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偌大草原上,一条石鱼没了半截身子,它的鱼尾永久留在擎天宗,乃一种情义的证明。可导致它当前已无半点生命的气息,只留残余的元气正逐渐消散。它不知自己已经死了,一直扭动着身躯,如锄一般在草原上犁过一道沟壑。可最终,它还是倒下,如山般沉重,砸的地面直晃。
这一晃,石鱼猛地开膛破肚,大小不一的石块落下,其中三十余人面带惊慌,蜂拥而出。见到四周没有魔道人才算安心。
逃亡的这些天,有的人伤势过重而亡,他们却只能一同待在鱼肚里,那种感觉,令他们一度绝望,且昔日的同伴入了魔,誓死要夺他们性命,那一声声疯狂的喊叫令他们近乎发疯。
已入魔的擎天宗人曾将石鱼追上过一次,令石鱼苦苦挣扎才保护住肚中人并钻入地下逃脱。所以此时看着这伤痕累累,已无生机的石鱼,三十余人各揣一块石头,感谢它的保护之心,而后极为痛惜的朝向它所指向的南方,准备再次起航。
“加快速度!”
石鱼已无生机的瞳孔里,一位中年男子吼过一声,带着众人释放出元气,当即加快速度,身形如风。过去日子里,待在石鱼肚子里的他们一直在修行恢复伤势,现在石鱼坚持不住,躺于此地,他们还要继续逃命。这片草原太广,他们必须马不停蹄的跑,否则便是死。
不过半个时辰,他们背后传来歇斯底里的嘶吼。
“拿命来!”
幻星江湖 十年少
梨花落盡相思淚
殿后的中年男子一回头,脸色不禁一变,匆忙下令道:
“不要回头,赶紧走!”
“大师兄,我们要一起留下!”
“那样只会牺牲更多人,赶紧走!”
被这些青年人称为大师兄的男子名为杜康,乃这一届里最为年长者,实力不算最强,甚至排在中下,可他心细且会照顾人,因此很受大家爱戴。面对追上来的魔道人,杜康手持一把元气所成的三尺铁剑,挡在众人面前,可他们皆停下脚步,生有战斗意愿。
“都逃出宗门了,岂能让他们夺走我们的性命?”
“我们同大师兄一起作战,将这些家伙就地正法!”
“不走正好,我们都已经追烦了!”
一道魔影似甩出的墨,猛地从远处来,率先他人一步站在杜康身前。后者见是熟人,不禁紧锁起眉,摇头时满是痛惜。
“没想到你既然会入魔。”
站在杜康身前者乃同届最强者季也,他会入魔,足以说明擎天宗现在的残忍。果真,面对杜康,季也脸上的笑容耐人寻味,可更多的是一种玩昧。被他追上,便意味着杜康等人插翅也难逃。他并未立即动手,只是淡淡说:
“副宗主在我们体内留下魔气,若两天不杀光你们,我们就会死。否则便得杀人吸食其生灵之气续命,你们逃了这么多天,我们出来百人,只剩十五人,若不是途中见着一群马贼,估计在这条杳无人烟的路上,我们死的人还要更多。”
“你没有做好带头作用。”
“那你说怎么办?我也想活,要怪只能怪刘庆那家伙选择了你而不是我,否则我现在也能挡在他们面前,大义凛然的面对魔道人。”
“你完全可以阻止他们,以你的实力,只要牺牲自己,完全可以阻拦百人的脚步。”
“说得轻巧!若是你,你会选择死?”
“我会!”
面对冷静的杜康,季也凶悍的模样宛如一匹草原上的狼。他对杜康说的话嗤之以鼻,无非说得好听,在死亡面前,谁会介意自己活下去,而不是别人死?
可在杜康看来,既然能力够强,就得在特殊时候站出,就算他不是身后三十余人里实力最强的存在,可现在也做好了牺牲自己,让大家走的准备。因为他们现在的实力,不如对方强。
十四人很快前来,在季也身边站成一排,他们已不是昔日同伴,此时身上满是腥臭气,满眼黑红,皆是难以掩盖的欲望。显然,这些家伙已对生灵之气上瘾,此时看着眼前三十余人皆是食物,初心迷失于力量之中。
在双方剑拔弩张,就要开战时,季也阴笑道:
冷酷公主遇到爱
遮天耽美我的師傅不可能這麽可愛 澄清石灰水ca(oh)2
“大师兄,你真该尝尝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什么感觉?”
杜康有些不解,季也却耸了耸肩,像他在明知故问。
“当然是坠入魔道的感觉,你会觉得自己坐在世界中心,所有的一切都会围着你转,而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比如此时我想要更强的力量,便只用将你们杀掉,就这么简单。吸食一个人的生灵之气,胜过平日修行好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既然如此,为何还要修行?”
“你已经疯了!”
杜康摇头,满眼都是失望,这些家伙此时已丧失本性,魔道这东西,就是这么令人憎恨,令他们反目成仇不说,此时还将死人。可为了不死更多人,杜康做好了牺牲自我的准备,就凭身后一人一句大师兄,他也得把季也炸成碎片。
在杜康想着如何控制季也时,后者挥动手中快刀,指向眼前三十余人,喝道:
“杀!”
