的话,揉揉肚子,确实没感觉到怎么饿。
只是按照地图中圈出来的外围范围,确实他们已经将能去的红方范围走得也差不多了,现在回去他们蓝方的驻地看一看也不错。最终商量一下,大家还是决定采用隐蔽的慢行军方案,一路再看看沿路的情况,说不定路上还可以再收割一些人头和任务呢?
以已度人,他们五个以及之前遇到的一些蓝方队员,能流窜到红方底盘,对方也同样可以在他们蓝方地盘。而因为之前采集的东西已经太多,大家的背包已经没什么容量了,这次基本许多多的注意力也不再放在各类的植物之上,开始注意起了地上有没有动物的脚印和粪便,然后又细细分辨是什么动物。
娛樂大痞子 猩猩崛起
还真让她找到了两个兔子窝,原来前一晚孟远等一些教官带着人虽然尽量严密的踩了点,同时驱赶了基本上能在他们圈定外围区域的小动物,只是难免会有遗留。
毕竟天黑草又深的,兔子洞又是打在下面,一般不是专业的猎手很难直接发现。
不过最终许多多还是没有将这些兔子真的抓走,只是rua了几下,然后在袁雯的目光下不舍的又放了回去。谁能想到一向看着挺像个男人的袁雯同志,竟然会说出,“为什么要吃兔兔,小兔兔这么可爱”这样惊悚的话呢?
吓得许多多刚分泌的口水,都给一口气又咽了回去,难以言状的看了看袁雯的大脸,以及壮实的身材,一脸绿色已经干涸的汁液。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命的又将兔兔还了回去,这都是哪里来的祖宗啊!这么好吃的东西,居然说出来这么可怕的话。
后面继续行进路上,再碰到兔子窝时许多多直接是看都懒得再看一眼,只要一想到后面跟着那个祖宗,今天明天两天反正兔子肉是没戏了,就有点想哭,她好吃的兔子啊!
还好后面一行人运气也是极好,许多多眼尖的看到一旁树窝里的数十枚各种野鸡蛋,看着个头没有外面一般卖的鸡蛋个头大,但是土生土长的野鸡蛋营养价值丰富啊!就是以前在阳明山的时候都没几次机会能吃到,毕竟那时候这些东西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会没事上去采猪草和野菜,也会顺便寻找一下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基本上运气好的时候许多多和爷爷才能碰到还没有被捡走的野鸡蛋。
但是这里不一样啊!一看就是少有人进来的荒山,周围也基本无人居住,所以这些东西基本都没有人动。
这次不等袁雯过来再开口,许多多哒哒哒直接跑到大树跟前,就用自己的外套将二十来枚鸡蛋兜着了,然后再回头对上袁雯看过来的眼神,就是满满都是别想让我再交出去的眼神,像是护食的小崽子。
这眼神看的只是闻讯过来想要帮忙的袁雯一愣,继而又是被逗笑,然后看着许多多越发对自己奶凶奶凶的小眼神,忙冲许多多笑着摆手,“这个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我只是看到兔子毛茸茸的很可爱,鸡蛋我们自己日常也吃的,你随便拿,我没意见的”,忙表明自己的立场。
行吧!许多多表示自己暂时相信了,随后又交代袁雯,不准偷偷将自己的鸡蛋还回去,这是她的口粮。那么接下来袁雯的行为,则另许多多彻底相信,她真的不会扔自己的野鸡蛋。
因为不远处,竟然有一只野鸡,正什么都不知道的趴在窝里下蛋,真的是老天爷赏饭吃啊!许多多恨不得大笑三声,握着一把石头子,就直接将一颗正正的集中野鸡脑袋。
只听咕咕叫的一声,最后母鸡鸣叫一声,就瞬时倒下。这次袁雯居然先于许多多主动去搬回来了野鸡的尸体以及野鸡身下的几枚野鸡蛋,还一脸笑容的哄道,“呐!多多你想吃的肉有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刚刚鸡叫声不小,估计这边如果有人也会很快过来,所以跑为上策,万一来的人多,他们就这么因为口肉被抓,也忒不划算。
五个人一致同意,然后开始加速,半小时后,终于到了之前蓝军那个叫做驻地的地方。
远远看过去,竟然还有几座大小不一的用简易树干以及枝叶搭建起来的窝棚,有数十人在窝棚外或休息,或在吃东西。看来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正在进食的点。
看到许多多等人过来,刚好蓝方为首的邵刚还在驻地,他也是见过许多多、金焕几人的,因为之前许多多、金焕和他训练的时候经常分到同一组,这两人很强,而他们旁边应该就是之前碰到过几次他们的朋友。
之前还遗憾这两人竟是没有选择跟他们一起行动,没想到现在他们主动过来了,邵刚忙主动迎了出来,“许多多、金焕、还有这几位朋友,路上必是辛苦了,既然到了这里,就先休息休息,洗漱整顿一下”,说罢看着几个人的脸色和装扮,一看就是闯了不少地方的模样。
邵刚主动告诉他们驻地旁边有一个小型的水坑,里面不断从地下翻涌出干净的清泉,清泉清澈,甚至可以直接饮用,需要用水的话,就要自己找一个干净的容器去盛。
这一消息,听得许多多等人都是非常兴奋,他们沿路也碰见过一些小水坑或者山泉流水,但是限于没有容器,根本没办法将之随身装多少,只能是尽量的将之前摘取的果子和食物先就着清水洗干净,之后如果遇不到水源,也不影响他们直接吃用。
而现在驻地这边有水源,自然也是方便不少,他们也不用去附近找水了,忙感谢了一下邵刚,同时觉得有个驻地的感觉还不错,然后几个人又问,他们现在想加入驻地,有什么要求么?
邵刚倒是也不含蓄,直接道最初是没有什么要求的。然后指指这前方几个用树枝树叶扎的密密实实的小棚子说,“因为第一批留下的人创造了这些棚子,又找到了水源等东西,你们现在要加入的话,需要缴纳一定的贡献点,可以是食物,也可以是任务物品,或者别人不知道的消息,这些没有限制,只要大家觉得符合要求就行”。
闻言,许多多几个人相视一眼,最终由袁望站出来和邵刚交涉,这是他们最新推举出来的外事交涉人员,之前就已经商量好的。至于如何评选,大概就是他们中间,袁望是年纪最大的,然后学历是最高的,理所应当的就被派了出来。
然后许多多就看着自己总共不到三十枚的野鸡蛋,一下子去了十枚,又交出了两袋压缩饼干,算是几个人的贡献点,因为他们并不需要占用他们棚子的资源,所以五个人需要缴纳的也不多。
我的女鬼学姐
如果想要拥有待在棚子里的权利,则需要缴纳的贡献点就要求更多,但是与此同时,棚子里也会在每天固定时间提供这些棚子内人员一定的食物和水。
许多多几个倒是不着急,他们人少,也并不需要那么大的棚子,几人商量着,可以模仿帐篷的样式,搭建一个三角形可固定的简易棚子,毕竟人不能一秒都不休息,他们中间还有两个女孩。即使这两个女孩没有自己是性别是女的自觉,只是现在最紧要的,还是如何吃午饭,之前还不觉得,现在真过了饭点,还真有点饿。
金焕手中用几个大树叶包裹的,正是他们路上已经清理好的那只野母鸡,为了保证鸡肉的味道,鸡的内里许多多已经将他们找到的大部分可以调味去腥的材料都抹了一遍,顺便在鸡肚子里塞了各种调味的药材和一些新鲜的蘑菇和薯类,因为没有盐,就多抹了些野果压成的汁液。
而想要自己烹制食物,一般需要的时间会比较久,他们不敢五个人单独在外面直接动作,到时候不管是香味还是火光自然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而驻地这边就不一样了,本就人多动静大,也不怕随随便便有敌人来袭,反正这里人多,即使红方那边全部围过来,他们也不怕来不及反抗或者跑路。
这边许多多还在纠结着是不是可以钻木取火,木头都挑好了,正准备钻,谁知道旁边传来谭鹏鹏的声音,跳蚤一般活蹦乱跳,每次出去任务的时候倒是总是喜欢往别人身后跑,一句话都没得。
这会儿又开始出来叽叽喳喳了,看着许多多拿着个削尖的木棍杵在一个圆形的干木头上比比划划不知道干什么,好奇的就问,“你这是干什么呀!怎么还要劈柴吗,劈柴也不能用个木棍来吧!而且这林子里多的树枝枯叶,为什么还要劈柴呢?”,一顿叽哩哇啦直说的原本就是只听说过钻木取火,压根没亲眼见过更别说做过的许多多有些火大。
抬头斜着眼,不高兴的给谭鹏鹏一个看傻子的眼神,“之前是你说要吃鸡和鸡蛋的不,没有火只有柴怎么吃,你是不是傻?”,这么说着,许多多其实也在发愁,早在之前她就想着可以来山上吃肉,但是却忘记了还需要带火种。
我在末世養恐龍
也是小时候事情过去的实在是太久,只知道看别人手里的肉了,所以处理肉倒是知道一些,但是轮到火,大概率应该是有火柴或者火机一类的东西。
这几年虽也跟着少林的师兄们跑了不少次山上,但是基本都是采摘药草和野果,师兄们又不杀生,自然也用不着带火种上去山里,一时竟是完全忘记了还有这一出。
谁知却突然听得谭鹏鹏开口,“你不早说,我带了打火机啊!”。
龙象风云
千面风华:惊世魂妃狠逆天 诗音落
许多多,靠!这个人只知道吃的败家玩意儿,不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