十五位魔道人一哄而上,叫嚣着要将杜康等人撕成碎片,好生享受一下吸食生灵的快感。他们从一开始的畏惧变成现在这般痴迷,还将更加疯狂,但落在两支队伍中的一道人影扬起一些泥土,令他们扬起的脚步停下,释放出的元气也都飘散开去,或收回体内。
这是一道修长且消瘦的身影,侧脸满是疲倦,那只死鱼眼像即将闭上,可这张面孔双方人都不陌生。
韓娛之聚光
“夏萧?”
杜康双臂张开,护住身后人,顿时觉得情况不妙。听说夏萧的实力在尊境曲轮,再加上他的魔道之力,他们根本斗不过。在杜康这边认识到会输时,季也等人也觉得不敌,可对生灵之气的渴求和魔气的相同细微,令很多人依旧冲出。
夏萧不知是那边的,杜康只有让大家做好防御的准备。
“小心!”
在他话音刚落,身边人皆做好准备时,夏萧身形鬼魅且出。一只钢铁所成的右臂如骑士手中的长矛,刺穿那些扑出魔道人的身体,且那一瞬,夏萧钢锥般的右臂长出无数铁刺,将他们身体洞穿,并毫不留情的搅动一番并留在他们体内。
化龍天尊
尽管杜康等人都是擎天宗弟子,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可对夏萧的表现,还是有些吃惊。他杀戮果断,眨眼吸收六人的生灵之气,死鱼眼中的疲倦才算缓解一些,可身体如受重伤,这点东西根本令其缓不过来。
光脚板将地面蹭过数米长,夏萧抬起湿漉漉满是鲜血的钢锥右手,背对杜康等三十余人,面朝季也。
他为何要帮自己?
杜康有些疑惑,难道这就是学院公然承认包庇夏萧的理由?
可能是的,但季也同样也有疑问,皱眉怒目,低声道:
“为何多管闲事?你要生灵之气,我让给你一些便是。”
对杜康等人而言,这是一个考验夏萧的好时机,可对夏萧来说,即便他现在状态不佳,都知该如何选择,所以他只是恶狠狠的说:
“我只要魔道人的命。”
“你也是魔道人!”
季也惊慌失措的喊出声时,夏萧已再次将他身边六人钉在地上,一根根钢锥似他们犯下罪恶的惩罚。一滩滩血泊触目惊心,令季也看到鲜红色也看到美味的生灵之光,可它们逐渐消失的样,令季也感到恐慌。
“为何?”
他的实力不过刚到尊境生果,即便吸收了十人的生灵之气,也没有夏萧现在展现出的力量强。可夏萧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他的身体即将倒下,所以身旁有祸斗和晓冉冲出,他们从季也身边擦肩而过,将其身侧两人斩杀,而夏萧则将其扑倒,语气极凶。
“因为我们不一样!”
夏萧手中钢锥猛地刺进季也心头,这个被夏萧体内魔气震撼到的人一时难以反抗,还有夏萧这对奇特的死鱼眼,虽说极为乏累,也像任何事情都已看淡。可论起生死,向来他生,别人死!
夏萧钢锥般的手臂拔出时,鲜血飙出,可夏萧染血的身体很快一软,但被晓冉抱住,不至于倒在地上。祸斗被火行空间拉回时,与晓冉匆匆对视一眼,似将夏萧交给她了,而后消失在原地。
晓冉通过手指上的戒指进出木行空间,所以不会被强行拉回,因此将脱落右臂和左手的夏萧抱起,令其不至于可怜巴巴的偏倒。季也见状欲跑,夏萧给予其胸口的这道伤没有刺中心脏,不至于要了他的命,可杜康率领众人拦住他的去路。
战局的扭转和小语的出手令季也很快被压制且死在这片草原,小语的雷电及罡风化作的羽毛消失在季也身上时,杜康他们由衷感谢,对小语由衷感谢。
“多谢姑娘出手。”
闲妻日记 千树花开
“还是谢夏萧吧,也希望你们改变对他的看法和误解。他虽入魔道,但依旧保留着初心,且真正的用意是挖掘出魔道的真正打算和详细计划。”
对于夏萧,杜康等人曾无比厌恶,因为他入魔的消息也传到过擎天宗。但他们实在没想到,自己却被这般打脸。杜康剑背于后,问:
最后一个通灵画师 铁昕蓝
“现在天下局势大变,可有办法为我们指点迷津,让我们坚守自己的正道?”
“往南走吧,听其他四大势力的安排,我们将一起面对这场灾难。”
小语说完,化身红白灵鸟,背夏萧飞天南下。杜康沉默许久,和身边人彼此对视时,知道此次能保住性命已是万幸,接下来要做的自然是实现自己的价值。夏萧这般拼命,他们岂有原因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且为自己受骗而复仇?而且失去半截身子的石鱼都护他们周全良久,他们若不做些什么就沉寂,实在对不起它和刘庆。
“走,去大夏!”